-

“啥時候咱們老大正式領個姐夫給咱們,咱纔不打!這個前姐夫,都是前的了,下次該怎麼打還怎麼打!知道不?”

“行!我們再叫幾個兄弟,一定要把他打趴下!”

“讓他再敢欺負我們老大,要打爆他的頭!”

此時的薄行止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被阮蘇的手下們給惦記上了……

決定下次要把他打成狗……

而此時的房間裡。

薄行止步步逼近阮蘇,高大挺拔的身形極具壓迫,他垂眸居高臨下的盯著麵前的小女人。

江心宇那些手下倒是對她也很忠心。

竟然還敢攔著門不讓他進。

阮蘇倒是有些驚訝,她的手下全部是經過她訓練的,每一個都功夫不弱。

可以稱得上是高手中的高手。

可是薄行止竟然以一打十?

將他們給打趴下?

她一直都知道薄行止功夫不弱,但是冇想到竟強到這種程度。

這男人……究竟實力有多強?

她自認為夠瞭解這個前夫,事實證明,她和前夫一直都是相互隱藏,相互偽裝。

“我困了。”薄行止轉身,直接坐到了女人柔軟的大床上,枕頭上傳來女人獨有的幽香。

他深嗅了一口,大刺刺的躺上去,微眯起雙眸。

就是這種感覺……

安心,平靜。

所有的躁鬱,所有的心煩,所有的煩躁……

全部消失不見。

留下的隻有寧靜。

如同激流中的猛浪,突然就風平浪靜。

彷彿之前所有的暴躁,全部從來不曾出現一樣。

天知道,當他抬頭,看到女人溜走的那一瞬間,他的內心掀起了怎樣的狂濤駭浪。

他的腦子裡隻有一個念頭,把她抓回來,把她抓回來!

阮蘇有些氣結,“你追來我家乾嘛?”

她找到了吹風機,冇好氣的一轉身。

結果……

發現薄行止竟然睡著了?

他竟然躺在自己的床上,鞋子冇脫,衣服冇脫……就那樣睡著了。

他的眼底有淡淡烏青,好像很疲憊。

他最近好像睡眠一直不太好?

阮蘇皺了皺眉。

握著吹風機的手頓了頓,然後去了隔壁客房吹頭髮。

吹完以後再回來,就看到男人依舊熟睡的樣子。

阮蘇本來準備早睡的,明天她要去市政府當編導。

可是現在被薄行止霸占了床,她實在是不想和這男人再扯在一起。

她將吹風機放好,掃一眼床上的男人,拿過旁邊的薄被正準備往他身上蓋。

男人卻猛的睜開雙眸,一絲厲茫陡然射出。

下一秒,她的手腕被男人大力攥住,“吹好了?”

沙啞性感的嗓音響在耳邊,男人緩緩睜開泛著血絲的眸子。

“放開我。”阮蘇咬了咬牙。

清麗的容顏被硬生生氣出淡薄的紅暈。

“你臉這麼紅,該不是害羞了吧?”薄行止的喉結上下滑動,俊臉上泛起幾絲**。

鼻息間縈繞著女子熟悉的幽香,這個房間他真的很喜歡。

到處都瀰漫著她的味道。

就連最上好的安神香都比不上的安心。

薄行止伸出另外一隻手臂,長臂一圈,就將女子圈進懷裡。

男人身子一側,竟直接就將阮蘇拽到了身邊,緊緊抱住。

阮蘇被迫被大力按到男人懷裡。

她望著男人那迷人乾淨的俊容,有點煩躁。

“薄行止!”

“噓——”薄行止伸出手指,直接按到她柔軟嬌嫩如玫瑰花般的唇上。

“你究竟想怎麼樣?”阮蘇惡狠狠的道。

結果——安靜的房間裡。

隻聽到男人強勁有力的心跳聲,跟打鼓一樣……

接著就是,男人平穩均勻的呼吸。

他竟然直接就又再次一秒入睡。

這入睡的速度也太快了一點吧?

阮蘇在男人的懷裡扭了扭,換了個對著男人的姿勢。

就看到了一張盛世美顏,美得天地為之失色的絕色容顏。

昏黃的壁燈下,男人長睫微翹,狹長的墨眸此時緊閉,鼻挺而不傲,唇薄而不寡淡。

下巴上有淡淡青色的胡茬,看起來竟然有幾分粗糙?

阮蘇想象了一下薄行止糙漢子的形象,忍不住竟勾了勾唇。

她一雙美眸微眯,腦袋從男人的懷裡想要掙紮開來,可是男人卻將她按得死緊死緊。

並且這男人力氣極大,她根本就掙脫不開。

阮蘇:“……”

如果不是他入睡這麼快,她真的就信了他失眠……究竟這男人失眠是故意的?還是另有隱情?

總覺得事情不是那麼簡單。

不知不覺間,阮蘇也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在她睡著以後,她身體裡麵的媚蠶動了動胖乎乎的小身子,然後哼哼著小鼻子,嗅了嗅。

當聞到自己喜愛的氣息以後,媚蠶緩緩睜開了雙眼,然後張開了翅膀。

開始在女人的身體裡麵蠕動。

但是很快,它就停止了蠕動,安靜了下來。

歪在那裡又縮成一團,開始睡覺覺。

而它棲息的那個位置,剛剛好就是薄行止抱住阮蘇,兩人的心臟隔著皮膚,隔著衣服,剛剛好重疊在一起。

而胖乎乎的媚蠶就窩在重疊的那個位置。

好像是一箭穿心的那顆利箭。

隱約露出一個箭頭。

夜色越來越濃,夜幕彷彿濃染一樣。

薄行止緩緩睜開雙眼,望著懷裡的小女人。

呼吸均勻平穩。

薄行止勾唇。

小女人肌膚雪白,五官精緻,睡著後的樣子,跟最純淨無害的小寶寶一樣。

完全不設防,不忍心讓人打擾她。

他睡了一覺,精神好了許多。

但是,這種靜謐的感覺,讓他覺得十分舒心。

哪怕這樣靜靜的抱著她,什麼也不做,他就覺得心裡舒服。

安安靜靜的,哪怕隻是看著她在自己麵前,薄行止就安心。

好像缺了一角的身體,瞬間被填滿的安寧。

他看著阮蘇的睡顏,薄唇輕輕印在女子的額頭上。

他將小女人又往懷裡緊了緊,抱了抱,重新閉上了雙眼。

清晨。

阮蘇悠悠睜開雙眼,發現窗外天色大視。

她趕緊從床上起來,看了一眼手機,已經九點多了。

她皺了皺眉,應該是薄行止把她的手機鬧鐘給關了。

然後男人輕輕離開,所以纔會一直睡到現在。

她有很濃的起床氣,睡不好就會很煩躁。

薄行止倒是對她這一點,一直把握得很好。

如果不是冇愛情的話,薄行止倒是一個挺稱職的老公。

阮蘇趕緊洗漱完畢,下樓。

她今天要去市演播大廳。

答應謝市長的事情,絕對不能食言。

隻是……當她走到樓梯拐角處,瞬間神色一震,不敢置信的望著一樓大廳。

什麼情況?

整個一樓大廳,全部變成了花的海洋。

正中間是鮮豔欲滴的999朵玫瑰花擺成的小蘇兩個字。

玫瑰花的周圍則用淡藍色的滿天星全部包圍了起來,襯托得玫瑰花更加嬌豔,更加迷人。

空氣中瀰漫著淡淡的玫瑰花香。

半空中飄蕩著無數個彩色的氣球,氣球上還墜著絲帶,每一條絲帶上都寫著一行字。

“老婆,早上好。”

“祝你天天開心。”

一般都是這些冇營養的祝福話。

薄行止竟然還有這麼浪漫的一麵?

他平時不是最喜歡買買買,送送送,不是鑽石就是包包嗎?怎麼突然畫風突變了。

阮蘇有點意外,心底又有點說不出來的異樣感覺。

畢竟……收到一大片花海,哪個女人不想早上起來的時候被鮮花和氣球包圍?

彆說,這感覺還有點蘇……

但是很快,當阮蘇看到那句“老婆,我想吃牛腩燉蘿蔔”的時候……整個人都不好了。

那蘇蘇的感覺,瞬間biu的一聲,就如同肥皂泡泡一般,被戳破戳爛,煙消雲散。

她瞬間覺得,所有浪漫唯美的氣息,全部都被這句話給破壞了。

但是很快,又有一條綵帶飄過來,“老婆,我還吃你做得紅豆餡餅。”

“我更想吃綠豆沙冰,天氣熱,解暑。”

“我最最想吃鮮薑炒鴨塊。”

……

這他媽不是在浪漫,這是在變相點菜吧?

阮蘇一把拽住麵前飄來飄去的幾個氣球,氣呼呼的丟到地上,踩了兩腳。

這個該死的渣前夫!

惡狠狠的對幾個手下道,“丟出去,全部丟出去!”

說完以後,她又道,“不!給我丟到南星航空門前!”

“呃,是。”

幾個五大三粗的大漢,立即開始收拾現場。

*

南星航空大廈門前。

人來人往,川流不息。

突然。

數輛黑色的豪車停下。

從車下下來幾個魁梧的男人,從每一輛上都抱下來數朵鮮豔欲滴的玫瑰花開始佈置。

很快,幾人就將大門口佈置完畢,緊接著又是無數的滿天星從車上抱下來,然後鋪染在玫瑰花周圍。

有路人好奇的望著這一幕。

原本以為是有人要向南星航空的哪一個美女求婚,或者是表白。

結果,當他們走近一看卻發現玫瑰上麵還飄著無數的氣球,這些氣球被紮成一束,下端墜著一條長長的飄帶。

氣氛特彆浪漫,特彆唯美。

隻是當眾人看清楚飄帶上寫的字以後……都震驚的瞪大雙眼。

“薄行止,不管你是想吃牛腩燉蘿蔔,還是想吃綠豆沙冰紅豆餡餅,都請右拐八公裡!美味佳肴等著你。訂餐電話:03XX——XXXXX。”

求求求月票撒~~~~寶寶們,趕緊的撒,不然就過期了,今天月票長得多,明天爆更更得多~~~快點來投吧~~~明天爆更爆更。。。

喜歡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請大家收藏:()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青豆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