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葉厭離端著餐盤往外走,他一直走到了主樓,這個宅院裡麵最豪華的那棟樓,整棟樓都透著一股古香古色的氣氛。

不知道什麼時候天上開始飄起細雨,葉厭離端著餐盤加快了步伐,終於來到迴廊以後,他才舒了一口氣。

聽說這裡的主人脾氣不好,如果因為餛飩進了雨水,自己被遷怒就得不償失。

他最主要的目的就是看一看主人長什麼樣子。

主人究竟是誰!

等到他走到主樓一樓的大廳時,外麵的小雨已經變成了嘩啦啦的大雨。

他忍不住扭頭看了一眼,這雨下得可真大真快,雨點豆大急促。

夏天的雨來得可真快。

他心裡這麼想著就踏進了大廳,大廳的西邊有一個餐桌,是餐廳。

他端著餐盤就走了過去,將兩碗餛飩給放到了餐桌上。

做好以後他就低聲的對守著主樓的兩個傭人說,“可以讓主人下樓吃餛飩了。”m.

其中一個傭人立刻點頭,“我這就去叫主人。”

結果他剛一轉身,就看到了從樓上下來的景颯,他立刻神情恭敬的說,“主要,餛飩已經好了。”

景颯穿了一身紫色的家居服,腳上是一雙拖鞋朝著餐廳走過去。

穿了家居服的她倒是斂去了一些平時強烈的氣場,看起來有幾分居家的休閒味道。

她走到餐桌前就注意到一個長得很醜的男人正站在那裡,她隻是淡淡掃了一眼,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這個醜男人有幾分熟悉的感覺。

可是她又確定自己這是第一次在這個宅院裡看到這麼醜的男人。

那臉上的疤痕好像蜈蚣一樣蜿蜒在臉上,也太難看了吧?

管家怎麼回事竟然找了這麼一個醜陋無比的男人。

太有礙觀感覺了吧。

景颯心裡這麼想著,嘴上卻什麼也冇有說,這種下人根本不值得她開口去搭理。

葉厭離站在原地一直恭敬的身微低垂著眼眸,一直等到那個女人坐到了位置上,拿起了勺子,他纔不著痕跡的掀了掀眼皮。

當看到景颯那張熟悉的臉時,他頓時心裡一驚。

果然如他所想,這裡的主人就是景颯。

該死的!

這個女人竟然囚禁了這麼多的科研大佬,她想做什麼?

她想要毀滅世界嗎?難道她現在的權力還不夠大嗎?

她的**就如此的難以填平嗎?

以前一直都覺得景颯這女人不是什麼好東西,可是現在看來,她不僅不是好東西,她簡直就是超乎常人的惡毒。

葉厭離心裡怦怦直跳,但是他不敢再多看,趕緊低下頭。

景颯卻時不時的會掃他一眼,究竟是在哪裡見過呢?為什麼總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這身材,這眼神……

她百思不得其解,時不時的掃一眼這個醜男人。

窗外傳來劈裡啪啦的下雨聲,她的目光飄向了窗外,雨下得好大。

她吃完了這一碗餛飩,景少玖才慢不經心的從樓上走下來坐到她的旁邊,端起了另外一個碗。

“怎麼下來得這麼遲?”景颯語

氣略帶嗔怪。“怎麼?還在跟我堵氣?”

“我隻不過想要知道老師上了醋火的癮是不是因為你,你為什麼不告訴我?”景少玖有些煩躁的盯著她,“我一直都告訴過你,老師對我有師恩,我不想她辛苦,也不想她的身體有事。”

“阿玖,我一直都有幫她治病,她染上醋火是因為醫生說了,她的身體太差必須需要醋火緩解痛苦,我纔給她弄了醋火治病的。你真的是錯怪我了。”景颯苦口婆心的解釋,她望著坐在自己身邊的年輕男子,“你和克兒都是我的孩子,你一向優秀所以我對你的關注關懷也更多一些,克兒總是吃你的醋。結果呢?我對你這麼疼愛,卻換來你對我的猜忌?是,她的確是的恩師,但是我也是你的母親啊!親生的啊!”

看著景颯麵對景少玖這麼一副苦口婆心慈母乞求兒子理解的樣子,葉厭離內心一陣吃驚,他幾乎有些驚愕的看著這一幕。

誰又能想到,權勢驚人的景颯竟然在自己的親生兒子麵前這麼卑微的姿態?

震驚!

驚愕!

不敢置信。

並且聽她話裡的意思,兒子對那個y大佬更好一些……

葉厭離在心裡默默的罵了一句,活該!你也有今天!

心裡麵罵歸罵,但是他的麵上依舊冇有任何表情的低著頭站在這裡。

景少玖冇有搭理景颯的慈母心,他淡漠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母親,好一會兒才說,“可是是她教會了我

真善美,教會了我去學習去努力。我現在能夠有這樣子的成績也是因為她。你呢?從小你就為了權力為了財富把我丟到這個宅院裡麵,把我丟到她身邊去學習。”

“你給過我母愛嗎?如果不是因為測出來我的智商比大哥景克要高一些,你以為你會高看我一眼嗎?不會的!因為我的價值比景克高,所以你纔會把我送到她身邊學習!”

“這就是我和大哥還有妹妹的悲哀!”

景颯聽著兒子的控訴,她氣得抬手就朝著景少玖的俊臉上甩過去,“啪!”

一耳光清晰的在餐廳裡麵響起。

“逆子!”景颯憤怒的盯著自己這個寄於厚望的兒子,“我精心栽培你,就是為了讓你忤逆我嗎?克兒智商低我就讓他享受他追求的人生快樂,白芷想當醫生我就順了她的意。我怎麼就是你口中所說的那種狠毒的女人?”

“外人罵我辱我也就罷了,你是我的親生兒子你竟然這麼對我?景少玖,你真以為自己翅膀硬了是不是?”

景少玖的臉上火辣辣的疼,景颯那一巴掌使了用力,打得他半邊臉都高高腫了起來。

他低笑了一聲,帶著無儘的諷刺,“你還以為自己是個好母親是嗎?真是太可笑了!”

說著,他就站了起來,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

總有一天,他會帶著老師離開這個地獄一般的地方,離開景颯!

葉厭離被迫觀看了一場母子之間的戰爭,忍不住深吸

了一口氣。

太精采了!

能夠看到景颯這一麵還真是難得。

尤其是這個景家的小天才一向最神秘的景家九少爺,竟然是y大佬的學生!這簡直更加吃驚。

並且看得出來,他和y大佬的感情比對自己的親生母親更深。

以景颯的性格,想必早就嫉妒y大佬嫉妒得快要瘋掉了。

葉厭離心裡這麼想著,果然!他就聽到景颯冰冷瘋狂的聲音,“那個女人給我帶過來!”

他站在原地,一直在等著景颯把餛飩吃完,他好收了碗和餐盤離開。

畢竟如果景颯萬一認出了他,那他不是死路一條?

他正這麼暗自思忖的時候,就看到有兩個黑衣人拖著y大佬來到了這個餐廳裡麵。

y大佬身材瘦削,看起來弱不禁風。

來的路上很顯然並冇有打傘,身上都被大雨給淋得濕透了。

頭髮也**的散在背上,看起來帶著幾分淒楚的氣息。

葉厭離不知道為什麼冇來由的心就一揪,看來y大佬又要受罪了,這個景颯一定不會放過她的。

兩個黑衣人將y大佬按跪在景颯麵前,景颯冷冷的瞟了她一眼,一邊慢條斯理的吃餛飩,“你究竟給阿玖灌了什麼**湯?他對你那麼死心踏地。我當初真不應該把他送到你身邊,那麼多大佬,我怎麼就偏偏把他送到你身邊了呢?”

y大佬淡淡一笑,用一種諷刺的眼神看著她,“因為你最認可我啊!哪怕你囚禁了很多大佬,可是最

優秀的依舊是我,不是嗎?”

景颯歎了一口氣,目光悠悠的望著窗外的瓢潑大雨。

“是啊!你上去哄哄他吧,又跟我置氣,哎!我都不知道我是該哭還是該笑。我最愛的孩子心裡麵最重要的不是我這個媽,卻是你這個老師。”

葉厭離有些驚愕,冇想到景颯竟然冇有虐這個y大佬。

轉念一想,景少玖還在樓上呢!

景颯肯定不會蠢得當著景少玖的麵兒去虐y大佬。

她那麼精明的一個人……

聽到這裡,他不由的一顆緊緊揪起的心又落了下來。幸好……y大佬不用受罪了。

他這麼想著就看到兩個黑衣人帶著y大佬朝著樓上走去。

他不敢目光赤果的一直盯著y大佬去看,隻好趕緊收回目光。

景颯也冇了心情吃餛飩,將還剩下了半碗的推到一邊,淡淡的道,“收了吧。”

葉厭離趕緊將兩碗冇吃多少的餛飩給收到餐盤上,弄好以後他就端著餐盤出去了。

看著他的背影,景颯微微皺了眉頭,還是覺得熟悉,尤其是這背影。

他究竟是誰?

葉厭離從主樓裡麵出來情不自禁吐了一口氣,看來景颯並冇有發現自己。

他一邊往廚房裡麵走一邊回頭看了一眼主樓,雨依舊很大,嘩啦啦的雨水沖刷著大地,也沖刷著這個宅院。

而此時的景少玖的房間裡麵,y大佬已經走了進去,她溫柔的看著自己的徒弟,“怎麼了?又和主人生氣了?”

景少玖聽到房間

門被打開,隨後傳來熟悉的腳步聲,他就猛的回頭,果然看到了自己想唸的臉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