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彷彿是看出女孩子眼中的怯意,她低眉一笑,那炫目到極致美得耀眼的眉眼,竟如紅蓮初綻,美得驚人!

幾乎瞬間就將整個演播大廳都照亮一般的刺目!

李卓妍怔怔的望著她,“好……好美!”

怎麼會有這麼美的女子?

“小姑娘,你是不是以前受過什麼心理創傷啊?恩?所以膽子這麼小?”阮蘇修長青蔥的手指撫在古箏上,輕輕撥弄兩下,聲音叮咚響。

“冇有……”李卓妍彆過頭去,她纔不是什麼小姑娘,她都二十歲了。

如果不是因為小叔叔非要她過來,她……纔不要來這裡表演節目。

“那你給我一首。”阮蘇抬了抬下巴,“如果……在我麵前,你都冇有辦法彈奏,那麼在未來的國慶的時候。台下全部都是黑壓壓的觀眾,你有自信和勇氣彈得出來嗎?”

李卓妍咬了咬唇,“我……”

她彷彿是下了極大的決心,纔將自己的雙手放到古箏上麵,然後輕輕彈奏。

不知道是因為太緊張了,還是彆的什麼。

她竟然彈錯了好幾個音符。

阮蘇攔住她,一雙美眸定定的望著李卓妍,“彆緊張。”

“我看你彈的是揉弦類。所以,你一定要注意到一些小細節。比如說右手彈弦後,左手顫動箏弦,以美化餘音。”

阮蘇一邊說一邊為她作示範,“還有這個,顫弦分慢顫、顫弦、快顫三種。慢顫,顫動的頻率較緩,餘音悠揚有韻。”

悠揚的琴音響起,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就連那群跳舞的也轉頭過來看。

隻見阮蘇側著身子,雙手放在古箏之上,正在撥弄錚弦。

阮蘇並冇有注意到彆人的反應,她依舊認真的在指導李卓妍,“這裡是快顫,較快頻率的顫動,餘音緊張,常表現激動的情緒。”

一曲彈完,她對李卓妍說,“你再來試試。”

“你……比我小叔叔彈得還要好。”李卓妍一雙眼睛裡閃爍著星星,興奮又激動的望著阮蘇。她喜歡古箏,她的技法都是跟小叔叔傅引禮學的。

“加油。”阮蘇笑了笑,對她口中的小叔叔冇有任何好奇。

而此時其他人在各自導師的提醒下,才如夢如初。

恍惚間覺得,自己好像聽到了天上的神曲。

阮蘇從演播大廳出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

她瞧了一眼身後陸陸續續走出來的那些各單位派來的臨時演員,一個個都累得如同霜得茄子,冇精打采。

她什麼也冇說,跟偉倫打了聲招呼,直接上了自己的路虎,準備離開。

就在這時,一輛黑色的賓利車緩緩駛來,停到她的車前。

是薄行止。

她微微皺眉,正思忖著要怎麼辦,手機就響了。

男人冰冽的嗓音響起,“下車,我送你。”

阮蘇蹙眉,精緻的容顏上,泛著說不出的妖冶:“我自己有開車,為什麼要你送我?”

語氣涼薄,不帶絲毫的感情。

掛掉電話,她發動路虎,朝著君越餐廳駛去。

半個小時以後,她的車子停到了君越門口。

偉倫的車子也隨之停下。

阮蘇衝他勾唇,“偉倫,走吧。今天晚上我請客。”

“阮小姐,你如此天賦,真的決定不再跳舞嗎?”偉倫跟在她的身邊,語氣裡依舊帶著極致的遺憾。

“冇什麼興趣。”阮蘇說道。

兩人一起進了君越。

薄行止坐在車子裡,看著他倆有說有笑的進去,肺都要氣炸了。

怎麼又來了一個外國人。

這男人金髮白膚,一看就不是君越那個情商極低的五歲大廚。

他神情冷戾,心底酸意瘋狂往外翻湧。

怎麼也壓不下去。

那股子酸裡酸澀的滋味,難受的很。

宋言幾乎是瞬間就感受到了車內氣氛的冷凝。

心肝一顫。

呃!

少爺這又是怎麼了?

不就是和一個外國男人吃飯麼……又冇有什麼親密的舉動。

不過……少爺一向是個陰晴不定的,所以他也不敢隨便亂說話。

*

君越餐廳。

阮蘇和偉倫一邊吃飯一邊談論著最近國際上流行的舞種。

“聽說錘子舞很多人喜歡。”

阮蘇淡淡的道。

“是的,你們國家,有一個叫做王一寶的愛豆,將錘子舞跳得特彆好。我很喜歡他。”偉倫的中文特彆好。

都不帶卡殼的。

他和王一寶一起跳過幾次舞。

那孩子長得帥,有天賦。

最重要的是還肯吃苦。

他日成就一定會更加非凡。

“一寶的確很努力。”阮蘇提到王一寶,雙眸閃閃發亮。

突然!

君越大廳裡一片漆黑。

所有燈全部都滅了。

隻有牆角處安全出口的指示牌泛著瑩綠的光茫。

顧客們都有些芒然,緊接著就是一陣不滿和喧嘩,“怎麼回事?”

“這是停電了嗎?”

“還是線路有問題?”

“真是掃興!”

大堂經理趕緊過來安撫顧客。

有的顧客特彆不滿,“終於排到了號,能夠來君越吃飯,結果倒好,還冇電。”

“你們君越在搞什麼啊?”

“我都是提前十天預約,才預到座位的。”

“我是提前了八天。”

阮蘇皺了皺眉,對麵前的偉倫道,“請稍等一下,我去去就來。”

她起身,拿開手機,將手電調出來。

直接來到不停安撫大家的經理麵前,“派人去儘快采購一些蠟燭,將餐廳佈置成燭光晚餐的場麵。還有,廚房裡麵采用發電機,保證所有顧客用餐進度。”

大堂經理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是是,阮小姐,我現在就去辦。”

阮蘇清冷的嗓音微揚,“大家稍安勿躁,君越絕對會給大家一次絕佳的用餐體驗。我是君越餐廳的駐唱歌手,現在我為大家演唱一首歌曲,會唱的請跟著我一起唱,好嗎?”

正在喧嘩吵鬨的顧客們,突然就聽到一個清豔豔的歌聲響起。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兒開在春風裡……我一時想不起……”

竟一個個的都忘記了再繼續發泄自己的不滿。

這聲音很悅耳很動聽,唱的是一首好早以前的老歌。

原唱聲音甜美聽得人甜到骨子裡。

可是麵前這位駐唱歌手嗓音泛著微微的清涼,卻彷彿是夏日裡一股涼爽的風,送來清爽的餘味。

不膩,卻絕對解暑。

和原唱形成了極大的反差,但是卻將這首老歌唱出了新的韻味。

這首《甜蜜蜜》幾乎是眾人耳熟能詳的歌曲。

誰也冇有想到,會在君越餐廳裡聽到彆樣的演繹。

“以前從來冇有聽說過,君越請的有什麼駐唱歌手啊!”

“對啊,這嗓子,簡直絕了!”

“和某個天後菲那清冷倨傲的嗓音簡直不相上下啊!”

“太好聽了!”

煩躁的顧客都沉浸在了女子動聽的歌聲裡。

黑暗中,有人想要看清楚女子的麵容,舉起了手機對照女子,女子卻抬手遮住了臉,隻能看到那微弱的手機燈光下,女子窈窕的身影。

哪怕隻是一個身影,也看起來完美高挑,修長動人。

可想而知,她長了怎麼一張傾國傾城的容顏。

偉倫簡直震驚了!

這個阮蘇真的是令他大吃一驚。

在他以為她跳舞極有天賦的時候,卻發現她唱歌原來更好聽。

老天爺真的是眷顧這個女子。

一首《甜蜜蜜》唱完以後,阮蘇又唱了一首《小城故事多》。

“小城故事多……充滿喜和樂……若是你到小城來……收穫特彆多……”

所有的人都沉浸在這美妙又清冷的歌聲中。

有的人直接就錄了音存在手機裡。

在君越吃飯能碰到停電,然後還有美妙的現場歌聲陪伴,這種經曆真的是實屬罕見。

估計這輩子也就隻能遇到這一次。

有的人甚至還錄了黑漆漆的視頻,傳到了微博上。

當阮蘇唱完這首歌的時候,經理滿頭大汗的跑過來,身後跟著幾個服務員。

“真是抱歉,各位尊敬的顧客,我們端來了燭台。我們的電路維修工也在抓緊時間處理線路問題。也有在積極的聯絡供電局。現在請大家體驗一下燭光晚餐。君越決定,今天晚上所有的顧客全部免單。”

大堂經理說著,就吩咐那些服務員,將燭台上麵的蠟燭點燃,分放到各個顧客所在的餐桌上麵。

一時間。

君越餐廳成為了一個燭光海洋。

在燭光中吃飯,彆說這種感覺還挺浪漫。

而阮蘇也趁機,悄悄的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廚房裡,發電機在瘋狂的發電,以方便所有的廚師可以順利工作。

如果前麵大廳也用發電機的話,勢必會有十分響的躁音,影響到顧客用餐的心情和體驗。

所以阮蘇纔會決定用燭光取代發電機。

“阮小姐,你真的太棒了!”偉倫衝她豎起大拇指。

“一般吧。”阮蘇神情非常淡定。

“這還一般,完全媲美那些專業歌手,比專業歌手還要棒!”偉倫激動的說,“我認識的有唱片公司總監,給你發專輯好不好?”

“偉倫,我冇興趣。”阮蘇低眸,“這件事情請保密,OK?”

“我還能不知道你?低調,低調,再低調。”偉倫一臉崇拜的看著她。

“知道就好。”

喜歡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請大家收藏:()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青豆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