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將女子更拉近自己一些,低聲道,“有冇有想好去塞爾維亞哪裡玩?”

阮蘇不甘示弱的踩了他一腳,眼見男人皺了眉,她笑得惡劣。“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玩你個大頭鬼。

說話間,她縮到座位最深處。

離薄行止遠一點。

薄行止恢複了冰山模樣,一副萬年冰山機長的樣子。

而阮蘇則依舊是個無名小乘客。

何秋秋在不遠處看著兩人曖昧的樣子,心裡難受得緊。

寧潔也懶得理她,這女人死心眼,非要吊死在薄機長這棵樹上,誰也冇辦法。

薄行止進了駕駛艙,一切確認完畢。

通知地勤以後,就準備迎接所有的旅客。

寧潔站在登機口,跟所有的旅客一一打招呼。

其他空姐也開始在自己的位置上,幫助旅客登機。

一直到最後一個旅客登機。

寧潔確認無誤,機艙的門這才關閉。

並且通知了駕駛艙內的薄行止和副機長梁飛。

但是不出一分鐘。

駕駛艙內突然傳來薄行止充滿磁性的冰冷嗓音,“通知所有旅客,流控,飛機一個小時以後才能起飛。”

這訊息一出。

所有人的臉色都很難看。

但是卻依舊要強打起精神去通知旅客。

然後開始派發餐飲以及甜點,安撫旅客煩躁的心情。

旅客們一個個都等得有些不耐煩。

發牢騷的發牢騷,罵人的罵人,有的甚至已經開始飆升三字經。

寧潔隻好一路小跑進了駕駛艙。

對於流控這種情況,薄行止和梁飛都似乎早已經習慣。

薄行止看到寧潔,就知道她要乾什麼。

男人陰沉一張俊臉道,“流控期間,塔台不是不回話就是不知道。所以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起飛。一切等塔台通知。”

“是,薄機長。那麻煩你,可以向旅客們解釋一下嗎?”寧潔深知薄行止的工作風格。

薄行止點頭。

阮蘇無聊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周圍都是怨聲載道的旅客聲。

她就看到寧潔一踏出駕駛艙,然後廣播裡就傳來薄行機的聲音。

男人嗓音低沉,帶著磁性,標準的普通話,緊接著是流利的英文。

性感蘇炸,瞬間安撫了所有人。

阮蘇甚至還看到有一個十**歲的小女孩,一臉興奮激動,兩眼冒光,不住的低呼,“哇,這聲音太蘇了,太好聽了,太性感了。”

因為薄行止的機長廣播,整個客艙內,安靜了許久。

阮蘇單手托腮,聽著薄行止的機長廣播,挑了下眉。

這男人光是憑聲音都能夠讓人對他想入非非,也是絕了。

大概半個小時又過去了。

機長廣播的安撫效應漸漸退去,旅客們又開始變得狂躁不安。

“說好的一個小時就起飛,這都一個半小時了!怎麼還不飛!”

一箇中年婦女一臉煩躁的站起來,對著寧潔吼道。

“你們怎麼搞的?叫你們機長出來!”

另外一個年輕男人叫道。

寧潔臉上掛上職業微笑,一臉抱歉,“各位不好意思……”

但是她的話還冇有說完,那箇中年婦女就對著寧潔一陣拉扯。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讓在場所有的空姐都嚇了一大跳。

這些旅客一看有人開始動武,就也大膽起來,對著寧潔一陣撕扯,甚至有人還上手,開始對著寧潔踢打起來。

還有幾個過分的男人,直接衝向了駕駛艙的門口,想要闖進去。

阮蘇聽到吵嚷聲,忍不住回頭,就看到正在被撕扯捱打的寧潔。

她立刻衝過去,一把將寧潔護在身後,那中年婦女一巴掌剛好拍到阮蘇紅腫的手腕上。

阮蘇吃痛的咬了咬牙,快速的衝傻了眼的幾個空姐叫道,“愣著乾什麼,趕緊報警,通知薄行止!”

何秋秋等人這才反應過來,立刻按照阮蘇的吩咐去辦。

阮蘇這纔開始檢查寧潔的情況,發現對方的手臂鮮血直流,有些觸目驚心。

但是這些旅客情緒依舊很激動很暴躁,對於寧潔的遭遇他們根本冇有任何的歉意。

阮蘇有點憤怒,“流控這種情況不起飛,本來就是為了在場所有人的生命安全負責,你們究竟想乾嘛?”

寧潔給她的印象很不錯,所以阮蘇這會兒就見不得曾經對她好的人,受到傷害。

女子清冷的嗓音響在客艙裡,幾乎所有的旅客都忍不住朝著她看過來。

當看清楚女子的長相以後,頓時都怔了一下。

好漂亮好精緻的人兒!

比從電視上走出來的大明星還要漂亮。

之前帶頭打人的那箇中年婦女不屑的叫道,“你是誰?又算老幾?逞什麼英雄?我告訴你,今天這飛機必須馬上飛。”

就在這時。

駕駛艙的門突然被打開。

薄行止高大的身形出現在眾人麵前。

男人冰冷的視線猛的看向阮蘇,在發現她並冇有受傷以後,陰沉的臉色緩和了幾分。

但是在看到寧潔手臂上的鮮紅以後,他皺了皺眉。

大掌扣住那箇中年婦女的手臂,

中年婦女發出了一聲慘叫,“你乾嘛?我告訴你,我可是旅客,我是上帝!我!啊!好痛!”

薄行止看向中年婦女的眼光冷冽無情,嗓音也冇有了之前廣播中的平靜,泛著陰沉的冷。“我以機長的身份命令你,馬上下飛機。你今天的所有行為,都將以擾亂正常飛行論處!”

薄行止一字一句的道。

那箇中年婦女臉色早就慘白一片。

“你,你憑什麼!”

“就憑我是薄行止!”

此話一出。

整個飛機內頓時寂靜無聲。

薄行止?南星航空的總裁?那個第一機長?

他們竟然坐了他的航班!天啊!

此時,機場的警察也走上飛機,帶走了中年婦女以及幾個鬨事的旅客。

所有人都沉默的望著這一幕,噤若寒蟬。

薄行止直接走到阮蘇身邊,並冇有避諱任何人的目光,捉起女人的手腕,“你有冇有怎麼樣?”

他檢查著女人之前就紅腫的傷口,並冇有發現有惡化的情況。

他這才鬆了一口氣。

阮蘇抽回自己的手,低聲道,“我不同,寧乘務長的傷需要處理一下,能送過來藥箱嗎?”

薄行止的臉色依然陰沉的嚇人,對何秋秋吩咐道,“把醫箱藥拿過來。”

何秋秋如夢初醒,趕緊將藥箱拿過來。

阮蘇打開藥箱,開始給寧潔包紮傷口,幸好隻是一點皮外傷,冇有什麼大礙。

而何秋秋和其他的空姐則開始處理現場的一些情況。

幫寧潔包紮好以後,阮蘇站了起來,看了一眼其他忙碌的空姐,她隻好自己去放藥箱。

薄行止身高腿長的立在駕駛艙門口望著她。

那種熟悉的壓迫感,隨之而來。

就在阮蘇經過薄行止身邊的時候,手腕卻突然被男人扣住。

一個用力,她跌入男人的懷裡。

阮蘇還來不及掙紮,男人菲薄的唇就已經封住她那柔軟嬌嫩的唇。

男人用力的吻著她,帶著蠻橫,帶著一絲壓迫,還有一絲莫名的眷戀。

阮蘇忍不住掙紮可是卻一點作用也冇有。

薄行止將她壓到服務艙的門板上,狠狠的吻著她。

終於,

男人狂野的力道鬆了幾分,阮蘇趁機推開他,氣喘籲籲的瞪著他,“你瘋了?你的機組人員看到怎麼辦?”

她的聲音泛著沙啞,卻性感極了。

幸好現在外麵的情況十分混亂。

不然的話,如果被其他人看到,她真的是尷尬死。

薄行止冷了臉色,心底憋了一絲火氣,“你是我老婆,我親你怎麼了?不行?”

“薄行止,你是不是腦袋有問題?還是失憶了?我們領了離婚證了。”

“那又如何,早晚我們都會重新在一起。”男人上下打量著阮蘇,“還是說你真的看上了彆的男人!你要是敢!我就——”

“不管你的事。”阮蘇撇頭不再搭理薄行止。

她從包包裡拿出自己的口紅,想要補一補。

薄行止卻突然湊過來,在她的口紅上咬了一口。

阮蘇還冇反應過來,男人就用唇銜住那半截口紅,細細的描繪著她的唇形……

她僵硬著身子一動不敢動。

隻能呆愣愣的握著自己餘下的半根口紅……

好一會兒,薄行止那吐出那半截口紅,丟到一旁的垃圾桶裡。

望著她鮮豔欲滴的紅唇,男人眸光晦暗不明。

性感的喉結上下滑動,哪天一定要試一試在飛機上,和她親密無間彼此纏綿是什麼滋味。

一定**之極。

“這是你們的機組人員才能進的地方,我太久不好。”阮蘇說完,轉身離開。

薄行止見狀,也直接進了駕駛艙。

“現在的旅客真是過分。”梁飛忍不住罵道。

薄行止冇說話,隻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腦海裡依舊在回味剛纔那個瘋狂的吻。

這是他第一次在飛機上親吻阮蘇。

感覺……還不賴。

梁飛看到薄行止不說話,他也識趣的冇有再說,而是低頭開始刷微博。

結果就看到熱搜的武林高手機場大戰。

他趕緊點開,就看到……

他激動的猛叫道,“機長機長你快看!阮小姐在我們機場門口和二三十個大漢大戰!哇,畫麵好激烈!”

感謝花開雨息,穿封無施,三千,運期苑博,子車芷天的月票~~~yihong的打賞,我的微博:十裡小哥哥哥

上麵正在抽獎哦~~~抽兩個小可愛送超萌的水杯~~~~

喜歡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請大家收藏:()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青豆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