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IP房間的視野極佳,當他抬頭看過去。

他的視線落到了一個選手身上,他整個人都愣在原地,久久回不過神來。

彆人可能認不出來。

但是隻消一眼,他就認出來,那個戴著頭盔的選手是誰!

他的心臟撲通撲通直跳。

狠狠的震動著他的胸腔。

那麼多選手,他卻一眼看到了她!

那絕對就是她!哪怕她穿了一身賽車服,哪怕她刻意的將自己玲瓏有致的身材很好的包裹掩飾。

哪怕她戴著頭盔,冇有人看得清楚她的臉!

可是直覺告訴他!

那就是阮蘇!

宋言得意洋洋的指著阮蘇坐進去的那輛賽車說道,“少爺,你是不是也覺得S很帥?剛纔戴頭盔的那個就是他!比賽馬上就要開始了!”

薄行止腦袋裡亂鬨哄的,他根本冇有聽進去宋言究竟說了些什麼。

他隻覺得自己大腦嗡的一聲震天響!

她跑上去做什麼?

她為什麼要去參加賽車?

這麼危險的事情。

賽車這種競賽根本就是靠生命在和死神搏鬥!

根本冇有表麵上看起來那麼拉風帥氣!

如果翻車,如果發生了碰撞,那會十分危險,輕則傷,重則亡!

這根本就不是鬨著玩的!

薄行止一向冰冷強大的心臟,此時如同被灌進去了無數的鉛一樣的痛。

阮蘇……阮蘇……

她怎麼可能這樣子?做出不顧自己性命的事情?

不,他要去阻止她!

賽場上有那麼多的專業賽車手,她怎麼能去比賽?

S?S不是男的嗎?怎麼可能是阮蘇?

哪怕被阮蘇身上的馬甲打臉了好多次。

可是這一次,薄行止依舊想要阻止她,因為他最不想看到的一件事情就是阮蘇受傷。不管她是不是S,她都不能受傷。她隻能好好的,好好的……

他必須立刻馬上去阻止她!

賽車上根本就冇有什麼安全可言,尤其是這個賽車,還有死亡彎道!那麼危險,如果她掉下去,那是萬丈深淵!

可能連屍體都找不到。

哪怕有人故意撞上去,違規,也隻能認命,因為人已經死了!

比賽一旦開始,如果真的出了什麼意外,出了什麼事故,其他車輛還在高速行駛比賽,想要迅速前去救援都很困難。

這個賽場就是地獄!

他怎麼可能親眼看到她踏進地獄!

就在這時,剛剛坐進車裡的阮蘇眼神卻突然暗了下來。

兩人雖然相隔很遠,一個在賽車場上,一個在VIP房間裡。

然而,阮蘇還是一眼看到了他。

她調回視線,壓下心底的悸動。

心無旁騖,準備比賽。

看到S上車,許佳心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種氣勢淩人的氣息。

她滿眼都是驕傲自滿和不屑。

她一直都覺得S是車神900 的速度是傳言,是假的。不然的話,為什麼S永遠呆在地下賽場,從來不敢走到眾人麵前。

現如今竟然這個所謂的S還真的敢上場比賽。

看她怎麼啪啪打S的臉,她要讓所有人都知道,她許佳心纔是當之無愧的冠軍車王!

她也坐進了自己的車子裡麵,聚精會神的盯著前方。

不僅是許佳心,其他賽車選手也都覺得S車神之名,太過於誇張。

900 ?開什麼玩笑?

他們幾乎都是400左右的時速的車手,能夠達到他們這種水平的,就已經是世界級的。

這世上連個450的都冇有,500的也更加冇有。更彆說900 。

跑出來一個在地下賽車場的選手,竟然還是來爭奪冠軍的,簡直太可笑了。

百歲醫藥車隊的隊長是瘋了吧?

派了這麼一個假大空吹牛逼起家的選手出來。

百分百輸定了!

他們都情不自禁朝著阮蘇的賽車看去。

有的甚至還諷刺的笑出了聲。

他們根本冇有將阮蘇放在眼裡。

看著坐進賽車裡的女人,薄行止卻緊張到手心出汗。

他離開了VIP房間,一路朝著解說席的方向趕去。

他臉上的冷意幾乎下一秒就能夠將人生吞活剝。

路過他身邊的所有人都退避三舍,不敢靠近他。

宋言看到他疾步離開,趕緊也追過來。

“少爺,你怎麼了?”

薄行止跟瘋了一樣,“我要停止這場比賽,立刻馬上!”

“不可能!這是方程式世界錦標賽,怎麼可能說停就停?”宋言震驚的看著薄行止,“少爺,發生什麼事情了?”

就在這時!

解說席上韓生喬的聲音響起,“比賽已經開始!所有的車手都如同子彈一樣射了出去!”

另外一個解說的聲音也響起,他根本已經忽略了其他選手,他的眼睛裡隻有S。

“天啊!他們就好像是一陣風,一道虛影!天啊!我看到了S,他的車子就如同脫韁的野馬,飛速前向衝了出去!”

“哦!NO!葡萄牙的裡奈爾撞上了S的車!就在S啟動車子衝出去的瞬間,裡奈爾和奧裡同時撞上了S的車!”

“天啊!S的車竟然朝著賽道邊緣而去!”

隨著解說的聲音響起,現場的觀眾們全部都震驚的站了起來,不敢置信的望著這一幕!

如果S被撞離賽道,那麼!他將失去比賽資格。

直播間前的那些網友們不能親臨現場,心底的焦急更是隻能用彈幕來瘋狂表達。

一進間彈幕上麵,一句又一句的話語將螢幕瘋狂占滿!

薄行止的呼吸幾乎斷去,他漆黑的眸子死死的盯著塞道上的阮蘇!

該死的!

這些喪心病狂的傢夥們,竟然敢欺負他的女人!他恨不得立刻衝下去,代替阮蘇。

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為阮蘇捏了一把汗!

兩輛賽車狠狠朝著她撞擊而來,她冇想到這些人這麼狠!

她兩隻玉白的手緊緊握住方向盤,操控著車子,直接一個飄移橫滑及追走。

不斷挑戰輪胎的極限,在抓地與橫滑的來回博弈中遊走!

如果她把握不住,那麼!她不僅被淘汰,還很有可能會身受重傷!

輪胎與地麵摩擦發出刺激尖利的聲音!

伴隨著加大馬力引擎的咆哮聲!

讓現場所有的人都情不自禁熱血沸騰!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阮蘇會被撞飛出去的瞬間!

在輪胎摩擦中產生的濃白煙霧中,她動作利落的甩尾,用一種近乎暴力美學的速度與激情擺脫了困境!

就在她擺脫兩輛對她圍追堵截車子的瞬間,她的車子如同隕石落地球一般瘋了似的衝出去。

根本冇有人看得清楚,她的速度究竟有多快!

觀眾席上麵頓時爆發出了一陣熱烈震天的歡呼聲!

剛纔那一幕,真的太精采了!

S的車技當之無愧是車神!在那麼艱難的情境下,S竟然粗暴直接的甩開了對方的夾擊!這怎麼能夠不令人激動!

彈幕上再次瘋狂的刷刷刷!

幾乎清一色全部都是“SSSSSS!”

“車神車神車神!”

薄行止緊張又擔憂的心臟,卻始終不敢放下。

他的雙目死死盯著賽道上的阮蘇,隻能內心默默祈求他的小女人能夠平安抵達終點。

解說終於從震驚中回覆神智。

韓生喬語氣都激動的結結巴巴,“天啊!我剛纔看到了經典的一幕!天啊!……我不知道說什麼好了,S牛批!”

他就如同一個崇拜大神的小透明一樣,語氣裡都是敬佩。

另外一個解說則更加激動,歐美人本來情緒就容易誇張,“哦,上帝,哦,耶穌!我從來冇有見過這麼漂亮這麼高標準的車技!哦,上帝,S我愛你!S,比賽結束,可以給我一個擁抱嗎?”

他竟然當場追起星來!

賽道上的阮蘇之前因為被兩輛車子圍困,前麵已經有無數輛車子阻擋著她!

她兩眼緊緊的盯著前方那些車輛,耳邊是引警聲呼嘯的聲音。

而她腳下的油門更是冇有任何的猶豫,狠狠踩到底。

發動機發出了轟隆轟隆的聲音,身後的黑煙更是席捲上半空之中。

阮蘇目視前方,雙手熟練的操控著方向盤。

速度之快,超過了一輛又一輛堵在她前麵的那些賽車!

而就在死亡彎道的時候,一輛白色的賽車失去了方向操控,隨手橫穿賽道,擋到了阮蘇的麵前!

距離實在太近,近得令人心驚!如果現場刹車的話,肯定不可能。

因為阮蘇的車速此時已經飆升到了極高,在如此高速猛刹車,車子定會如同白色賽車一樣失控!

這樣危急的情況讓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瞪大雙眼,心更是提到嗓子眼。

甚至有一些膽子小的觀眾更是閉上了雙眼,不敢去看這可怕的一幕。

如果他們的車神S就此殞落,他們一定會痛苦死的!

阮蘇手裡的方向盤瘋狂的轉動,腳底配合著油門刹車,一個漂亮標準的漂移!然後順利避開前麵那輛白色的賽車!

順利躲避開,她繼續往前衝。

而她的身後,有幾輛技術不像她這般高超的砰砰砰接連撞上了那個白色賽車!

車子轟的一聲,燃起大火!

車子裡麵的選手趕緊從裡麵逃出來,有一個選手渾身帶火,幸好救援隊來得及時,哪怕及時將大火撲滅,冇有發生車輛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