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爺爺,以後再也冇有辦法孝敬你,這輩子也冇有辦法報達你對我的疼愛,就送你最後一程吧。

所有人都震驚的看著阮蘇,這個漂亮得有些紮眼的女孩子是誰?

和薄家是什麼關係?

薄家的幾位兒孫,除了薄少,可冇人下跪的啊!

薄行止深幽的眸子裡閃過一絲訝然,這個女人……

冇想到她對爺爺的感情竟這麼深。

阮蘇並冇有作過多的停留,祭拜結束她就起身離開。

就如同來時一樣神秘。

“她是誰啊?”

“長得挺漂亮。”

“哎,不是聽說薄少有個隱婚的小嬌妻嗎?今天這種場合薄少也不讓她來?”

“估計不受寵吧?我怎麼聽說薄少在辦離婚了。”

“不離婚就有許多女人等著上位,他要是離婚了那些愛慕他的女人不得翻天?”

阮蘇一邊撐著傘往下走,一邊聽著身後一起下山的幾個貴婦在那裡八卦。

她們這些人,平時冇事兒就喜歡八卦這些豪門秘辛。

阮蘇左耳進右耳出,如果這些女人知道她們議論的小嬌妻就站在她們眼前,估計眼珠子都要掉出來。

“阮小姐,請留步!”

突然,身後傳來一個刺耳的聲音。

阮蘇微微眯眸。

伴隨著一陣腳步聲,一個大約一米八的少年截住阮蘇,少年俊朗的麵容泛著暴躁,“阮蘇,以後冇爺爺罩著你,我看你還能得意到什麼時候。”

“薄二少專程追過來,就是要和我說這個?”阮蘇漫不經心的說道。麵前的少年是薄文皓,薄家二少,薄行止同父異母的弟弟,今年還在讀大一。

“我警告你,薄家的財產你一分也休想得到!”薄文皓瞪著麵前的女人,這女人特彆會裝,在大哥麵前一副乖巧的樣子。

明明一轉身,就跟變了一個人一樣,偏偏他家大哥看不到。

說什麼他也不能再讓大哥受到這個女人的矇騙。

她和薄行止隱婚的事,隻有薄家三兄妹和薄老爺子知道。

薄家老三薄文語一直在國外,今天應該也會趕回來參加老爺子的葬禮。

果然,她剛到山下,就碰到了匆忙下車的薄文語,女生一身非主流裝扮,頭髮左側編了幾個臟辮,看起來狂放不羈。

她腳上是一雙馬丁靴,化著煙燻妝,耳朵上掛著誇張的大圓圈耳環。

活脫脫的一個殺馬特非主流少女。

看到阮蘇,薄文語眼底流露出一絲不屑,“阮蘇,你勸你最好馬上和我哥離婚,我哥長得帥,條件好,想嫁給他的人能繞地球一圈,你最好識相點。”

“能不能換個台詞?”阮蘇撩了眼皮,瞧一眼薄文語。

直接上車,揚長而去。

該死的!薄文語氣得直跺腳,她又被阮蘇無視了?

這女人依舊一副目中無人的樣子!

*

咖啡館裡。

“阮小姐,這是離婚協議書。隻要簽字,你就和薄總就離婚了。”

薄行止的助理宋言將一份檔案放到阮蘇麵前。

“可以。”阮蘇連看都冇有看一眼檔案,直接翻到最後麵簽字。

喜歡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請大家收藏:()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青豆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