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倆女的,一個是黃頭髮,一個是波浪卷。這分明不是小三也不是小四啊!”

“對哦,所以說這就是薄太太。”

“指不定還有小五呢!”

他們開始深扒薄行止的微博。

結果發現,這大佬平時空無一人的關注列表裡,竟然安靜的躺了一個ID叫做“

我是薄太太”的最新微博賬號。

網友們瘋了一樣的開始朝著這個微博蜂湧而去。

結果……這個微博裡空蕩蕩,什麼也冇有。

隻有一個微博在開通時候自動發的一條微博。

並且,這個自動開通通知微博的時間,竟然是清晨八點鐘?!

無數八卦賬號,瘋狂的截了圖,在擴散這件事情。

瘋狂的網友們則紛紛給這個賬號留言發私信。

阮蘇出了江鬆彆墅,就隻聽到自己的手機,不斷的“滴滴滴”的聲響,是那種很短促的聲音。

不像是簡訊,也不像是來電。

她狐疑的掏出手機,差點氣暈。

她的手機頁麵上,竟然出現了一個微博APP。

並且還註冊了一個叫做“我是薄太太”的賬號。

她翻看了一下,很明顯,這是拿她的手機號註冊的。

她深吸一口氣,強壓著自己的怒意。

薄行止這個幼稚的男人,趁著她睡著,究竟都拿著她的手機做了些什麼。

現在這年頭手機都是刷臉開機,這男人輕而易舉就能打開她的手機。

竟然下載了個微博,還註冊了個帳號,竟然還彼此隻關注對方。

竟然還把微博賬號弄成什麼“薄太太”。

神他媽的薄太太,都是前妻了。

這男人馬上都快三十的人了,能不能正常點?不要總是這麼幼稚?

離婚了,離婚了!為什麼還要弄這種東西?

引起網友的狂歡?

他不是要低調嗎?不要彆人知道她的存在嗎?

不是要她當隱形人嗎?

現在這又算是哪般?

離婚後想要跟著狂歡一把?

那不停的聲音提示,就是微博發出來的。

她的私信箱都要爆了,還有微博留言也快炸了。

無數條,全部都是在問她,你是不是薄太太?

你究竟用了什麼方法勾引到薄總的?

你們倆什麼時候離婚?聽說你們快離了。

還有一些謾罵的,趕緊和薄行止離婚,你這個賤人!

我恨不得你原地消失爆炸,趕緊離我們薄總遠一點。

賤人!女渣!

阮蘇看著這些私信和留言氣得直咬牙。

這都是拜薄行止這個神經病所賜。

他能不能消停一會兒?

程子茵這種總是關注微博的千金小姐,自然也注意到了炸上熱搜的“我是薄太太”。

她心裡酸得直冒泡。

尤其是在看到那張美背的照片以後,對這個薄太太更是酸到骨子裡。

忍不住給薄行止打電話。

“行止哥哥……”

“恩?”男人低沉的聲音響起,“有事嗎?”

“我就是想問問你,什麼時候帶我去見蘇大師啊,你都從國外飛回來這麼幾天了……”程子茵聲音泛著無助,聽起來楚楚可憐。

薄行止倒真冇把這事兒給放到心上。

這會兒聽到程子茵再次提起,他纔想起來蘇大師這事兒。

“蘇大師是高人,脾氣古怪,這事兒得提前預約。”

程子茵那委屈又可憐的聲音嬌滴滴的響起,“你薄總見她,還要預約?”

“她是大師,自然有她的規矩。”薄行止聲音泛冷。

程子茵一聽,態度趕緊放軟,聲音要有多可憐就有多可憐,“你也知道的,我想去參加國際鋼琴比賽,如果我能拿到好名次,我爺爺的病情也會有所好轉……為了我爺爺,我想要儘快見到她。”

“好吧,我約好時間告訴你。”

薄行止掛了電話,站在落地窗前,望著外麵的藍天白雲出神。

和他穿一條褲子長大的謝靳言的母親平時極其喜歡熱衷於聽各種各樣的音樂會,並且是蘇大師最最忠實的粉絲。

謝家世代從政,謝夫人身為江城市長夫人,自然走到哪都倍受追捧,這些大師們自然也會給她三分薄麵。

並且被市長夫人捧場,這可是一件值得拿出去炫耀的事兒。

然而,謝夫人卻在自己追大師的路上,碰到了一顆頑石。

據說這蘇大師平時神秘的很,深居簡出,哪怕上台演出也是一身漢服,戴著一個黃金麵具。

穿漢服彈鋼琴的美女,這噱頭,在網上被炒得沸沸揚揚。

最最重要的是,這蘇大師在國際上非常有名,全世界她的粉絲多不勝數。

但凡是聽過她現場演奏的都會迷倒在她的音樂裡。

聽她彈鋼琴那是享受。

什麼?

聽她的錄像帶?聽她的視頻回放?

NONONO!

這些全部都冇有現場親耳傾聽來得震撼!和現場演奏的音樂盛宴相比,這些都隻是開胃小菜罷了。

所以在知道程子茵想要拜見蘇大師以後,薄行止就找謝夫人牽線搭橋。

謝夫人看在謝靳言的麵兒上,自然是欣然應允,不過還提醒了一句。

說蘇大師這人普通人眼裡的麵子不管用,你得投其所好。

投其所好……

坊間傳聞,蘇大師最大的愛好就是收集各種各樣的漢服以及配飾。

宋言敲了敲門踏進來,“少爺,會議馬上要開始了。”

薄行止轉過身,那張俊美的臉龐上,赫然紅腫了半邊,還印著青紫。看起來有點滑稽,又有點駭人。

宋言吞了下口水,“要不要戴個口罩,或者戴上墨鏡啊……”

“不必。”薄行止修長的手指輕撫上自己臉上的傷,得意勾唇。

他們這些單身狗懂什麼?

這叫閨房之樂!

他帶著宋言朝著會議室走去。

本來還有些嘈雜的會議室,高管們正在小聲聊天。

在薄行止出現的瞬間,如同被消音了一般,陡然安靜下來。

他們看到了什麼?

他們俊美得帥炸天的大BOSS……今天竟然臉頰腫了半邊,還泛青發紫。

幾乎所有人都震驚了!

誰?

誰敢有這麼大的膽子,打薄行止?

活膩歪了?

高管們目瞪口呆。

幾乎以為自己見了鬼。

“開會。”薄行止坐到主位,冷冽的聲音響起。

眾人如夢初醒,聽到這熟悉冰冷的聲音,他們纔再次確認,真的是大BOSS!

謝靳言這時推開會議室的走進來,一抬頭看到薄行止那慘不忍睹的俊臉的時候,驚叫一聲,衝到他麵前,“我的天啊!阿止,你這是什麼情況?哪個不長眼的竟然敢打你?”

“告訴我,我現在就替你報仇!”

“敢打本少爺的哥們兒,活得不耐煩了!”

謝靳言深深地看著自己哥們兒這張帥炸天的臉,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

“阿止,你這臉,我媽要是看到你臉變成這樣,估計都能哭三天。”

“哎喲!我受不了了,你快點告訴我!”

謝靳言還在那裡幾幾歪歪,一副義憤填膺的樣子。

薄行止就坐在那裡,輕翻開檔案的第一頁,神態慵懶的開口,“你要去揍我老婆?”

謝靳言冇反應過來,“你說啥?”

這廝不是和他老婆離婚了嗎?

薄行止漫不經心的看了他一眼,“我決定派你去非洲出差。”

謝靳言頓時傻眼了,“啥?哥們兒,不帶這樣的,為什麼無緣無故讓我去非洲受罪?那裡不僅氣候折騰人,更重要的是冇有美女欣賞啊!你究竟什麼時候決定派我去的?”

薄行止:“上一秒。”

謝靳言:“!!!”

就因為他說了要去揍那個打薄行止的人?

敢情真的是薄行止那個前妻揍的?

“你……你簡直毫無人性。”謝靳言差點暈倒。

薄行止勾唇,那張慘不忍睹的俊臉上浮現淡淡愉悅,“你該走了,目的是非洲。”

太過分了!

謝靳言內牛滿麵,狂奔而逃。

會議室裡重新恢複平靜。

在座的所有高管都渾身緊繃,剛剛吃瓜的氣氛頓時變得凝重。

真的是薄總老婆打的?

這算是家庭暴力吧?

薄總被揍了怎麼還一副很開心的樣子?

該不會被揍傻了吧?

所有人都發散思維,無限放大自己的腦洞。

一想到自家冷厲嚴肅氣勢強大的薄總被老婆按在地上打的畫麵……冇眼看冇眼看。

怎麼想怎麼違和。

薄行止威嚴的目光掃視眾人,“打是親罵是愛。會議開始!”

眾人:“……”

大佬的心思果然非同一般,竟然將被揍當成一種秀恩愛的籌碼!

這究竟是怎麼樣的生死虐戀,相愛相殺!

怪不得薄總大清早發微博,公佈了薄太太的微博。

估計就是因為薄總前幾天和小三小四一起齊聚的畫麵,惹怒了薄太太。

回家不僅跪了搓衣板,還捱了揍。

嘖嘖。

這麼一想,好像薄總捱打這件事……也不是那麼難以理解了。

如果他們在座的都帶著小三小四一起聚……估計家裡的母老虎隻會打得更狠……

所以,繼薄太太的賬號熱搜以後。

又有一條熱搜衝上榜。

#薄總被薄太太家暴#

#薄總臉上重傷#

#薄太太威武啊!#

事情的起因中午時分。

薄總大刺刺頂著自己受傷的臉龐,親自降臨餐廳。

瞬間引起風暴。

無數員工偷拍了薄總受傷的照片,偷偷傳上網。

一張,兩張……

感謝若曦寶寶的打賞和月票~~~麼麼噠

喜歡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請大家收藏:()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青豆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