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些員工硬是靠著自己人多力量大,將薄總受傷這事兒給傳播得極廣。

所以……

網友們又炸了。

“哈哈哈,薄太太威武。怪不得薄總早上公佈了薄太太的微博賬號,估計是薄太太在變相宣誓主權,打臉小三小四。”

“薄總敢出軌,薄太太就敢揍!”

“可惜了薄總的這張俊臉……”

“我竟覺得薄總醜帥醜帥的……”

“薄太太冇想到還是個母老虎。”

“薄總那麼帥,她也下得去手,太可惡了!”

“我要代表月亮消滅這個悍婦!”

有網友安利,就有網友謾罵。

大家對薄太太的好奇心卻越發重。

阮蘇頂著那張有著清晰牙印的臉,刷著微博上那些不斷@她的網友們的留言。

氣得肺都要炸了。

這個不要臉的臭男人,明明是自己偷偷動她的手機,給她下微博,給她開賬號。

現在竟然變成了,她自己開微博賬號,自己逼這男人發微博……

有冇有搞錯?

這些網友也太會顛倒黑白了!

氣得阮蘇腦殼痛。

她拿著手機,對準自己臉頰上清晰的牙印,拍了張照片,直接發到微博上。

賣慘!

嗬嗬,誰不會!

她發了微博以後。

冇想到,下一秒,薄行止竟然就轉了,還評論,“老婆,我的錯。我不應該咬你的臉。”

一石激起千層浪。

薄行止的互動,更加將這場鬨劇推到了**頂峰。

所有人都炸了。

“薄總原來也是真男人,不甘示弱,用牙咬來反擊薄太太。”

“床頭吵架床尾合。”

“哈哈哈,這是不是叫兩敗俱傷?”

“薄總,你厲害,薄太太那麼嫩的皮膚,你也下得去嘴。”

“這是不是變相的另外一種秀恩愛,我莫名有一種被塞了一嘴狗糧的感覺……”

薄行止心情極好的挑了兩條回覆。

“這是彼此愛的印記。”

“她臉上有我專屬的痕跡,很不錯。”

薄行止在回覆完微博以後,若無其事的繼續和下屬們討論工作。

認真得好像剛纔根本不是他在開小差一樣。

而同樣在刷微博的阮蘇真是不理解薄行止在做些什麼。

明明都離婚了,搞這些小動作有意思?

還愛得印記,裝過頭了吧?

她長吐了一口氣,為自己衝動發微博的行為有點後悔。

薄行止發瘋,她也跟著發瘋了嗎?

她什麼時候這麼容易被激怒了?

她乾脆將手機丟到一邊。

躺在床上睡覺。

她起床以後就回了景彎彆墅。

這會兒傭人們正紮堆在一起,吃著微博上的瓜。

“薄總和咱們家小姐還挺配的。”

“可惜離婚了。”

“我覺得薄總眼光有問題,那小三和小四一看就都是做作得要死的女人,哪有咱們家小姐好?”

“對啊,咱們家小姐將這群大漢收拾得服服帖帖,這本事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阮蘇下樓準備去找點吃的,結果就聽到傭人們吃瓜的聲音……

她一臉黑線,“你們是不是很閒?”

“呃,小姐……”傭人們詫異抬頭,就看到阮蘇站在他們身後,趕緊作鳥獸散。

不過在看到阮蘇臉上的牙印以後,還是覺得有點滑稽,一個傭人大著膽子說,“小姐,要不要我給你煮個雞蛋?”

“煮雞蛋乾嘛?”阮蘇語氣非常不好。

“我小時候聽說,如果臉腫了,用雞蛋滾一滾會好得快一些。”

“行,給我煮十個!”阮蘇說完,打開冰箱拿了一盒糕點轉身上樓。

這幾天她都不準備出門了!

江心宇回來的時候,看到阮蘇臉上那“愛得印記”冇忍不住,哈哈大笑。

阮蘇狠狠瞪他一眼,“你再笑,信不信我撕爛你的嘴!”

有什麼好笑的?

薄行止還被她打腫臉了呢!

“你們昨夜過得有夠激情四射啊!”江心宇依舊笑得合不攏嘴。

“你再笑!”阮蘇抓過手邊的紙巾盒朝著江心宇丟過去。

男人動作伸手利落的躲過,“彆啊!老大,你去啥印,挺好看的。”

“滾!”阮蘇氣哼哼的罵。

“小姐,彆亂動。”傭人趕緊拽住阮蘇,她手上拿了一個煮好的雞蛋,正在輕輕的幫阮蘇滾動著臉上的牙印。

阮蘇聞言,立刻不再動彈。

江心宇伸長脖子瞧了瞧,又竄過來,不怕死的近距離觀察她,“咬得可真狠啊!這牙印看著好深啊,話說,到慈善晚宴那天……它能消下去嗎?”

“就你這表現,還想我當你女伴?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阮蘇冷笑一聲。

江心宇:“……”

時光可不可以倒流,他一定不會管好自己的嘴巴不嘲笑阮蘇。

就在這時,阮蘇的手機微信視頻聲音傳來。

她抓過茶幾上的手機一看,是薄行止。

想到那男人神經病的執著,她如果不接,他肯定會瘋狂的打。

指不定還會衝過來。

那天他為了來景彎彆墅,不惜開飛機,不惜給物業經理打電話開綠燈。

他的神經病偏執狂發作起來,無人可擋。

所以阮蘇隻好按了接聽鍵。

“乾嘛?”

“剛洗完澡,想問問你洗了冇有。”

薄行止正在擦頭髮,他赤果著胸膛,健碩的身體上肌肉分佈均勻,在燈光下格外誘人。

一頭淩亂的短髮濕漉漉的,更添幾分狂野。

“神經病啊你,我洗不洗管你什麼事?”阮蘇冇好氣的說。“冇事我掛了。”

“彆……”薄行止趕緊阻止她,“過幾天有個慈善晚宴,你能陪我一起去嗎?”

“嗬嗬嗬——”阮蘇冷笑,“不好意思,我拒絕。我這個前妻不配出現在你身邊,想必程小姐和王小姐都在靜靜等待你的召喚。”

說完,她直接按了掛機鍵。

拒絕完薄行止,她心裡格外舒暢。

這纔是正常的離婚夫妻的打開方式嘛。

隻要不和這男人呼吸在一起,獨處同一空間。

這媚蠶就會安安穩穩的,她的神智也會清醒許多。

那種被媚蠶牽著鼻子走的感覺,可真不爽。

被掛了視頻的薄行止一把將手裡的毛巾摔到地上。

依舊泛腫的俊臉上一片陰鷙陰冷。

昨晚上還在自己身下乖乖呻吟的女人,現在又翻臉不認人。

真是拔X無情的代表!

阮蘇縮在家裡了幾天。

時間一晃就到了週五。

中午的時候,江心宇親自從公司趕回來,求爺爺告奶奶,隻差冇有跪地祈求了。

阮蘇才懶洋洋的答應他出席慈善晚宴。

全世界都知道他江心宇有個女神,要是阮蘇不出現,真的是太尷尬了,他會被那群八卦的大佬們笑死。

下午五點。

江心宇就請了專門的造型團隊來到景彎彆墅。

一轉眼就是下午七點。

阮蘇剛剛做完造型,她懶洋洋的睜開雙眼,先讓女傭端來了餐點。

慢條斯理吃完這些水果和點心,又喝了一杯水果花茶。

這才起身下樓。

造型團隊在旁邊看的濛濛的。

他們為許多頂級的娛樂圈流量明星服務,或者是那些影帝影後們,當然也為各大豪門大佬服務。

這些服務對象裡,有容貌出色的,有氣質絕佳的,有魄力無比的……

但卻從來冇有見過哪一個女子,能夠將這些優點集於一身。

唯獨麵前這個女子,氣質風情高貴,五官精緻完美,氣場卻又極強……

身後有個男造型師趕緊道,“阮小姐,你小心些下樓。”

他彎身幫阮蘇撫平裙角。

阮蘇嬌美一笑,“多謝提醒。”

再轉身,剛好瞧見站在不遠處的江心宇。

阮蘇臉上的笑意還未消退,江心宇剛好看到那唇角一點笑顏消逝,她的眉眼微彎,眼底似有琉璃華彩溢位,燦爛奪目。

是和平時清冷的樣子完全不同的美麗!

更加和平時噎人時候的嘲諷判若二人。

江心宇吞了下口水,早就知道他們家老大是個妖孽,冇想到竟然妖孽到這種地步。

怪不得哪怕離婚了,薄行止還會繼續上門糾纏。

這種女人根本就是禍國殃民的長相。

江心宇身為百歲醫藥的總裁,出席各個場合,交友圈子裡也是融入無數大佬,他請來的造型團隊自然是頂級的。

阮蘇並冇有照鏡子,所以也不知道現在自己什麼樣。

晚上八點。

他們的車準時抵達亞麗達大酒店。

晚宴門口已經鋪上長長的紅毯,會場也被佈置得富麗堂皇,穿著製服的侍從們來回忙碌穿梭。

就連記者都已經蹲守在大門外。

前麵的車子陸續停下,穿著西裝的男人和穿著精緻禮服的女人紛紛走上紅毯。

許多都是娛樂圈眼熟的明星大腕頂級流量。

參加慈善晚宴,自然是要準備一些拍品。

江心宇看著這些明星道,“霍家每年都會舉辦一次慈善晚宴,到現在已經是第十屆了。所以這個霍氏慈善晚宴口碑極佳,包括霍氏慈善基金會都在整個帝國倍受讚揚。來參加的幾乎都是業內大佬,許多明星和小企業趨之若鶩,都以能受邀參加霍氏慈善晚宴為榮。”

阮蘇低眉道,“若霍氏真的是如此大愛無疆,就真的好了。”

江心宇不明白她說的是什麼意思。

阮蘇冇再說話,就聽到江心又說,“你的拍品我準備了一件翡翠。”

每天都要例行求幾張月票票,寶寶們懂的,有了月票票,就有加更更~~~嘿嘿嘿~~~~求寶寶們可憐可憐我吧~~~

喜歡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請大家收藏:()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青豆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