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是早上,酒店裡麵很安靜,隻有幾個打掃衛生的保潔阿姨在認真的工作。

阮蘇和葉厭離進了電梯,她看著電梯上麵不斷攀升的數字,思緒有點亂。

還冇有反應過來,電梯門“叮”的一聲就開了,葉厭離看了她一眼,“走吧。”

阮蘇點了點頭,以前很多時候她都想要知道自己的真正的身世,尤其是在發現阮新華不是她的親生父親以後。

發現程家也是心懷叵測,她心中唯一的目標就是找到母親。

可是現在……事實擺在眼前,她和葉家有著千絲萬縷的血緣關係。

踏出電梯以後兩人一前一後來到了一個客房門前,葉厭離抬手按了門鈴。

很快房間的門就被打開,這是一間稍微好點的小套房,並不是什麼

總統套房。

阮蘇冇有想到老兩口這麼節儉,一點也不奢靡。

房間裡麵裝修得還不錯,該有的日常所需的電器之類的全部都有,還有一個小廚房。

一間臥室,一間小廚房,獨立的衛生間,其他的也冇有了。

看到阮蘇和葉厭離一起走了進來,葉老太太露出一個和藹的笑容,“大清早的怎麼帶阮小姐過來了?”

阮蘇和薄行止一起救了葉家於水火之中,葉老太太早就視阮蘇為一家人般親近感激。

葉老爺子也從衛生間裡麵,一邊走一邊往臉上塗麵霜,看樣子是剛剛洗漱完畢聽到動靜才匆忙出來。

他也看到了阮蘇,有點疑惑的開口,“發生什麼事情了嗎?難道是阿檀和莫離那邊有了什麼

意外?”

不然的話,他真的是想不出來,這麼一大清早的帶阮蘇過來是為了什麼。

葉厭離看著年邁的父母,不知道為什麼眼眶有點泛酸。

他深吸了一口氣,將手裡麵的檔案送到了兩老的麵前,“這是我和小蘇的親子鑒定。”

“什麼?”葉老太太懷疑自己聽錯了,她保養的很好的臉上浮現了震驚,眼眸裡閃爍著不可思議。“你們兩個?”

葉老爺子也覺得很奇怪,他顫抖著手接過那份檔案,“你們兩個做這個乾什麼?難道……”

如果結果是壞的,兒子肯定不會帶阮蘇過來!

他猛的反應過來,那就是說這個結果是好的?!

他雙眼陡然生亮,亮得幾乎灼透那薄薄的紙張。

兩隻蒼老粗糙的手飛快的翻掀著紙頁,終於翻到了最後一張。

“孩子!我的孩子!”

他痛撥出聲!

葉老太太也愣住了,伸出手一把奪過親子鑒定檔案,看著最後麵的結果,她整個人腦袋一片空白,嗡嗡作響。

為什麼……

為什麼那麼多次,這個孩子出現在他們的生活裡,和他們一起發生了那麼多的事情,最後還向葉家伸出以援手。

為什麼他們冇有一個人覺察到?

她老淚縱橫,泣不成聲。

將那份親子鑒定結果死死的抱在懷裡,好像在抱著自己失蹤的大女兒一樣。

“如果不放心的話,我可以和你們分彆再做一次親子鑒定。畢竟之前出了李美杏那種事情……”阮蘇看著激動的二老,眉眼間帶了一絲微笑。

“血緣的天性騙不了人。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時候就覺得格外親切,就想靠近你。李美杏那對母女我完全冇有這種感覺。”葉老太太重重歎氣,“提她們做什麼?憑白掃興。”

不過上次認親認了個假的,讓葉家成為了整個m國的笑柄。

這一次他們決定不再那麼草率。

“是真的親人,怎麼做都不害怕。既然如此,我們就再做一次吧。”葉老爺子覺得阮蘇提議很不錯,最主要的是也可以拿三份親子鑒定讓葉家上下全部看一看。

省得這次出什麼幺蛾子。

他一雙蒼老的眼睛慈愛的看著阮蘇,“孩子,是外公外婆對不住你啊,這麼多年你受苦了。你母親她……”

“你們根本不知道我的存在,所以也不用道歉。”阮蘇笑了笑打斷他的話,“再說了,我活得挺好的。我母親年輕的時候生活也冇有什麼大的波瀾,h帝國程家收養了她。隻是後來……”

阮蘇將阮家的事情和李美杏之間的事情講了一下。

葉老爺子皺了皺眉,“李美杏當初冒充你母親來葉家認親的時候,她也和我們做了親子鑒定,結果顯示的是親屬關係。可是後來你舅舅又和她做了一次,就是非親屬無血緣。當初她那份鑒定是假的。為什麼陰差陽錯是李美杏來認親,而不是林美杏王美杏其他人呢?”

他總覺得這裡麵有蹊蹺。

“這件事情還需要調查。”阮蘇微微眯了清澈的眸子,“我們先去把親子鑒定做了吧。”

於是一行人就出了酒店房間的門,直奔市第一醫院。

葉老太太一直握著阮蘇的手不捨得放開,一想到自己的外孫女這麼優秀,她就掩不住滿心的驕傲和幸福。

“小蘇啊,我們家真是老天爺眷顧啊,有你這樣子的娃娃。”

“外婆又高興又心酸,心酸冇有陪你長大,心酸冇有在你小時候受苦的時候出現救你。”

“以後外婆一定會好好疼你寵你照顧你。”

“我真是燒了高香了,有你這樣子的外孫女。”

她不住的嘮嘮叨叨,但是阮蘇卻並不覺得煩。

這種來自長輩的疼愛,她一向鮮少獲得,她情不自禁想起了奶奶王秀珍,曾經王秀珍也很疼她,可是後來……

算了,不想那麼多了。

“等結果出來了以後,就跟我們回m國吧,回咱們家裡麵,你可是我們的嫡孫女,誰都冇有你尊貴。我到時候向總統請了意將你入了咱們家的族譜。你就是咱們家名正言順的千金小姐。”

葉老太太已經想到了事情該怎麼辦,當時李美杏和阮芳芳冒充的時候,葉家一直冇有將她們母女加入族譜,就是因為那對母女太極品。

“外婆,加族譜不急。我和薄行止準備領證來著,要不等我們先領了證吧。”阮蘇想起了薄行止的願望,“現在知道了咱們是一家人,我也跑不了。”

“你這就領證啊?”葉老太太愣了一下,有點不捨得的看著她,“我們可是你孃家,你還冇有和我們一起生活過,享受一下我們的疼愛,就要領證跟他走……”

“我就是領了證也可以在葉家生活啊!”阮蘇安撫的衝她露齒一笑。“薄行止也可以過去一起住,這不矛盾的。”

“小蘇,你和薄總到現在還冇有領證?”葉厭離一直以為他們是夫妻……他詫異的看著阮蘇。

“以前領了,後來又離了。這是準備複婚。”

她這句話簡直就是深水炸彈,直接炸得葉家三口腦袋嗡嗡響。

“所以你現在是單身?”葉厭離幾乎要驚叫出聲。“你們兩個不是夫妻?”

“唔,我們是夫妻,隻是離了現在準備複婚。”阮蘇十分雲淡風輕,好像結婚離婚又複婚就好像是一件十分平常的事情一樣。

“哼!看來薄少以前惹我們小蘇生氣了,如果他表現得好,為什麼會離婚?那肯定是表現得不好!所以才離了!”葉老太太反應過來就怒火中燒,“複婚這件事情我建議你還是多考慮一下。”

她是捨不得自己的寶貝孫女受一點委屈的。

葉老爺子也是同樣的義憤,“他如果再敢欺負你,我一定替你收拾他。氣死我了!”

阮蘇:“……”

她有點想笑,又覺得心裡挺暖。

被家人力挺的感覺就是這樣子嗎?

“不是的,以前我們兩個以為我們是形婚,結果發現離了以後,是真愛……”阮蘇解釋得有點尷尬,“所以就是離了婚以後發現早就愛了……最後就決定繼續在一起。決定複婚。並冇有你們想象中的那樣子。”

“那還差不多。”

三人聞言都鬆了一口氣。

薄行止的確很優秀,也配得上阮蘇,但是如果他渣渣的,那就不行了!

薄行止還不知道自己複婚的道路上原本又新增了一些艱難險阻。

但是在自己親親老婆的力挺下,他度過了難關。

就在這時,阮蘇接了一個電話,“好,我馬上過去。”

她掛了電話就衝三人道,“有個病人比較複雜,我過去看一下。葉檀先生和君先生都在下麵病房,你們可以過去和他們聊天,不用在這裡乾等。”

“以後啊,大家是一家人了。還叫什麼先生?那是你姑婆和姑爺爺。”葉老太太笑了笑,“你去忙吧,不用管我們。”

“小蘇說的是,我們得把這個好訊息告訴阿檀纔好。”葉老爺子望著阮蘇離去的背影臉上洋溢著喜悅。

“走吧,我們去病房。”

阮蘇直接就去了手術室,患者出了車禍,傷得十分嚴重。

幸好她今天就在醫院。

而葉家三人則去了病房裡麵探望君莫離和葉檀。

葉檀聽到認親的事情以後,整個人都愣住了,“大嫂,你說的是真的嗎?阮小姐真的是咱們家的孩子?”

她幾乎有些不敢相信。

那是一種狂喜和不敢置信,眼淚順著她的眼眶滑落,“失望了太多次……這一次是真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