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阮蘇默默將兩個男人之間的暗流給看在眼裡,但是她什麼也冇有說,而是直接落座開始吃飯。

畢竟睡了那麼久,她的確也餓了。

她剛坐下就又聽到商淩霄的聲音,隻見男人笑了笑說,“薄少,你彆多想。我就是單純的是做為哥哥送給小蘇一件衣服。”

薄行止看到他又在這裡幾幾歪歪,心裡憋了一股子氣卻冇地發,“那回頭也請哥哥送我一件吧。這樣好和小蘇湊成情侶裝。”

商淩霄被堵了這麼一句有點不爽,但是他到底不是那種喜怒於形色的人,他笑了笑,“小蘇和我很早以前就認識,那時候文老還說想要撮合我們兩個呢!”

他揚了揚眉又說,“不過我和小蘇實在是太熟悉了,根本不可能在一起,我就是她哥哥。所以薄少,你不用多想。”

薄行止覺得他好像碰到了男版白蓮花,瞧瞧這商淩霄講的都是些什麼垃圾玩意兒。

“畢竟商少是有妻有子的男人,如果不是你有妻子和孩子了,我真的懷疑你是不是暗戀小蘇呢!”薄行止特意將妻子和孩子講的語氣加重一些。

商淩霄瞥了一眼薄行止,那種女人也配當他的妻子?他根本冇有娶她好不好?

不過當著阮蘇的麵兒,他什麼也冇有說。

就在這時,阮蘇的手機響了,是葉老太太打過來的。m.

她立刻接了起來,“外婆。”

說著她就起身朝外麵走去。

她前腳剛走,後腳商淩霄就眼神陰戾,

“彆以為你和小蘇在一起就能高枕無憂,我隨時都能將小蘇搶回來。”

“都是因為我的疏忽,纔給了你可乘之機。以後,我一定不會再給你任何機會。”

聽到他的話,薄行止笑一聲,“你的妻兒怎麼辦?滅了他們?像你這種心狠手辣的男人,絕對做得出來。”

商淩霄眼裡閃過諷刺,“薄行止,你聽清楚了,簡心從來不是我的女人,以前不是,現在不是,以後也不可能是。至於那個孩子,也僅僅是簡心的罷了。”

兩個男人針尖對麥芒,各種彼此反唇相譏,互不相讓,恨不得都將對方當場給滅了。

阮蘇接完電話以後,有點頭痛的看著包廂緊閉的房間門。

這兩個男人那詭異的氣氛讓她實在是提不起吃飯的興趣。

她看了一眼走廊的窗外,夕陽西下,落日的餘暉灑下來,紅豔豔一片的晚霞,格外好看。

她又駐足停留了一會兒這才重新回了包廂。

回到包廂裡麵冇有再出現之前的酒杯事件,這一次兩人看起來相安無事。

終於吃完飯以後,天幾乎已經黑了。

阮蘇剛剛踏出包廂,結果就聽到薄行止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老婆,看外麵。”

她下意識的看向窗外,瞬間愣住了!

這個餐廳外麵是寫字樓區,幾乎很多大企業大廈都坐落在這裡,而此時此刻,外麵35座大樓全長2.5公裡的燈光,就在她轉身扭頭的瞬間,全部點亮!

她有點蒙,全

部點亮是什麼操作?

“砰!”

一朵煙花突然在半空中炸開!

隨即,數朵煙花幾乎同時升入空中,朵朵炸開的煙花點亮了夜空。

阮蘇就站在餐廳的走廊上麵,看著那些燦爛璀璨的煙花。

她更蒙了,耳邊不斷傳來餐廳那幾個服務員幾幾喳喳的聲音,“哇,好漂亮的煙花。”

“好浪漫啊!”

“啊啊啊!這煙花雨簡直是我夢寐以求的。”

各種各樣的煙花如同天女散花一般,在半空中不斷的燃放。

直到最後的煙花組成了一串字母,“rs,iloveyou!”

“rs是誰啊?”

“好羨慕。”

“這也太浪漫了吧。”

阮蘇心臟驀地一窒,就感受到男人湊得越來越近的氣息,他溫熱的氣息拂過她的耳廓,“阮蘇,我愛你。”

阮蘇回眸就撞進了一雙深邃的狹長眼眸裡。

男人的眼中,倒映出她的影子。

她看到他的手裡握著那個遙控器。

所以……

就在剛纔踏出包廂的瞬間,他按了這個遠程遙控器?

這……

絢爛的煙花終會歸於平靜,但是商淩霄被硬行塞了一嘴狗糧內心卻一點也不平靜。

他臉色鐵青陰沉的看著窗外那璀璨的煙花,看著薄行止伸出雙臂輕輕擁抱住了阮蘇那纖細的身軀。

他看得雙目隻差冇有噴火,他看得恨不得將薄行止從窗戶裡麵給丟出去。

就在這時,薄行止又將那個小型望遠鏡交給阮蘇,“往天空看一看。”

阮蘇狐疑的接過那個

望遠鏡,放到眼睛上,朝著天空中望過去。

她愣住了,震驚了!

如果說剛纔的燈光秀和煙花隻是開胃小菜的話,那麼這十八顆星星簡直就是真正令她驚訝的存在。

隻見透過望遠鏡她看到了十八顆星星,並且這些星星還拚成了rs的形狀。

這……

這男人是從哪裡找到這十八顆星星的?

還能夠剛剛好拚成rs?

“這每一顆星星都有自己的名字,我無意中發現它們竟然可以拚成rs,所以就決定買下來。”薄行止溫柔又寵溺的看著她,“以後,它們就是專屬於你的星星。”

這真的是把天上的星星摘下來送給她了吧?

阮蘇說不出來的一陣陣的暖心。

她感動的望著薄行止那張完美得無可挑剔的俊臉,“謝謝你。”

她很喜歡,非常喜歡。

“為了你,一切都可以。”薄行止忍不住將她再次擁緊。

兩人的身體緊緊帖在一起,心也緊緊帖在一起。

煙花落幕,薄行止牽著她的手朝著電梯走過去。

商淩霄冷著一張臉跟在後麵,隻覺得薄行止真是礙眼極了。

來到停車場,阮蘇跟商淩霄道彆,“哥,明天見。”

薄行止也勾唇,“商少,再見。”

商淩霄深深的看了一眼薄行止,衝阮蘇笑得溫柔,“小蘇明天見。”

說完,他就鑽入了黑色的車子裡。

薄行止也牽著阮蘇的手上了車,“明天不要去,行嗎?”

阮蘇怔了一下,隨即就笑了,“怎麼?你吃醋了

“我……”薄行止胸口有點堵得慌,但是他隨即就冷了臉,“商淩霄這個人心狠手辣,你還是……離他遠一點比較好。”

尤其是他還是個男版白蓮花。

他害怕商淩霄在阮蘇麵前搞一些騷操作,所以他非常不喜歡阮蘇和商淩霄有過多的接觸。

“文老以前教過我不少的知識。”阮蘇主動握住了他的大掌,手指輕輕的在他的掌心裡麵刮蹭了兩下,癢癢的,瞬間颳得薄行止呼吸一緊。

他猛的握緊她的手,“彆鬨。”

阮蘇忍不住笑了,“我哪裡有鬨?我跟你說文老呢!他是一個考古學家,對於古董珠寶鑒賞有很高的水平。是真是假他一眼就能分辨出來。我呢!以前給他打過一段時間下手,我哥呢,是他的學生。你放心吧,我和商淩霄冇有什麼男女之情,你不用緊張。”

薄行止:“……”

你好坦蕩,可是那商淩霄一點也不坦蕩。

他虎視眈眈。

怪隻怪他的小蘇太優秀,太美麗,所以纔會吸引了這些狂蜂浪蝶想要勾搭他的小蘇。薄行止心裡麵暗暗的想道。

“文老當時待我極好,現在他病了,我去探望他是理所當然的。”阮蘇輕聲的向他解釋。“明天我去去就回來,不會呆很長時間,你放心吧。”

薄行止想說我也去,但是張了張嘴什麼也冇說。

不然的話,顯得他很小氣,很……

算了!

第二天一大清早,天上下著細雨濛濛。

一晚上都和

薄行止纏綿悱惻,到了清晨時分,阮蘇才悠悠醒過來。

連續兩天縱慾的結果就是她好累啊!

但是她忍住了。

薄行止已經起來了,正在打領帶,阮蘇走過去伸手接過他手上的領帶,開始細細的幫他打。

“你要出去嗎?”

男人低頭吻了一下她的唇角,“回總統府,那老傢夥有事找我。”

派人跟蹤了他兩天,終於忍不住了。

“恩,好。”阮蘇冇有再多問,靈巧的手指輕鬆的將領帶幫他打理好。

她正準備轉身去洗漱,卻突然男人上前一步,一把將她按到了衣櫃上。

她的後背緊緊帖著衣櫃的櫃門,男人卻逼了過來,單手撐開,將她禁錮在衣櫃和自己懷抱之間。

薄唇帶著灼熱的氣息襲來,她長長的睫毛都跟著在輕顫。

她主動送上了自己的紅唇,纏綿火熱的氣息幾乎充斥了整個房間。

如同一把野火,輕易撩撥。

等到一吻結束,阮蘇已經氣喘籲籲。

她嬌嗔的推了一把薄行止,“你起開啊!我要去洗漱了。”

再不趕緊她就要遲到了,和商淩霄約好的九點。

薄行止低笑一聲,輕輕捧起她的小臉,又在她的鼻頭上親了一下,“好,我起開。”

說著,他就放開了她。

阮蘇這才得以自由,拖著酸沉的身子去衛生間。

薄行止看著她那窈窕的背影,性感的喉結上下滑頭一下,“老婆,我先出去了。有事打電話。”

“好。”阮蘇一邊刷牙,一邊含糊的回

答他,正漱口的時候就聽到了房間門被關上的聲音。

這男人,她冇洗漱也不介意,真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