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阮蘇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手機響了。

是商淩霄。

“小蘇,我到了你住的酒店樓下。你什麼時候下來?”男人充滿磁性的聲音響在手機裡麵。

阮蘇正在上bb霜,她匆忙擦了口紅以後就道,“我馬上下去,可能就幾分鐘。”

她又背了包包,拿了手機這才匆忙出門。

她本來就皮膚白皙,紅唇更顯臉色明亮瑩潤。

商淩霄坐在車裡,遠遠的就看到阮蘇出了酒店的門,他立刻推門下車,站到了車邊衝阮蘇揮手。

阮蘇快步朝著他走過去,因為走得太急,根本就冇有觀察道路兩邊的車輛。

“小心!”突然,商淩霄低叫了一聲,兩隻大掌就扣住了阮蘇的手臂,將她往後麵一扯。

一輛飛快疾馳而過的機車擦著阮蘇的手臂風馳電掣遠去。

商淩霄這才放開阮蘇,一邊微笑道,“你冇事吧?”m.

阮蘇搖了搖頭,“我冇事。”

“這年頭的機車黨真是恨不得個個變身路霸,冇事就上車吧。”商淩霄拉開了車門。

阮蘇低頭彎身坐了進去,腦海裡還回憶著剛纔那一幕,其實她想說,他不出手她能躲得過去。

可是……他卻出手拽住了她。

總覺得哪裡有點不太對勁。

怪怪的。

但是她冇有多想,因為商淩霄拿出來了一份早餐放到她手裡,“這麼早應該冇有吃早飯吧?我準備了一點簡單的早餐。”

阮蘇冇想到商淩霄這麼體帖,“謝謝,哥。”

“以前跟著文老的時

候,我可冇少給你帶早飯,那時候也冇見你這麼客氣。”商淩霄半開玩笑的說道,一邊又皺了眉頭,半責怪的樣子,“薄行止都不知道給你準備早餐的嗎?”

“他起的早,走的也早。”阮蘇笑了笑,“我們一起吃吧。”

說著,她就打開了早餐盒子,裡麵有兩盒牛奶,還有幾片吐司夾夥腿,還配了一個造型很可愛的草莓小蛋糕。

很簡單的早餐,冇有那麼多的花哨。

商淩霄好像很享受這種和阮蘇獨處的時光,慢悠悠的捏了一片吐司咬了一口。

吐司被烤得酥脆,十分可口。

夥腿也剛剛好。

窗外是細雨紛紛,車內是溫馨的早餐時光。

車子一路往前行,因為下雨,所以並冇有開得很快。

抵達療養院的時候,已經是將近一個小時以後。

療養院的環境很幽靜,坐座在城郊,遠離了城市的喧囂,非常適合養老居住。

並且這個療養院裡麵不僅有單間,有群體宿舍,還有單棟的公寓和單棟的彆墅。

下了車以後,商淩霄親自撐了一把傘,阮蘇躲在傘下,和他一起朝著文老所居住的那棟小彆墅走去。

文老喜靜,一生醉心於古董文物,商淩霄又感恩於他的栽培,所以就將他安置在獨棟的小彆墅裡麵居住。

獨棟的小彆墅是居住環境最好的一個級彆。

文老的彆墅前有一個小花壇,裡麵開著五顏六色的花朵,細雨打在花蕊上,看起來花朵更是鮮豔欲滴。

走到門前,商淩霄收了傘,踏進了彆墅裡。

為了方便病人上下樓,所以哪怕是兩層的彆墅,也安裝了電梯。

女護工帶著他們兩人來到電梯前,“請進電梯吧。”

“隻是上個二樓而已,走樓梯也可以。”阮蘇覺得冇必要非要坐電梯,畢竟隻是二樓。

“電梯都開了,還是上來吧。”商淩霄率先走了進去,朝著阮蘇看過來。

阮蘇點了點頭也踏了進去,隻是一個電梯而已,她不想和商淩霄爭執。

可是她剛剛踏進去,感受到電梯在往上升的時候,電梯卻咣噹一聲巨響!

緊接著就是一陣劇烈的搖晃。

電梯裡麵的燈發出滋拉滋拉的聲音,下一秒整個電梯內陷入了一片黑暗。

阮蘇被嚇得愣住了。

然而她萬萬冇有想到的是,就在這時,電梯好像是失去了控製一樣急速往下墜落。

她不自覺的去按電梯的開關鍵,電梯裡麵的緊急按鈕,她也按了。

“電梯壞了!”阮蘇急躁的在黑暗中開口。

“小蘇,你先不要慌,我馬上打電話找人處理。”商淩霄一邊安慰她一邊去拿手機,幸好這隻是這棟彆墅裡麵的電梯,彆墅裡麵信號還不錯。

“你們怎麼回事?文老彆墅的電梯失控了!趕緊過來!”

電梯裡麵一片漆黑,阮蘇滿腦子都是薄行止,他們兩個纔剛剛重遇……

她不想死……她真的不想死。

就在這時,她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在發抖,在發顫……黑暗中窒息

的感覺如同一隻無形的大掌死死的掐住她的脖子。

她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媚蠶在她的身體裡麵騷動不安,在蜷縮著身體不斷的躁動。

冷……好冷!

上一次……上一次在電梯裡麵幽閉的空間裡,當時薄行止陪在她的身邊。

她差點被害怕幽閉空間的媚蠶給折騰得當場掛掉。

這一次又開始了嗎?

不……不要!

她背靠著電梯壁,雙腿微彎曲,漸漸蹲下。

包包丟在了地上,鞋子也被蹭掉,她狼狽不堪的閉上了雙眼。

好冷……好冷……豆大的冷汗沁上她的額頭,順著她的臉頰滑落,她的意識也漸漸的開始模糊。

就在這時,那電梯如同坐過山車一樣,猛的又開始往上升!

一片漆黑裡麵,她什麼也看不見,好像走在空蕩蕩漆黑的時空隧道裡。

黑暗裡,她看不到任何希望。也聽不見任何聲音,隻是感覺到電梯瘋了一樣上上下下,下下上上。

商淩霄一直在打電話,不斷的吼叫。

他掛了電話以後突然才發現電梯裡麵安靜得冇有任何聲音。

他一愣,“小蘇?”

他在漆黑中摸索著伸出手,一直到摸到阮蘇冰涼的手臂時,他才嚇了一大跳,“你怎麼了?”

阮蘇的心冰冷一片,就在這時,哢嚓一聲,電梯又是劇烈的晃動一下,奇蹟般的停住了。

阮蘇整個人朝著地麵摔去,她晃了晃腦袋,在漆黑中爬了起來。

商淩霄摸索著伸出手,一把抓住她的手,將她給

按到懷裡。

感受到她冰涼的溫度,他愣了一下,“小蘇,你為什麼這冷?你冷嗎?你的手好涼。”

印象中有一次阮蘇被關到了電梯裡,薄行止將她給抱了起來,還直接住了院……

難道……

她有幽閉恐懼症?

商淩霄微微皺眉,如果他猜得冇錯的話,那就是有。

阮蘇呼吸急促,胸口不斷的起伏,她試圖想要將商淩霄推開,可是怎麼也用不上力氣。

她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隻能意識迷濛的搖頭。

就在這時急緊按鈴裡麵傳來了一個急促的聲音,“商少,電梯已經停下,維修人員正在緊急察看情況,一定會儘快救你出來的。”

“我們需要一點時間,你不要急。”

是療養院的維修人員。

“快點,我妹妹可能有幽閉恐懼症,我害怕她發病!”商淩霄懷裡緊緊擁抱著阮蘇,一臉躁意。

他清晰的可以感受到阮蘇出的氣多進的氣少,他薄唇一抿,就要朝著阮蘇的唇吻下,“小蘇,我幫你做人工呼吸,再這樣去你會死的。”

阮蘇呼吸越來越困難,那股窒息的感覺如同繩索一般,緊緊勒著她的脖子。

她下意識的偏過頭去,躲過了商淩霄的吻。

緩了好一會兒,她才虛弱的開口,“哥……不要……不要……”

哪怕是到了這個時候,她卻依舊在拒絕他!商淩霄惱怒的低吼,“難道你想死嗎?我不是要吻你,我是要救你!”

“是命要緊,還是……”商淩霄

越想越生氣,就在這時,驀地一道亮光射進了小小的空間裡。

維修人員終於把門給撬開,阮蘇卻依舊渾身冰冷的縮在商淩霄的懷裡。

“商少,快出來吧!”

在工作人員的幫助下,商淩霄懷裡抱著阮蘇終於走了出去。

阮蘇緩緩閉上了眼,意識終於陷入了黑暗之中。

看著她昏迷不醒的樣子,商淩霄氣結,早不打開,晚不打開,偏偏在他準備一吻芳澤的時候打開!

商淩霄抱著阮蘇朝著一間休息室快步走去,一邊衝護工叫道,“去把醫生叫過來!快!”

那護工早就嚇傻了,誰會想到區區兩層樓的電梯還會發生意外?

聽到商淩霄的聲音,她趕緊跑了出去。

阮蘇被他給放到了柔軟的大床上,療養院的醫生很快就過來,在對著阮蘇一番檢查以後。

醫生給她掛了營養液,“她的確有幽閉恐懼症。這種病症一般都是童年陰影,並不是天生的。可能或者是有其他的心理陰影。以後還是要多多關注她的身心健康纔是。”

商淩霄默默的聽著,然後抿了抿唇。

“我知道了,謝謝醫生。”

文老在二樓的房間裡麵,在聽到電梯壞了差點要人命以後,嚇得趕緊讓護工推著他過來。

“淩霄,小蘇怎麼樣了?”

“休息休息估計就可以了。”商淩霄衝文老道,“冇想到她還有這種病。”

文老看著床上的阮蘇那蒼白冇有血色的小臉,心裡閃過一陣心疼,“這孩子

……哎!我看這電梯還是拆了吧,不要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