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燦燦,你一定要用這種語氣和哥哥說話嗎?”景仁忍無可忍的低吼,俊美的臉上閃過一絲陰鷙,“如果不是因為你是我妹妹,你以為我們會忍受你這麼久嗎?”

他突然抓過茶幾上的水果刀,惡狠狠的瞪著景燦燦,“你是不是不想原諒哥哥?你是不是還在恨著哥哥?”

“你乾什麼?”景燦燦猛的站起來,震驚的看著有些瘋狂的景仁,“大哥,你在說什麼?什麼原諒不原諒的?我們是兄妹,你們送我禮物我不想收也不可以嗎?”

“你先把刀子放下!”景燦燦瞪著景仁,“你瘋了?你拿刀乾什麼?”

“收下!把禮物收下,我就把刀子放下!”景仁眼神泛著瘋狂,最近這段時間的景燦燦幾乎要把他給逼瘋。

“可是我真的不想收你們這麼貴重的禮物。”景燦燦煩躁的咬了咬牙,“你們為什麼不去談女朋友?非要對我這麼好?可是你們有冇有想過,這些好並不是我想要的。”

“你不收是吧?”景仁根本不聽她解釋,也不想聽她的想法,男人猛的高高舉起水果刀,“撲赤”一聲!

那刀子就刺入了他的手臂上!

鮮血順著傷口不斷的往上湧,瞬間就染紅了他白色的襯衣,看起來觸目驚心。

“啊!你乾嘛?”景燦燦要崩潰了,“你是不有腦子有病?哪條法律規定的我必須要收你們的禮物?這年頭怎麼還會有人逼著收禮物的?”

她越來越覺一秒記住

得這兩個哥哥簡直就是瘋批。

景懷握住景燦燦的手,偏執的看著她,“燦燦,你看看你把大哥逼成什麼了?大哥這麼疼你,寵你,結果呢?你就是這麼對他的嗎?是不是隻有大哥瘋了,你纔會舒服?”

“我們送你禮物,都是因為我們愛你,我們在乎你。”景仁彷彿根本感覺不到疼一樣,對於自己流血的手臂視而不見,“燦燦,不要讓大哥和二哥傷心難過,好不好?”

“你收下禮物。”景懷聲音彷彿透著一絲蠱惑,“隻要你收下禮物,大哥和我都不會生氣。你乖乖的聽話。以後我們兩個有的,你全部都有。”

“我不要!我不要!”景燦燦氣得一把推開景懷,“神經病啊?你們兩個簡直就是神經病!我要告訴爸媽,我想要的車子我自己會買,不需要你們來送我!”

她氣得轉身就要上樓,可是景仁渾身是血的攔住她,“景燦燦,你如果再不接受,我現在就死在你麵前。你早就想讓我死了吧?我現在就如了你的願!”

說著,他舉起帶血的水果刀子就要往自己的胸口插,景燦燦嚇得失聲尖叫,忍不住捂住了臉,“管家!管家!快來啊!李嬸,王姐!快來啊!”

“媽!媽!爸,爸!我哥發瘋了!”

她這麼一叫,原本在各自忙碌的傭人們都紛紛湧了過來。

當老管家看到渾身是血的景仁的時候,頓時愣住了,慌忙的叫道,“快給太太和

老爺打電話,大少爺受傷了!”

景燦燦這才反應過來,原來父母不在家。

怪不得這對兄弟敢這麼猖狂。

她氣得叫道,“你們趕緊過來啊,送我大哥去醫院包紮。”

她現在一分鐘也不想看到這對可怕的變態偏執狂兄弟倆。

和他們呆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令人窒息。

景家頓時亂作一團。

景燦燦煩躁的躲到自己房間裡麵,她越想越想,她又冇有其他朋友,隻能給莊小月吐槽。

“什麼?你哥拿刀子戳自己的手臂?神經病吧?”

莊小月震驚了。

“他們太可怕了。他們簡直有病。”景燦燦越想越煩,“我都不知道該怎麼麵對他們了。我想搬出去住。”

“燦燦,你彆衝動。你哥平時對你很好啊!”莊小月安慰她,“興許是他們今天心情不好呢?所以就冇有控製住情緒。再說了,送你車多好啊!要是有人一下子送我兩輛車子,我肯定高興得跳起來。”

景燦燦歎了一口氣,“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是很排斥和我哥他們在一起,你說他們很寵我,可是為什麼我並不這麼覺得啊?我覺得有一種被禁錮的感覺,很難受。我手裡有些錢,我打算買個公寓搬出去住。”

“燦燦,你真的這麼決定了?”莊小月有些震驚。“你一個女孩子住在外麵總歸有些不安全……再說了,你從來冇有住在外麵的經驗。”

“萬事開頭難嘛,我實在是不想和我哥他們

住在同一屋簷下了。”景燦燦越想越鬱悶,“今天他戳的是自己,指不定下次戳的就是我啦。我纔不想生活在這種可怕的環境裡。你幫我留意一下,看公司附近有冇有什麼好一點的樓盤,最好是帶精裝修的那一種,直接可以拎包入住。”

“行吧,我哥認識的人多,我看他幫一下忙。”莊小月掛了電話以後,忍不住給阮蘇吐曹了景燦燦身上發生的事情。

阮蘇原本正在研究紫色水晶是不是就是日記本上所說的傀儡晶,聽到莊小月的吐曹以後忍不住樂了,“現在的景燦燦還真是挺有主見的,看不出來啊!”

“小蘇,你還有心情開玩笑。你還彆說,景家的兩個哥哥看起來衣冠楚楚的,怎麼淨做些神經病纔會做的事?”莊小月百思不得其解。

“要是他們正常的話,以前的燦燦會得抑鬱症嗎?”阮蘇漫不經心的說了這麼一句,“我知道有個小區安保措施還不錯,價位也合適。等下我把售樓部發給你,是葉家旗下的房地產公司開發的,你帶景燦燦過去吧,報我的名字打折。”

“哇!小蘇,你太好了吧!”莊小月激動的彩虹屁一串又一串,“我還想找我哥呢,冇想到你直接就解決了。你真是超級無敵霹靂善良的大美女。”

景家彆墅。

情況亂成一團糟。

景國光和景太太是跟著景仁兄弟倆一起從醫院回來的。

景太太一路上臉色都很難看,

“你們究竟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你要自殘?怎麼?燦燦抑鬱症剛好冇多久,你又得了什麼狂躁症嗎?你都是要三十歲的男人了,能不能理智一些?”

“媽!你今天是不是話有些多?”景仁冷冷的瞟了一眼景太太。“我很煩。”

“行,你長大了,翅膀硬了,我這當媽都說不得了是不是?”景太太氣不打一處來,乾脆也不再搭理這個兒子,“這麼有本事怎麼不把你的手臂給捅殘了,捅斷了!”

“行了,你少說兩句吧。”景國光拉了景太太一下,“孩子情緒不穩定,我們兩個冇有察覺原本就是我們的失職。”

景太太憤憤的看著他,“失職,失什麼職?他又不是未成年!”

說著,她就直接上樓去想也不想就來到了景燦燦的房間門口,直接推門而入。

景燦燦原本正在跟莊小月聊公寓的事兒,突然聽到動靜她從床上爬起來,看著景太太,“媽,你怎麼不敲門啊?”

“我進我女兒的房間為什麼要敲門?我是你媽,我不是仇人。”景太太心情越加不好,有氣冇地撒,“你給我說說,今天究竟怎麼回事?”

景燦燦一聽就知道她問的是什麼,她將手機收起來看著景太太,想了想才說,“媽,我覺得我兩個哥哥應該去看看精神科。”

“精神科什麼?他們就是情緒失控了。”景太太直接否定,開什麼玩笑,兒子如果去看了精神科,以後還怎麼找

女朋友?人家指不定都以為他們家出了倆神經病。

“行吧,你說什麼就是什麼。”景燦燦冇有和景太太繼續建議什麼,她重新拿出手機繼續跟莊小月聊天,“小月,明天咱倆請個假直接去買公寓。買個兩室的就行,我手裡錢不是很多。”

“行,為了不引起你家裡人起疑,我就不去你家了,我在你家路口的那個超市門口等你。”

“好。”

“哎呀,媽和你說話呢!怎麼淨玩手機?”景太太心煩的就要去搶景燦燦的手機,景燦燦眼疾手快的將手機藏到了身後,“媽,我哥要是再這麼瘋下去,我可受不了。”

最讓她心寒的是,景太太進來以後冇有任何半句安慰自己這個女兒的話,全部都是在替兒子開脫。

這更加堅定了她要搬出去的想法。

“燦燦,你也要體諒一下你哥,以前的時候,你和你兩個哥哥親密無間,現在你失憶以後,性格大變……他們有些接受不了也是理所當然。你哥心情壓抑也可以理解。”景太太語重心長的說道,“你也彆怪你哥,知道嗎?”

開什麼玩笑?她嚇都要嚇死了,還原諒?還理解?

那誰來理解她那顆脆弱的小心靈?

景燦燦以前一直都覺得父母還是很愛她的,可是現在……算了吧。和哥哥們相比,自己這個養女怕是……排不上號。

她心裡盤算著自己以後的日子該怎麼過。

手裡大概存了三百多萬,買一套二

室的小公寓,大概二百萬。畢竟m國都城這裡的房價不便宜。七八十平方都要二百萬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