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進去房間以後,她呼吸了一下發現冇有那種氣體的感覺。

她鬆了一口氣。

這個紫水晶看來需要好好的研究一下才行。

實驗出來它最厲害的作用是什麼。

她不相信它僅僅隻是讓人頭暈,讓人神智不清,肯定還有其他的作用。

她戴上防護麵罩將罐子打開,她拿出了第一顆紫水晶,燈光下的水晶散發著晶瑩剔透的光茫,看起來帶著水潤的光澤。

就在她拿了手電照射進去的瞬間,她愣住了。

她皺了皺眉,直接將這一顆紫水晶給敲碎,裡麵赫然包裹了一張紙條。

紙條上畫了一幅非常詳細的地圖,並且還標明瞭位置。

風華宮殿?

這是什麼地方?m.

她怎麼從來冇有聽說過這個地方?

她想到這裡開始在某度上搜尋,結果隻搜到了一些網絡小說裡麵會設置個什麼地點叫風華宮殿,簡直就是無稽之談。

她又不看網絡小說。

真是可笑!

風華宮殿……她給薄行止發了個微信,“你知道風華宮殿是什麼地方嗎?”

“風華宮殿?”薄行止直接打了電話過來,充滿磁性的嗓音響在阮蘇耳邊,帶著低低的沙啞,“怎麼會想起來問這種地方?我第一次聽說。”

阮蘇於是講了地圖上麵標註的位置叫做風華宮殿,“有些奇怪,那地圖看起來非常的詳細,還規劃了起點和終點,終點就是風華宮殿,可是……”

薄行止低笑一聲,“既然有起點,不如我們去尋找一下終

點,也許會有什麼意外的收穫。”

阮蘇挑了挑眉,“你能跟我走?”

“我要跟你走還需要理由嗎?”薄行止的聲音極具穿透力,透過電波抵達阮蘇耳中,曖昧的彷彿他就在眼前一般,“你在哪,我就想跟到哪。”

“那好,等景白芷的生日宴會結束以後我們就出發。”阮蘇又和薄行止聊了幾句以後就掛斷了電話。

她想了想又給林其發了訊息,讓他先留意一下有冇有和風華宮殿相關的訊息。

景白芷的生日宴會很快就來臨。

維利大酒店是m國城最高級的酒店之一,而景颯就把生日宴會的地點選到了這裡,這裡不僅環境優美而且價位不菲。

今晚的宴會,景颯邀請了不少名流大佬們齊聚一堂,規模浩大盛況空前。

畢竟……景颯現在在m國如日中天。

酒店的門廳入口處鋪著鮮豔的紅色地毯,大門旁邊有一塊巨大的簽到處,過來參加宴會的賓客就如同走紅毯的明星一般,抵達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走到簽到處寫下生日祝福語,然後拍個照片這纔可以進入到大廳裡麵。

這一行為充斥著滿滿的儀式感,也是景白芷最喜歡最滿意的環節。

在酒店外麵早就熙熙攘攘,有不少喜歡看名流明星們的人都趕過來一睹這些大人物們的風彩,感覺就好像是什麼電影節開幕一般,畢竟還有很多助興的明星。

一輛輛的豪車停到外麵,一個個的明星入場,一個個隻

有在電視上纔會看到的大人物抵達,每一個人的出現都會引起眾的驚呼。

還有一些媒體們瘋狂的抓拍,甚至還有一些大膽的直接當場進行采訪。

在這種場合,明星也樂得配合,畢竟能夠和景颯沾上關係沾上邊邊都是一件十分光彩有麵子的事情。

景颯雖然是東道主,但是她卻並冇有在門口迎接賓客,對於她的身份而言,太掉份。

自然會有專門迎接賓客的工作人員在那裡安排賓客。

她穿了一身價值不菲的酒紅色禮服,看起來優雅大氣,纖手的手指端著紅酒一邊和幾個大佬在那裡寒暄。

有兩個俊美的男明星也湊了過來,恭敬的和景颯打招呼。

其中一個叫做魏明星的男人雙手奉上首映禮的票,“您好,電影《寒冷望著你》馬上就要釋出首映禮,希望您能夠來參加首映禮。”

景颯將門票隨手遞給身後的助理,“首映禮我就不去了,到時候我讓白芷替我去。”

“好,好,您百忙之中還記掛著《寒冷望著你》簡直是太令人感動了。”魏明星激動的說道。

“畢竟是我投資的劇,我當然也希望它成為爆款。”景颯勾唇一笑,“導演王希呢?”

“王導病了,所以就冇有來……”魏明星小心翼翼又一臉尷尬的看著景颯,唯恐景颯動怒。

“哦,還真是病得挺巧。”景颯冇有再說什麼。

就在這時,一個男人飛快的朝著她走過來,衝她一陣耳語。

颯臉色不變,唇角卻勾起了一絲意味深長的笑意,“死得可真是令人晦氣!”

“您看……這事情怎麼處理?”男人低頭不敢看她。

“壓下去,明天再爆出來。”景颯神情冰冷,“今天可是阿芷的生日呢!”

“是。”男人立刻領命轉身離開。

魏明星和另外一個男人也不敢說什麼,尷尬的站在這裡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無奈景颯氣場太強大,他們動也不敢動。

就在這時人群自動分開了一條道路,景颯看過去就發現是她的女兒景白芷從樓上走了下來,景白芷長得漂亮精緻,再加上今天晚上又是精心打扮,自然是光彩照人。

景颯滿意的看著女兒身上的大紅色禮服,紅色養人,顯得氣色極好,膚白貌美,今天晚上畢竟是景白芷的主場。

景颯站在舞台正中央,掃視著眾人,然後開口道,“多謝諸位參加小女的生日宴會,廢話不多說,今晚大家玩得儘興就是。”

說完,她擊了擊掌,頓時一個兩米多高的十二層蛋糕被推上來。

現場的賓客都紛紛唱起生日快樂歌,氣氛透著融洽和熱烈。

而就在此時,阮蘇到了酒店門口,不僅如此還有葉厭離和宋家豔夫妻也和她一起下了車。

“我心裡總有不太好的預感。”阮蘇站在宋家豔的身邊望著賓客如雲的大廳,“景颯下午的時候專門派人送來了禮品,再三提一定要讓舅媽過來參加宴會。總覺得有些不對

勁。”

宋家豔雙手輕撫上自己隆起的小腹,現在她已經孕中期,腹部的孕相十分明顯。

“小蘇,可能是你多慮了吧!在這種眾目睽睽下,她還能怎麼樣?”

阮蘇牽住她的手,“不管怎麼樣,我們還是要小心為上。”

葉厭離打斷了她倆,“咱們進去吧。”

三人於是朝著宴會大廳走去,剛踏進去就聽到一陣歡呼聲。

剛一進門幾乎就吸引了眾人的視線。

尤其是阮蘇不管是顏值還是氣質,都秒殺現場的一大群千金小姐,她穿了一件銀色的禮服,瞬間聚集全場,搭配黑色鑲鑽高跟鞋與鑽石耳飾,一舉一動都光茫四射,高級感十足。

她身邊的宋家豔穿了一身遮蓋孕相的蓬蓬禮服,蓬起的裙襬非常嬌俏。

葉厭離就如同二人的護花使者一般一身白色的西裝禮服,高貴帥氣。

很多男人的視線都忍不住往阮蘇身上瞟,這麼漂亮的女人令他們情不自禁怦然心動。

三人所過之處,眾人紛紛讓開,即使是很多大人物也不敢阻攔。

他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樣,但是就是完全被阮蘇的高級感所折服。

阮蘇從服務員手中拿過一杯紅酒和果汁,一杯遞給葉厭離,另外一杯遞給宋家豔。

她又給自己拿了一杯紅酒優雅的輕啜了一口。

有一些男人想過來攀談,但是她都冇有理會。

很快蛋糕就被切完,幾乎大家都分到了一塊,阮蘇對蛋糕冇有興趣,她問身邊的宋

家豔,“舅媽,你想吃嗎?”

宋家豔搖了搖頭,指了指自助區的餐檯,“我比較想吃那裡的黑森林。”

“那我幫你去拿。”阮蘇勾了勾唇衝她明媚一笑就朝著自助區走過去。

就在她離開的瞬間,葉厭離的身邊也走過來了幾個鋼琴協會的人將他纏住。

宋家豔隻好自己去休息區,就在她提著蓬蓬裙的裙襬小心翼翼護著肚子不讓來往賓客們撞到她的時候,突然不知道從哪裡跑出來一個女人,狠狠撞上宋家豔。

宋家豔忍不住後退了好幾步,眼看著她就要一屁股跌在地上,重重摔下去的時候。

一個身輕如燕的身影迅速一躍而至,玉臂伸手直接扣住她的手臂,宋家豔的身子就在原地一旋接著落入一個銀色禮服的懷抱中。

她驚魂未定的瞪大雙眼,幾乎雙腿發軟的站都不站穩。

“小蘇……小蘇……”

阮蘇一雙厲眸盯上那女人,語氣嚴厲,“我舅媽是孕婦,還請你小心一些。”

那個女人嚇得臉色都白了,她就是個小明星,這次還是蹭得男伴魏明星的邀請函才得以進來,她從來冇有見過什麼大場麵。

這會兒嚇尿了幾乎,她聲音帶著哭腔解釋,“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怎麼的我就撲出去了,好像有人推我……”

淚水湧出她的眼眶,她真的不敢得罪阮蘇和葉家啊!她連連辯解,“真的不是我……真的不是我,你們相信我。”

葉厭離這時候也

衝了過來,將宋家豔從阮蘇懷裡麵接過來安撫,“老婆,你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