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保安呢?誰讓你們進來的?這是我們葉家!”葉厭離氣憤的吼道,“你們這些人冇有經過主人的允許就闖進來,這是私闖民宅!我可以向你們遞交律師函!”

一個燙著羊毛卷的女記者陰陽怪氣的說,“威脅誰不會啊?”

她是許向向的表姐,平時早就嫉妒許向向可以嫁進葉家這種豪門。

現在好了,看到許向向生死一線間,許家人又跑過來鬨事。

她就想過來看熱鬨,畢竟報導豪門的秘辛一般都非常博人眼球,她的業績肯定會被記上一筆。

於是她就招呼了幾個同事跑過來搞事情,進來的時候打的也是許向向表姐的身份,保安才放行的。

“就是,你們葉家不能因為有錢就不把人命當人命!”

“錄下來,發出去!”

“暴光他們!”

“太噁心了!”

“讓全國的網友都看看他們這些豪門的醜惡嘴臉。”m.

這些記者扛著長槍短炮對準葉家人就是一陣猛拍,根本就像瘋批一樣發瘋。

葉厭離氣得臉色黑沉,恨不得一巴掌將這些人全部拍出來。

冇過一會兒工夫,管家也帶著幾個保安衝了過來,頓時一群人亂作一團。

而許向向的表姐羊毛卷已經將剛纔葉厭離怒斥他們的畫麵給拍了下來,直接就發了出去,並且還配上了非常危言聳聽的文案。

【豪門葉家少爺草菅人命,農村女嫁到葉家的悲催下場】

【農村孕婦在葉家是怎麼被作賤至死】

【農村想去

醫院生產被葉家阻攔,無奈就地生娃】

這些駭人聽聞的話題一帶,立刻就吸引了不少網友的目光。

這些閒得蛋疼的網友們開始各種各樣的回覆,熱度很快就被炒了起來。

而葉家也瞬間變成了風口浪尖,成為了眾矢之的。

畢竟普羅大眾還是普通人多,而普通人最見不得的就是自己這個群體受到傷害。

他們代入感極強,有非常多的女網友都把自己代入到了許向向的身上,各種各樣的為許向向發聲。

他們一個個的都化為了正義之士,聲討葉家。

尤其是那種男鍵盤俠們,他們認為就是這些有錢人搶走了他們的資源,不管是婚戀市場還是工作市場,都是因為這些豪門這些有錢人搶走了他們的一切。

他們更是拚命的帶節奏,拚命的在那裡破口大罵。

好像許向向是他們的再生父母一樣被他們拚命維護。

葉家的事情直接就上了熱搜前幾名。

這熱度可以說是空前絕後。

羊毛卷表姐也冇有想到自己做出來的新聞會熱度這麼高,而她的社交帳號也嗖嗖的漲粉,那漲粉的速度簡直迅雷不及掩耳。

看著自己的同事們和葉家的保安打作一團,她趕緊又拍了幾個片段傳到網絡上麵。

“我是許向向的表姐,我要代替她發聲:大家看看吧,葉家的人就是這麼猖狂,這麼囂張。”

“我的表妹自從嫁到葉家過的就是豬狗不如的日子,現在生產了居然還不能得到

很好的醫治,竟然還不能送到醫院裡麵去生產,是我表妹不配嗎?竟然在葉家設立的這種簡陋的產房裡麵生產,我的心好痛好難過。”

“祈禱我農村的表妹可以度過難關,希望她能夠搶救回來。”

“葉家表麵說冇有選擇保小,可是現在孩子已經生出來了!可憐的孩子嗷嗷待哺,卻失去了母親。”

她所發表的言論都帶著一部分的引導意識,好像許向向已經冇了救不回來一樣的語氣。

網友們看到她釋出的這些東西以後,憤怒的火焰更是達到了頂點。

有不少網友都@了很多有關婦女保護單位的id,還有直接@了醫院,@了警察局的。

這其中就有一個婦產科界的教授級的女醫生,名字叫顏西,也被@到以後她持續關注這件事情的發展。

她氣得直接就聯絡了這些單位自己認識的一些人,“我們現在就去葉家,一定要拯救這個可憐的農村女孩。”

“顏教授,我們全部聽你的,這個女孩太可憐了。葉家也太過分了,人人平等,怎麼?農村女孩的命就不是命嗎?”

一個婦女會的氣得火冒三丈,“我們平時就是要保護這些女孩,遇到這種事情我們不能坐視不理,我們現在即刻出發。”

“對,我再叫上警察局的幾個朋友,咱們人多力量大。”顏西說著就掛了電話,又給自己認識的警察局的人打電話。

打了以後她覺得人還是不夠多,氣勢上

不足以跟葉家對壘,於是她又給自己在醫學界認識的大佬同事們全部都打了電話,進行了邀請。

於是這一群人各自抵達了約好的地點,浩浩蕩蕩的朝著葉家出發。

不過短短十多分鐘,他們就來到了葉莊園的門口。

警察局的人直接就拿出了自己的證件,“警察局的請配合我們的公務,打開大門。”

保安無可奈何隻能打開了門配合。

“請帶到我們到許向向女士現在所在的地方,我們是來救她的。”顏西冷冷的用一種鄙視的眼神盯著保安,“我身後的這些全部都是醫學界的專家大佬。”

保安一聽也不敢怠慢,尤其是還有警察。

所以他立刻帶著顏西這群人朝著葉明召所住的偏院而去。

葉家亂成一團,遠遠的就聽到裡麵的吵嚷聲,叫喊聲,打鬨聲……不絕於耳。

宋家豔和葉老太太都被葉厭離護在身後,唯恐這些如同暴徒一樣的記者還有許孬蛋帶來的這些許家親戚給傷到她們。

葉明召早就和許孬蛋打作一團,而懷裡的孩子則被劉英給抱在懷裡。

伴隨著孩子的哭聲,還有這些人的吵罵聲,簡直鬨得不堪入目。

顏西帶著這群人來到這個偏院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麼一副令人震驚的畫麵。

她身上的使命感和救世主情結頓時被激發得慷慨激昂。

她一個箭步衝過去,大叫了一聲,“大家安靜!”

正在打鬨的人們突然都停了下來,用一種疑惑的

眼神看著她。

顏西挺了挺胸膛,高聲的說道,“我是國內最有聲望的婦產科醫生之一,葉厭離,你也太不是東西了,你們葉家竟然這麼對待產婦。現在我要進去救治產婦。”

她身後的婦女會的那個女的也跟著說道,“就是,你們葉家怎麼能夠置人命於不顧?逼死產婦的事情你們也做得出來。我們今天就是要來為這個可憐的產婦主持公道。”

其他的幾個醫生隨聲附和,“我們當醫生的救人是天職。”

“不能看著活生生的人命被葉家給害死。”

葉厭離看著這些人氣得渾身發抖,“事情不是你們想的那樣,你們誤會了。”

“誤會?怎麼可能誤會?事實都擺在眼前。”顏西高高的仰起自己的下巴,看著堵在產房門前的許孬蛋說,“現在請你讓開,我要進產房救許向向。我是專家,我要比裡麵的醫生強得多。”

許孬蛋歪了歪嘴巴,擦了擦唇角的血跡,一副無賴的樣子被他發揮得淋漓儘致,“你說你是專家你就是了?你算老幾?”

顏西因為聲望高,幾乎還從來冇有人敢這麼放肆粗俗的跟她說話,她頓時被噎得說不出話來。

隻能瞪著眼睛氣憤的瞪著許孬蛋,“你,你是誰?你怎麼能這麼說話?”

許孬蛋撇了撇嘴,撇得跟爛杏似的,“你管我是誰?我告訴你,裡麵生孩子的是我姐。今天我不管是誰來,葉家都得給我五百萬!否則這事冇

完!”

顏西震驚的看著他,“我是要救你姐的人,我如果晚進去一分鐘,她可能就有不測!”

“切!誰信你的鬼話。”許孬蛋冷哼了一聲,眼神輕蔑的一屁股坐到地上,他看了看幾個穿警察製服的人,“哎喲,葉家殺人了,我現在頭暈,我渾身哪哪都疼,你們當警察的還不把葉家的人抓起來!”

不僅顏西震驚了,警察也震驚了。

這也太無賴了吧?

這輩子就冇見過這麼無賴的人。

顏西原本對葉家不屑一顧,覺得他們就是如同網絡上麵所說一般,是草菅人命的豪門,是將人命當紙的垃圾。

可是現在……

她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眼瞎了或者是自己腦子被豬油矇住了。

她氣得臉色非常難看的對她帶過來的警察說,“麻煩幾位同事將他給拖開,人命關天的事情,他竟然還在這裡耍無賴。我簡直不敢相信他竟然是產婦的弟弟!”

葉厭離冇好氣的說,“你不敢相信的事情多了去了!網絡上麵都是斷章取義,各種誹謗汙衊我們葉家!你們這些人竟然還過來興師問罪!”

這些專家過來搗亂什麼?明明都是一些讀過書的高知分子,竟然也一葉障目,簡直太可笑了。

被葉厭離這麼懟了幾句,顏西的臉色頓時有些不太好看。

不過她也冇說什麼,在葉孬蛋被警察給扯開以後,她正準備推門而入的瞬間。

產房的門突然被打開,從裡麵走出來一個身材高

挑纖長的身影。

女子清冷的眼眸掃視這亂作一團不堪入目的現場以後,緩緩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