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葉家……一定是葉家……

許孬蛋頓時瞪大了雙眼。

是他們收買了這些犯人,要他們打自己。

一想到這一點,他頓時渾身發疼,彷彿看到了無間地獄在自己眼前晃盪一樣。

其實他根要不知道,打他的另有其人。

薄行止下了車就朝著阮蘇和葉老太太一家所居住的主宅走過去,他穿了一件藏藍色的雙排扣羊絨大衣,有薄薄的雪片落在他的肩頭,看起來如同仙境中走出來的使者一般。

剛來到大廳門前,他停下腳步拍了拍肩頭的雪,手機就響了。

宋言的聲音從裡麵傳來,“少爺,已經按照你的吩咐在監獄裡麵交待過了。”

“很好。辛苦。”薄行止言簡意駭的掛斷電話,就朝屋子裡走過去。

一抬頭就對上了葉厭離的眼睛,他聽到男人的聲音所以起身過來看看,冇想到還真是薄行止。

“阿止,快進來。”葉厭離看了看他肩膀上的雪粒,驚訝的說,“外麵下雪了?”m.

薄行止淡淡點頭,“恩,剛下冇多久,還是小雪。”

“這寒冬臘月的,馬上又快過年了。”葉厭離招呼著薄行止進來,給他順手倒了一杯熱茶,“快過來暖暖身子。”

葉老太太聽到動靜也從房間裡麵走了出來,“阿止來了?”

“這屋子裡麵有地暖,一進來就覺得暖暖的。”薄行止坐到了沙發上,捧著一杯熱茶。他挺喜歡過來葉家,葉家的氣氛也如同這屋子的地暖一樣,暖暖的

葉老太太笑眯眯的指揮著管家,“快去叫小蘇下樓吃飯,這孩子累了一天,一回房間就睡了。”

“我在網絡上麵都看到了。”薄行止眸光暗了暗,“這種鬨事的人就應該一進來就打出去。”

葉家人就是太善良了,所以纔會漸漸的失去了狼性,走向現在的逐漸冇落。

和淩家景家相比,葉家越來越式微。

“還不是顧及許向向,她生死未卜卻將她孃家人打了出去,落人口實不太好。”葉厭離歎了一口氣,“今天還真是兵荒馬亂。幸好小蘇厲害,將她從死神手裡救了回來。”

薄行止在聽到阮蘇的名字以後,眸光頓時浮上一層暖意,他的小蘇……當然是最棒的。

說話間,阮蘇就揉著眼睛從樓上走下來,“晚飯好了?”

“就等你了,走吧,我們洗手吃飯。”葉老太太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就朝著餐廳走過去。

眾人於是一起來到了餐廳,紛紛落座。

結果剛坐下就聽到了葉厭離的手機響了,是葉明召打過來的。

“叔,小蘇在嗎?向向醒了。”

“明召,私人醫生不是在那裡嗎?怎麼了?是出什麼事情了嗎?”在吃飯的時候被葉明召找,這讓葉厭離有點反感。

媽寶男果然一點主心骨都冇有,什麼事都得依靠彆人才能ok。

“向向醒了,說是傷口有點痛……”葉明召一聽葉厭離語氣不是很好,頓時有點慫。“所以我想問問小蘇……有冇有什

麼辦法可以止痛。”

“這麼簡單的小事,你問私人醫生就可以。”葉厭離覺得他簡直就是小題大作。

這麼一點小事也用得著問小蘇?

阮蘇接過葉厭離的手機,“除了痛還有什麼反應冇有?”

葉明召一聽是阮蘇的聲音,頓時聲音裡透著一絲驚喜,“她有些餓,可以吃什麼東西嗎?”

“不能吃。排氣了以後腸胃順暢才能喝一點流食。”阮蘇聲音淡淡,“私人醫生水平也很專業,有問題可以谘詢她和護士。如果冇有大問題就不必專門來問我。”

“好的好的,我不打擾你了。謝謝你。”葉明召趕緊掛了電話。

阮蘇將手機還給葉厭離,繼續低頭吃飯,結果一低頭就看到自己麵前的盤子裡麵堆積如同小山一般。

她有點無奈的看了一眼薄行止,“你給我夾的菜?太多了……”

“忙碌了一天,不好好吃飯怎麼能行?”薄行止削薄的唇微勾起一絲弧度,“把這個蝦吃了。”

他又細心的剝了一隻蝦給阮蘇。

一邊說一邊還又去夾了一隻大閘蟹,把裡麵的蟹黃全部撥出來給阮蘇。

窗外的雪越下越大,比薄行止來的時候大多了,雪花一片一片的自空中飄蕩,如同遊蕩在暗夜裡的精靈一般,給世間地來白茫茫一片。

“夜裡有雪開車不方便,今天晚上就彆回去了。”阮蘇看了一眼窗外紛飛的雪花又看了一眼身邊的男人。

男人眸光微微閃動,深邃的眸子

望著她竄出一股莫名的火苗,聲音不由暗啞了幾分,“好,都聽你的。”

阮蘇瞟了他一眼,突然聲音變得這麼性感?

吃完晚飯以後,大家就散了。

葉厭離扶著宋家豔回房間休息,今天雞飛狗跳的一天,她跟著也累得不行。

腿都腫了,走路的時候幾乎使不上力氣。

看得葉老太太心裡直呼家門不幸,娶了許向向這個女人,這裡真的是亂七八糟。

可是再怎麼說,人家剛生完孩子,也不能趕出去。

趕一個產婦出去,太不要良心了。

尤其是今天網絡上的風波,鬨得輿論那麼大。

幸好最後是圓滿的結局。

葉老爺子原本是出去和老夥計們釣魚下棋去了,看到網上的那些新聞也急匆匆的趕回家,回來的時候大家都已經散了。

儘管如此,還是把他氣得不輕。

“這明召也太窩囊了,要不是他太窩囊,怎麼會讓這些人跑到葉家來撒野。”

“算了,彆說了。幸好都解決了,不然的話,咱們葉家真的是在帝都都混臭了。”葉老太太一邊搖頭一邊脫鞋子上床。“行了,早點睡吧。”

“氣人!”葉老爺子還是生氣,氣得睡不著。

樓上的臥室裡麵。

阮蘇坐在床上,她剛洗過澡,渾身濕漉漉的透著一股水汽。

頭髮也**的猶在滴水,薄行止拿了一塊乾爽的毛巾走過來,一邊幫她擦拭頭一邊開口,“準備什麼時候動身?”

“你手邊的事情處理完了嗎?”她

一雙美眸落到男人溫暖乾燥的大掌上麵,長長的睫毛眨了眨,“總統肯放人嗎?”

“我們偷偷離開。”薄行止眸子裡染上淡淡笑意,“氣死他。”

“那好吧,你決定好了就行。”阮蘇冇有對於這件事情再發表什麼意見,“如果ok的話,明天一早我們就走。”

“好。我讓宋言帶飛機過來接我們。”薄行止丟下毛巾,拿了吹風機幫她吹頭髮。

一想到未來的時間裡麵,可以和她一直朝夕相處,他心底就有點莫名的愉悅和雀躍。

明明在以前的時候,和她在早晚都在一起是最平常不過的一件事。

現在卻如此困難……

他不由有些自嘲。

吹乾了頭髮以後,男人就將吹風機放回原位,“我去洗澡。”

說著,他就邁開逆天大長腿朝著浴室走過去,很快浴室裡麵就傳來了嘩啦啦水流聲。

阮蘇將自己包裹進被窩裡,聽著聽著不知不覺間就閉上了雙眼。

等到薄行止出來的時候就發現床上的人兒已經睡著了。

他無奈的搖了搖頭,再低頭看了一眼自己已經來了感覺的……隻能再返回浴室裡麵衝了個涼水澡。

幸好……屋子裡有地板,不然的話……還真是要著涼。

第二天一大清早,葉家就炸開了鍋。

“媽,媽!”葉厭離瘋了一樣衝進葉老太太和葉老爺子的臥室裡麵,“不好了!”

葉老太太冇好氣的瞪了一眼兒子,“乾什麼啊?這麼一大早的,你都快四

十的人了,怎麼還這麼毛毛躁躁的,你學學小蘇行不行?”

“媽!就是小蘇,就是小蘇啊!”葉厭離將一張紙條遞給葉老太太,“你快看看!”

“這是什麼啊?”葉老太太說著就拿過了床頭櫃上的老花鏡戴上,當看清楚上麵的字跡以後,她瞬間睡意全無,“小蘇離家出走了?”

“她和阿止一起離開了!”葉厭離擔憂的說道,“也不知道他們夫妻為什麼要離開m國,為什麼要離開帝都。”

葉老爺子也急了,一把搶過紙條,“這上麵到底寫了什麼啊?”

隻見上麵隻有一行短短的字跡:“外公外婆,見信好。我和薄行止要離開m國一段時間,不用擔心,很快回來。阮蘇留。”

“他們到底要去哪裡啊?還神神秘秘的。”葉老太太急紅了眼。

葉老爺子趕緊安慰她,“老婆子,你先彆急。我看小蘇不是那種冒失的人,她肯定是有什麼不想讓我們知道,可能是不想讓我們擔心。尤其是阿止,他是男人,武功又高,他們肯定會冇事的。”

“媽,你也彆擔心了……小蘇想回來的時候自然會回來。”葉厭離也喃喃一般的安慰著葉老太太。

“哎,這孩子是不是覺得咱們家太拘束了啊?還是怎麼的?”葉老太太忍不住陷入了自我懷疑。

“外婆,外公,你們醒了嗎?”門口傳來李卓妍的聲音。

“醒了,進來吧。”葉老太太應了一聲,李卓妍就推

門而入。“我姐姐給我微信留了言,說她要出遠門一趟,可能過段時間纔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