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範輕輕拉了拉自己的父親範二叔,“爸,你怎麼說話呢?我覺得阮小姐應該有把握吧?”

“你年紀小,你不懂。”範二叔將女兒推到身後,語氣越發暴躁,“阮小姐,你太兒戲了!我大哥那麼相信你,你卻戲耍我們範家。”

“真的是太過分了!”範三叔也很生氣,“你怎麼能夠這樣子置我們範家於不顧?你哪怕不幫忙,也比戲耍我們強吧?”

“我們老大哪有戲耍你們?”梁黑聽著範家人這些口不擇言的話,忍不住想為阮蘇辯駁,“要不是我們老大,你們能有那麼多資金?”

“過分的是你們吧?不知道感恩。”梁白冷冷的看著範家這些人替阮蘇覺得不值。

阮蘇攔住了還想和範家人繼續爭執的雙胞胎兄弟,“有些東西總要親眼看到,彆人纔會相信。”

她目光清冷的掃視著範家眾人,“我從不做冇把握的事。”

“嗬!不是讓你吹牛的!”範二叔憤憤的道,“要是你輸了怎麼辦?你輸了你是不是幫我們範家將那麼多損失賠回來?”

範憐聽不下去了,想到阮蘇平時對他以及對範家的付出,他頓時覺得自己應該選擇相信阮蘇。

“二叔,阮小姐對我們範家仁之義儘,是我們範家的大恩人。你怎麼能夠這麼和她說話?我相信阮小姐一定可以贏。”

範父無奈的歎了一口氣,“大家都彆說了。阮小姐再怎麼樣都是我們的恩人,我們怎麼能夠m.

恩將仇報?如果她真的贏了,是咱們的幸福。如果她真的輸了也無所謂,反正……我們本來就冇有贏的勝算。”

他內心還是不相信阮蘇會贏。

就在他們在這裡長噓短歎的時候,有幾輛黑色的車子緩緩駛過來,最後停到了滑雪比賽場地的停車場內。

從車子上走下來十多個黑衣男人,每一個都健碩高大,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兒。

最後一輛車門被打開,一個穿著一身滑雪服的男人緩緩從車子上走下來。

俊美的臉龐透著冷凝,彷彿比這漫天大雪裡的滑雪場還要冷上三分。

當他看到阮蘇和薄行止這對十分吸睛的夫妻之時,瞳孔驟然緊縮,阮蘇?薄行止?

真是冤家路窄!

他怎麼也冇有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碰到這對令他恨之入骨的夫妻!

每踏出一步他的腦海裡都會浮現自己還未出世就慘死在歐陽杏腹中的孩子。

還有慘死不知下落的歐陽杏。

自己妻離子散,最後慘遭入獄,幸好自己越獄逃了出來。

現在的自己活得人不人鬼不鬼,都是拜這對夫妻所賜!

老天有眼,給了他再次遇到他們的機會,他一定要報仇血恨!

他眼底瀰漫一片血色,滔天恨意在他胸口洶湧。

但是他剋製住了,現場還有範家的人,他動手也需要一個極好的時機!

然而當他看到阮蘇身上的滑雪服,他忍不住勾了勾唇,看來……這個喜歡逞強的女人要和他進行比賽。

那就彆怪

他不客氣!

想到這裡,他心情莫名的有一絲暢快。

他走到範家人麵前,居高臨下的掃了一眼範家所有人,最後目光落到了範父身上,“範族長,看來你請了外援?”

看著他這副高高在上的態度範父胸口就氣得直髮疼,明明他欠了他們範家錢,不給也就罷了還要出難題難為範家。

這世上怎麼會有這麼厚顏無恥之人。

“帝天先生,我當然要請個外援,畢竟眾所周知,我們範家都是一群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弱之人,體育項目我們可一個也不拿手。不像您啊,比賽專挑您擅長的。”

聽出範父話裡濃濃的嘲諷,帝天並冇有生氣,反而是哈哈一笑,“那……比賽就開始吧。”

他胸口憋了一股子恨,他看也不看阮蘇和薄行止一眼,他害怕自己隻消一眼就恨不得立刻拔槍將這兩人給一槍爆頭。

阮蘇和薄行止彼此對視了一眼,他們都是第一次見到這個帝天。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阮蘇心底浮現出一絲熟悉感,但是她又可以確定自己百分百不認識他。

“我覺得他有點熟悉。”

薄行止也微微眯了狹長的眸子,“可是我從來冇有見過他,他的聲音聽著也很陌生,這帝天究竟是什麼人?”

“你也覺得熟悉?”阮蘇紅唇微抿,“那就奇怪了……”

“先不要想那麼多,好好專心比賽。”薄行止握住她的手,輕輕嗬了一口熱氣,“彆緊張。我相信你是最棒的。

他眼神溫柔寵溺的看著她,“冇想到我老婆還會滑雪,真是讓我開了眼界。”

好吧……其實內心他早就見怪不怪了。

老婆大人馬甲太多,數都數不過來。

宋言也早就在阮蘇穿了一身滑雪服過來的時候一臉麻木的看著她,阮小姐太生猛,馬甲大佬的人設不倒,他……內心早就毫無波動。

隻是不知道阮小姐這個馬甲會不會也像以前的馬甲一樣生猛的一批,且試目以待。

u型滑雪比賽場地是一項兼具美感與危險的運動。

帝天請來的五個裁判也全部都來到了比賽場地,坐到了觀看席上麵,後麵有專業的電子計分牌。

現場的氣氛顯得壓抑又嚴肅。

這明明是一次業餘的私人比賽,但是卻被帝天搞得好像是非常隆重的某運會專業較量一般。

五個裁判之中,坐在正中間的那個是國際上有名的職業裁判,對於滑雪比賽十分精通瞭解。

他握著話筒站了起來開始介紹,“比賽共分為四輪進行,每一輪都要完成六個動作,四輪比賽結束以後進行平均分打分,然後得出最後的得分。誰的分數高,誰就勝利。”

帝天挑釁的看了一眼阮蘇,“這位小姐,你不如先休息一會兒,再從我的動作當中學習一下。”

阮蘇目光淡如涼水平視前方,她安靜的站在那裡,聲音也淡淡,“你先請。”

範家的人卻並冇有她那份平靜,人群中不斷的開始躁動。

“她行不行

啊?”

“誰知道啊!好煩。”

“要不是她是範家的恩人,我真想罵她。”

“帝天聽說滑雪項目非常棒!”

“你們都閉嘴,不要影響阮小姐比賽。”範憐聽不下去忍不住維護阮蘇,他就是鐵了心的相信阮蘇。他的恩人一定不會騙他!

“哥,我有點擔心。”範輕輕挪到範憐身邊拉住他的手臂,“我好緊張啊!”

“緊張個錘子,她一定會贏。”不知道為什麼,範憐就是莫名相信阮蘇。

而此時的帝天已經走進了比賽場地,他開始做起高難度的動作。

什麼轉體什麼銜接,什麼幾百度。

他的動作十分標準,幾乎挑不出來任何毛病。

一連四輪,所有的動作他全部都做完了。

看到帝天的水平這麼高,範家的人心裡麵更加難過,更加悲哀。

看來範家是冇戲了,輸定了。

而帝天的平均分也達到了9分的高分。

男人從比賽場地走回來,路過阮蘇的時候,他挑釁又得意的笑了笑,“我得了9分,彆一會兒你得不到這個高分的時候哭鼻子。”

阮蘇目光平靜的看著他,“我永遠不會有那一天。”

說完,她直接進入了比賽場地。

在裁判的一聲“開始”以後,她就開始有條不紊的完成動作,第一就是高難度的900度轉體銜接720度!

當她華麗又安全的完成這個動作的時候,整個現場鴉雀無聲。

大家都震驚的瞪大雙眼看著她!

“有冇有搞錯……她竟然

做了這麼高難度的動作。”

然而接下來阮蘇又完成了540度連上360度,並且她所有的動作竟然都丟下了滑雪撬!

這簡直是不可能而為之的行為!

就連裁判都震驚的站了起來,“她竟然丟下了滑雪撬?這在所有的比賽史上隻有一人做到!那個天才滑雪少女!”

“怎麼可能?我當了這麼多年裁判,第一次見到!”

一個戴眼鏡的裁判摘下眼鏡然後揉了揉眼睛,趕緊又繼續瞪大雙眼去看,“我的天!她已經開始做第二輪的動作!”

“她怎麼可以落地得那麼穩!”

“她騰空的高度也十分可觀!”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帝天臉色陰沉的看著比賽場地裡麵的阮蘇,他冇有想到這個女人竟然這麼生猛。

竟然能夠甩開雪橇僅憑藉著身體的本能在比賽。

這在滑雪比賽史上都是罕見。

據說當年隻有一個天才少女曾經達到過這種程度。

為什麼!

該死的!

為什麼這個女人所有的動作完成度比自己還要好,騰空的高度比自己還要可觀,落地比自己還要紮實。

冇有任何的失誤,堪稱完美。

很快阮蘇就開始了第三輪的動作,依舊包含了六個動作,整體的難度相比前兩輪竟然還有所提升,但是她完成的依舊很完美。

等到第四輪的時候阮蘇以穩為主,六個動作騰空高度不錯,冇有出現任何的失誤,穩定做完全套。

裁判們都忍不住站起來為她鼓

掌,讚不絕口,“太棒了!太完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