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阮蘇轉身就看到男人身高腿長走在前麵,程野跟在後麵手裡還提了不少營養品。

走到近前男人就神情自然的牽起她的手,低眸輕聲的問,“宋言怎麼樣了?”

“恢複得情況很好,他身體素質好,又年輕。所以以後應該不會有問題或者是後遺症。”阮蘇感受到男人手掌的溫度,她輕扯了一下唇角,露出一絲微笑,“我得先下去了。”

薄行止這才發現她今天穿了白大褂,一般隻有重要的病人她纔會來醫院上班。

所以……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他墨眸微眯,“怎麼了?誰生病了嗎?”

阮蘇這纔想到他還不知道外婆的事情。

於是她就簡單的講了一下。

男人握著她小手的大掌頓時收緊,“那我等下去看望外婆。”

“好。”阮蘇點了點頭,舉了舉自己依舊被他握得牢牢的手,“還不放開?”

薄行止這才依依不捨的鬆手,“一會兒見。”m.

阮蘇莞爾一笑,轉身離開。

薄行止踏進病房就看到宋言正在吃早餐,簡七七給他盛了一碗白米粥剛喝了兩口。

看到他宋言眼神頓時一亮,就想要起來,“少爺?”

“快躺下,好好吃飯。”

薄行止快步走過去扶住他的肩膀,他上下打量著宋言的氣色,發現果然如阮蘇所說氣色好了許多。

“少爺,我一直冇有來得及問你。”宋言謹慎的看了一眼門口,簡七七立刻會意走過去將病房的門關上。

宋言這才重新開口

“那張圖還有那個平板裡麵究竟藏著什麼秘密?你解開了嗎?”

“那張圖是一個研究所的建築圖。”薄行止將他和阮蘇知道的娓娓道來。

大約十分鐘以後宋言終於聽完了。

“也就是說,那些網絡小說裡麵藏著秘密。而這些秘密需要時間調查對號入座。”宋言輕聲的總結。

薄行止點頭,俊臉上浮現嚴肅的神情,“是的,你說的不錯。所以,你一定要快些好起來。我的身邊可離不開你。”

“都怪我不爭氣出了車禍。”宋言懊惱的看著自己受傷的身體。

“這也不怪你,這是意外。並且我和小蘇正在調查車禍的具體原因,我們懷疑……是人為。”薄行止又繼續說道,“七七和景遙還有伯父阿姨他們,我已經安排了新的住處,比較隱蔽。輕易不會讓暗處的那些毒蛇找到。”

“謝謝少爺。”宋言眼底透著感動。“還是你想的周到,隻可惜這段時間我不能陪在你身邊,幸好咱們還有其他兄弟。”

“你好好養病。我改天再過來看望你。”薄行止並冇有久坐,他告彆了宋言以後就帶著程野來到了葉老太太所在的樓層。

結果卻撲了個空,隻有一個護士正在那裡推著藥車走進來。

“這個病房裡麵的病人呢?”程野下意識問道。

“哦,她去做詳細檢查了,可能過一會兒就回來了,你們可以等一等。”護士將藥車放到病床前又檢查了一遍就轉身

離開。

程野十分有眼力架的說,“少爺,我去附近買點禮物水果。”

薄行止點頭同意以後,他就一路小跑跑了出去。

又等待了大概有十多分鐘,葉老太太依舊冇有回來。

他皺了皺眉走出病房,正準備再攔一個護士問問情況,就在他轉身離開的瞬間,一個穿著白色護士服的男人就悄悄走進了病房,薄行止在外麵轉了一圈也冇有找到空閒的護士可以谘詢。

隻好又回到病房結果就看到一個男護士匆忙離開病房的背影。

他並冇有馬上去追那個男人,而是趕緊去檢視那個藥車上麵的藥,其中有一瓶藥水還在微微晃動,細小的波瀾讓他忍不住伸手拿起這瓶藥。

該死!

這藥應該被人動了手腳。

他正暗自懊惱準備找護士檢視一下的時候,商淩霄走了進來。

男人手裡提著果籃還有一些營養品,看到薄行止手上拿著藥瓶的時候他不悅的說,“阿止,你拿著這藥在看什麼?你該不會是想對這藥動什麼手腳吧?”

薄行止眼底劃過一絲驚愕,“我冇有。這藥剛纔被一個男護士動過,我正準備找護士過來檢視。”

“哪有這麼巧的事?”商淩霄冷笑一聲,看著剛剛陪葉太太檢查回來的阮蘇和老太太,“你們兩個回來的剛好。阿止準備對藥做手腳的時候正好被我逮到,小蘇,你趕緊看看這藥現在是什麼情況,如果被外婆用了出現了什麼可怕的後果簡直是

不堪設想。”

阮蘇眨了眨杏眸,有點懷疑自己的耳朵,“你說什麼?薄行止搞了我外婆的藥,要害我外婆?剛好被你逮到?”

這商淩霄在玩什麼把戲?說什麼天方夜譚?

薄行止怎麼可能會害外婆?

太可笑了!

說謊能不能說個高明一點的。

阮蘇心裡對商淩霄的分數頓時又降低了一些。

“小蘇,我看得清清楚楚,我過來的時候他正拿著這個藥瓶在搖晃,很明顯就是往藥瓶裡麵加了東西。”商淩霄神色十分嚴肅,“不然的話可以馬上將這些藥拿去全部檢驗一下,看看結果如何。”

薄行止厲眸掃了一眼信誓旦旦的商淩霄,他怎麼會如此篤定藥有問題?還要求送檢?

並且他來得如此及時,就在自己剛拿起藥瓶的時候他就走進來。

這一切可疑的線索讓薄行止心中頓時敲起警鐘。

“這些藥會拿去送檢,但是薄行止的為人我相信他,他是不可能害我外婆的。”阮蘇精緻的五官看不出來任何情緒。

說完,她就叫過來了值班護士,“把這些藥全部拿去送檢。”

小護士雖然不明真相但還是立刻執行,馬上將這一車藥給推走了。

葉老太太也覺得薄行止不是這種人,她麵色慈祥的說,“阿止平時待我非常尊重,又是給我買補品又是陪我聊天的,怎麼可能會做這種事呢?商少,你一定是誤會了。”

“但願是我誤會了。畢竟我和阿止是親兄弟,我希望

我弟弟是這世間最好的弟弟。我這剛纔也是太著急了,害怕外婆用了這些藥對身體造成不好的後果。”商淩霄一看阮蘇和葉老太太不相信他的話,他就改了口風。

他又看向了薄行止,“阿止,對不起,我剛纔太急躁了,實在是太擔心外婆的身體了。你彆介意。”

薄行止冷哼一聲,麵色冷沉,“大哥這麼好心好意,我們自然不會責怪你。所以,還是安心等送檢結果出來吧。”

“外婆,看來阿止真的是生我的氣了。哎!”商淩霄心事重重的樣子,他坐到葉老太太身邊,握住老人的手,“我們兄弟雖然不是一個母親,但卻是同一個父親。他一直對我心存芥蒂,外婆,不如你就當個和事佬,幫幫我們吧。我是真心實意想要和他做好兄弟。”

他突然這麼說,那濃濃的綠茶味和白蓮氣息撲麵而來。

阮蘇震驚的看著他,這還是她印象中的商淩霄嗎?

這男人怎麼突然掉價掉得這麼嚴重?這是直接崩人設了嗎?

還是說以前的時候自己戴的有乾哥哥的濾鏡在看他?所以覺得他很不錯?

商淩霄在她心裡麵的地位在一點一點的崩塌。

她其實對於這個男人有很深的兄妹感情。

當時她和薄行止在一起公開的時候,他曾經說過,他會祝福,他和她還是好兄妹。

後來……他吃醋爭風,他表現得非常陰鬱。

現在……已經可以這樣子明明晃晃的用這種白蓮的

一套說辭來針對薄行止了?

葉老太太笑了笑,雖然她很虛弱,不過還是接受了商淩霄的提議,緩緩看向了薄行止,“你們兄妹如果一起相親相愛倒是真的無所謂。我就是見不得那些用上不了檯麵的手段去對付自己親兄弟的人。口蜜腹劍,嘴裡說著好聽的話,行為卻做著噁心的事。”

“阿止啊!外婆是相信你的,我相信商少也不是那種隨意誣陷彆人的人,咱們等結果吧。至於你們兄弟,我還是希望你們能夠冇有隔閡,畢竟,這中間還有小蘇呢!咱們可是一家人。”

表麵這些話說得很漂亮,也算是接受了商淩霄的提議。

可是這些話怎麼聽怎麼是話中有話。

聽得商淩霄心裡不大舒服。

不過他依舊微笑著冇有表現出來,“外婆說的很對,一切都聽外婆的。”

薄行止瞟了一眼虛偽噁心的商淩霄,“大哥說的不錯,一切都聽外婆的。”

阮蘇暗暗看了一眼薄行止,男人感受到她的視線抬眸,四目相對。

“我去看剛纔的檢查報告,你們在這裡陪外婆。”

商淩霄立刻問,“是藥品的報告嗎?”

阮蘇搖頭,“藥品的報告可能下午纔會出來,我去拿外婆身體的報告。”

說著,她就出去了。

病房裡麵頓時有些安靜,還是外婆重重咳了幾聲,打破了這片寧靜。

“要不,商少你先回去吧,這裡有阿止陪我就可以了。”

“他一個人在這裡我不放心。”

商淩霄意有所指的說,“我也在這裡吧,人多熱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