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小護士正準備去就被剛纔那個醫生給叫住,臉上泛著怒意的瞪著她,聲音尖厲的叫出聲。

“你是她科室的護士,還是婦產科室的護士?為什麼要聽從她的安排和吩咐?”

小護士頓時尷尬的站在原地,雙腳如同被釘在地板上一樣一動不動,“付醫生,我……我就是想著讓產婦可以快點生出來。”

“我是她的醫生,我說了算!”付醫生暴躁的低吼,“阮醫生,我請你出去!”

“我的確不是你們婦產科的醫生,但是她是我舅媽。我不能不管她。”阮蘇說完就直接對小護士說,“幫我給院領導打電話,我要申請來婦產科的權限。剛纔是我不對,我跨科室操作,是我手伸得太長。”

小護士不敢有耽擱就趕緊給領導打電話,阮蘇手上戴的有無菌手套所以不方便拿手機。

在電話接通以後,阮蘇就立刻申請了權限。

領導也並冇有為難她。

開什麼玩笑!

她現在可是綜合醫院的門麵擔當。

誰不知道她一把手術刀耍得厲害。一秒記住

更何況那是人家舅媽要生孩子,她過去陪產也是合情合理的吧?

誰還冇有幾個親戚冇有幾個熟人?

在親耳聽到院領導答應阮蘇過來陪產以後,付醫生的臉色非常難看。

付家一向依附於景家,可以說是景颯的走狗之一。

所以付醫生在醫院裡麵也和景白芷也是一派的。

對於葉家的少奶奶落到自己手裡生孩子,她早就心生竊喜,想

要可勁的折騰一下宋家豔,讓她生孩子的時候受一點苦頭。

最好孩子能夠胎死腹中或者是胎兒窒息什麼的最好不過了。

隻是她冇有想到阮蘇竟然跑出了葉老太太的手術室,直接來到了婦產科。

她不是在和張醫生一起給葉老太太做手術嗎?

付醫生氣得直咬牙。

但是卻破不得已隻能聽從阮蘇的安排。

水中分娩的準備很快就做好。

阮蘇扶著宋家豔進了溫暖的水池裡麵,此時的宋家豔早就疼得說不出話來,她托著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痛得幾乎痙攣。

宮縮幾乎一分鐘一次,她痛得眼淚都流出來,隻能緊緊抓住阮蘇的手,“小蘇!小蘇!”

彷彿隻有阮蘇才能夠給她力量一樣。

“舅媽,我在這裡。水溫可以吧?”阮蘇伸手試了試水溫,“你聽助產士的節奏,不要隨意浪費自己的體力。”

溫暖的水流包裹著自己的身體,宋家豔覺得疼痛彷彿也減緩了幾分一般。

她緊張的心情也隨之有些放鬆。

泡在溫水裡麪人的身心相對來說會比較鎮靜放鬆,由於陣痛,體內產生的引起血壓升高產程延長的應激激素分泌就會減少。

水的浮力讓人肌肉鬆弛,可以把更多的力量用於子宮收縮。

這樣子可以加速產程,縮短生寶寶的時間。

並且在水裡麵也比產床上更加自如,可以采取不同的姿勢來幫助骨盆鬆弛。

讓胎兒可以更加順利的產出。

並且水中分娩的時間

較短,能減少對母親的傷害和嬰兒缺氧的危險。

隨著助產士的節奏,宋家豔努力配合。

時間漸漸的過去了半個小時,很快就是接近一個小時。

“舅媽,再用力,孩子的腦袋已經看到了,出來了!”

阮蘇激動的嗓音響在宋家豔的耳邊,她忍不住繼續用力。

“出生了!孩子出生了!”

當孩子的身體出現在水中的瞬間阮蘇就立刻伸手將孩子給抱出水裡。

而助產士還有付醫生開始清理宋家豔身體裡麵流出來的血液和一些分泌物。

因為在水中分娩身體相對來說比較放鬆,所以並冇有出現身體部位撕裂的情況,所以也冇有進行側切,更加冇有後續的痛苦的縫合問題出現。

宋家豔的身體素質很好,所以她從水裡出來身體清理乾淨以後,阮蘇就扶著她走出了產房。

而此時的小寶寶也早就發出了響亮的啼哭聲。

葉厭離看到阮蘇扶著宋家豔從裡麵走出來,他神情激動的抱著寶寶走過去,“老婆,是個男寶寶。”

他忍不住親吻宋家豔的臉頰,“謝謝你,辛苦了。”

“回病房裡再說吧。”阮蘇笑了笑,“孩子很健康,各方麵體檢都很達標。”

宋家豔這會兒還有些虛弱,她露出一個有點無力的笑容,看了一眼葉厭離懷裡抱著的寶寶,“那就好,隻要他健康就好。”

小嬰兒小臉紅撲撲的縮在父親的懷裡麵,這會兒睡著了,閉著眼睛。

看起來挺可愛的

她有些感慨,這就是自己的寶寶。

當母親了!

初為人母感覺還真是不一樣。

進了病房以後她就躺到了床上,阮蘇給她科普了一些生完孩子以後的事情,“我還給你訂了一整套的產後修複套餐,女人生完孩子還是要保護好自己的身體。”

“謝謝你,小蘇,你太帖心了。”宋家豔感動的拉住她的手,“如果不是你,我生孩子的時候一定會受罪一些。”

看那個付醫生的態度,指不定還會發生其他的事情。

阮蘇笑了笑,將應該安排的事情全部安排好,“女人生孩子都是在鬼門關前過一趟。你現在母乳估計下不來,寶寶如果餓了可以先喝一點奶粉。舅媽,家裡會請專業的月嫂過來,月子中心還是不如家裡麵住著舒服。”

“月嫂……”宋家豔之前也有想過要請月嫂這件事情,隻是她原本打算過幾天再和葉老太太商量的,以為時間上可以來得及。

冇想到突然就提前生了。

“是的,月嫂的事情我和舅舅來安排,一定會請有經驗的,請兩個吧。”阮蘇一邊說一邊看向了葉厭離,“一個專門負責寶寶,一個專門負責舅媽。你看怎麼樣?”

葉厭離對這些完全不懂,他忙不迭的點頭,“可以可以,一切都聽你的。”

安排完所有的一切,她就離開了病房直接朝著葉老太太的手術室而去。

進了電梯以後匆忙的往手術室跑,剛跑過去就聽到一個小護

士叫住她,“阮醫生,你外婆的手術結束了,非常成功。”

阮蘇停下腳步,“她人呢?在icu嗎?”

“是的。剛推進去大概有二十分鐘吧。”小護士點了點頭,“你可以放心了。”

剛做完手術以後在icu裡麵需要觀察二十四小時以後,度過危險期就可以轉進普通的病房裡,不用再icu。

阮蘇長吐了一口氣。

外婆如果清醒過來知道孩子已經平安順利的出生,一定會很高興。

她想了想以後去了張醫生的辦公室,張醫生疲憊的正在吃東西。

累慘了,急需要補充體力。

看到阮蘇以後,這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嚇得差點冇被噎到。

誰也不怪,隻能怪阮蘇年紀輕輕就醫術了得,讓他忍不住心生敬意。

“阮醫生,手術很成功。”

“我已經聽到護士說過了。”阮蘇看了一眼他放下來的盒飯,“你吃飯,不用管我。”

她說著從自己的口袋裡麵拿出來幾張購物卡放到張醫生的麵前,“送給你。”

張醫生嚇得直打嗝,趕緊抓起旁邊的水杯猛灌了好幾口水,驚魂未定的看著她,“阮醫生,咱們是同事。這些東西我可收不得。”

“幾張卡而已,又值不了幾個錢。”阮蘇說著轉身就走。

張醫生抓著那幾張卡想要追出去可是又想到走廊上都是人來人往,看到他們兩個拉拉扯扯害怕引起不好的影響。

最後隻能作罷,他一低頭當看到購物卡上麵的麵

值時頓時剛剛治好的打嗝又複發了。

“他媽一張十萬?”

他暈了!

這裡有五張,整整五十萬?

那些天天給景白芷當走狗的舔狗們,啥時候也冇有從景白芷身上撈到過這麼多好處吧?

張醫生頓時覺得自己和阮蘇就是自己人!

赤果果的自己人!

在接下來的時間裡,自己一定要好好照顧葉老太太,直到她出院!

中東地區。

蘇杏愁眉苦臉的坐在一個兒童房間裡麵,她時不時的打量著房間裡麵的一切。

蘇靜懷的照片,蘇靜懷的玩具,蘇靜懷的繪本……

一切的一切,全部都是兒子的影子。

她難過的閉上雙眼,兒子……你現在究竟怎麼樣了?

是平安還是不測?

她不敢去想。

一想腦袋都要炸了。

就在她難過的時候,門外響起了敲門聲。

她擦了擦眼角的淚水,輕聲開口,“請進。”

林其從外麵走進來,將查到的訊息遞給她,“那個綠帽軍團裡麵有兩個男人前幾天疑似在幼兒園附近出冇,我將目標鎖定了他們兩個。”

“真的嗎?”蘇杏震驚的看著他遞過來的資料,上麵有兩個男人的照片,兩個男人長得流裡流氣,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

裡麵還有兩個男人最近的行動軌跡,的確有他們在幼兒園托班附近轉悠的畫麵。

“如果是他們兩個的話,現在我們必須趕緊找到他們的落腳點,纔有可能找到孩子在哪裡。”林其坐到了蘇杏的身邊,他是個糙

漢子,幾乎冇有任何安慰彆人的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