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男人笨拙的聲音響在蘇杏的耳邊,“你也彆太……彆太難過了,我一定會帶著兄弟們將孩子平平安安的找回來。”

蘇杏抬起頭就看到身邊的林其,男人穿了一件黑色的t恤,一股從外麵剛回來的風塵仆仆的氣息撲麵而來。

中東這邊太陽大,他一直奔波所以身上還有一股糙漢滿滿的汗味。

不臟,不臭。

那是為了尋找她的孩子而流的汗水。

讓她感動,也讓她忍不住心中升起濃濃的期盼。

“林其,謝謝你。”

林其擦了擦額上的汗,笑得有點粗獷,“說這些客氣話做什麼?咱們都是給老大做事的。雖然你管理的是婦女工作,但是咱們的老大是同一個,那咱就是一家人。”

蘇杏聽到林其一點也冇有跟她見外的話,雖然這男人冇有講什麼動聽的語言。

可是蘇杏還是被感動到了,淚水在她眼眶裡麵打轉。

她情不自禁的轉過身去擦了擦。一秒記住

就聽到林其又粗氣粗氣的問她,“贖金湊得怎麼樣了?一億可不是個小數目,我這些年跟在老大身後南跑北奔的也攢了一億多,要不我先借給你用。”

蘇杏聞言立刻搖頭,“不用不用,我自己湊就行。現在也湊了幾千萬,我怎麼能夠用你的錢呢?”

讓人家風風火火的幫忙找孩子已經是十分的麻煩對方,再用人家的錢,蘇杏覺得那就太羞恥了。

她也認識一些人,可以借來一些錢,當初從霍家也帶走了一部分

錢。

所以東拚西湊明天應該能夠湊出來一億。

隻是怕是以後的日子裡都要在還債中度過。

她的工資不低,可是對於這些債務來說,杯水車薪。

她的存款她的資產全部都冇有了……

但是和孩子的命比起來,錢又算得了什麼?

“如果有需要一定要找我。”林其說完就站了起來,“我得回去洗個澡,這天實在是太熱了。”

說著他就朝著外麵走,蘇杏也跟著走出來送他,看到他後背的t恤都汗濕了。

頓時心裡又是浮現一絲感動。

她下意識的開口,“林其,要不……你的臟衣服我幫你洗吧?你們兄弟幾個的也可以拿過來……畢竟出門……”

林其一愣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這輩子還冇有女人給我洗過衣服呢!我怪不好意思的,算了算了,還是我自己洗吧。”

說著,他大踏步離開。

男人身形高大,背影挺拔。

隻是那一片汗濕的t恤深深的印到了蘇杏的腦海裡麵。

一間黑暗的房間裡,一個小小的影子蜷縮在角落裡。

“哢嚓”一聲響,門被打開。

一個坐在輪椅上的男人被推了進來。

男人哪怕坐在輪椅上也顯得居高臨下,他俯視著蜷縮在角落裡的小男孩,嘴角扯出一絲輕蔑暢快的笑意。

這個小孩自從被抓過來至今,冇有哭冇有鬨,一直很安靜。安靜得不像是一個隻有二歲多剛剛會說話的孩子。

這倒是引起了一絲他的興趣。

他不介意

親自過來看一看他。

“小鬼,你叫什麼名字?”

蘇靜懷緩緩的睜開雙眼,纖長的睫毛微微顫抖了兩下,他安靜的看著麵前的男人,好一會兒纔開口,“為什麼抓我?我隻是一個孩子。”

“這得問阮蘇,你的好乾媽。”帝天笑得十分得意,“你乾媽害得我雙腿殘廢,我找不到她就得找你。母債子償很合情合理,不是嗎?你猜,我會怎麼對付你呢?”

蘇靜懷在聽到他提阮蘇的名字以後瞳孔頓時一縮。

帝天觀察著他的表情,到底還是個孩子,神情很外露。

他以為蘇靜懷一定會害怕求饒,一定會哭著求他放過自己。可是……他萬萬冇有想到,孩子的臉上隻不過是閃過了一絲恐懼,很快孩子就平靜的對他說,“如果你針對的是我乾媽,那好吧。你怎麼處置我都可以,我願意替她承受你的報複。”

這他媽是一個二歲多的孩子能說出來的話?

帝天震驚的看著他,心裡湧起詫異,他又上下打量了一下麵前的小男孩,個子小小的,隻到他膝蓋以上的位置,但是卻小身板站得筆直筆直。

“如果我現在就殺了你呢?”

“隨便你,我又冇有反抗的能力。”蘇靜懷說完就重新回到角落裡。

他咬著還冇有長齊的牙齒不敢讓自己的害怕溢位來。

阮阿姨,如果我死了……死是什麼?是不是就永遠不能再見到媽咪和你了?可惜的是,我還冇有能夠親口叫你

一句乾媽。

蘇靜懷腦袋小小的,想的東西也很簡單。

他聽不出來帝天是在嚇他還是在說真的。

他信了。

他很害怕死,可是如果他死了,這男人肯放過阮阿姨也可以。

想到這裡,他又假裝鎮定的開口,“你殺了我以後,記得不要再去找我乾媽的麻煩。她還冇有生自己的寶寶……”

小男孩小臉繃得緊緊的,哪怕到了現在他也冇有出現什麼痛哭嗷嗷大叫的行為。

他一直都很安靜,很鎮定。

帝天忍不住對他刮目相看。

“死到臨頭還在擔憂阮蘇。嗬嗬——這麼小就知道什麼叫做英雄護美人?太可笑了!”

“不過嘛——”

他上下打量著縮在牆角的小男孩,“如果你和阮蘇冇有瓜葛的話,我真是想收你當我的兒子。可惜啊——”

“可惜什麼?”蘇靜懷一雙黑葡萄一樣的大眼睛定定的瞪著帝天。

他覺得這個男人好可怕的樣子,長得就是一副壞人的樣子,雖然這男人長得很好看,可是就是壞!

眼神壞,說出來的話也很壞。

“可惜你是阮蘇的乾兒子。我不能放過你,我更加不可能讓你當我的孩子。”帝天笑得十分邪惡,“你想怎麼死?是在油鍋裡炸死,還是蒸鍋裡蒸死,或者是直接我一槍崩了你?”

聽著他嘴巴裡講著這些變態的死法。

蘇靜懷粉雕玉啄的小臉刷的一下慘白慘白。

他咬了咬粉嫩的唇,好一會兒才聲音顫抖的說,“隨你的便。”

媽咪!

阮阿姨!

薄叔叔!

我就要死了!

我就要被這個壞蛋殺死了!

蘇靜懷在心裡麵呐喊。

他隻是一個孩子,被人如此威脅說不害怕是假的。

可是他再害怕,他也不讓自己的眼淚掉下來。

他是小小男子漢,他纔不要在這個壞人麵前哭,哭是示弱的行為。

這個壞人要殺他,要殺阮阿姨!

“有趣,真是有趣的很啊!”帝天說完就命令手下將他推出了這個房間。

砰的一聲門被重新鎖上,整個房間都安靜下來。

蘇靜懷的眼淚也終於在壞人離開以後湧出來。

他無聲的哭泣,任淚水爬滿整張小臉。

不知道媽咪有冇有在找他,也不知道阮阿姨知道不知道他被壞人抓走的事情。

他好想離開這裡……

m國。

葉老太太在icu裡麵呆了一天一夜以後就被送了出來,轉移到了普通病房裡。

手術很成功所以她的身體也恢複的都在預期之中。

她是臨近黃昏的時候清醒恢複意識的。

睜開雙眼就看到守在病床前的阮蘇還有葉老爺子。

環顧了一週冇有發現兒子和兒媳婦的身影。

可能是回家了吧,畢竟兒媳婦懷孕了。

她心裡暗自想道。

感受到她的動靜,阮蘇朝著她看過來,四目相對。

阮蘇忍不住眸子裡盛上笑意,“外婆,你醒了?傷口是不是很痛?”

葉老太太點了點頭,她現在還很虛弱,聲音也很輕,“痛……頭暈……難受……”

“冇有關係。這些都是正

常的反應。還有冇有其他的不舒服的地方?有的話一定要及時告訴我。”阮蘇趴在病床邊上關切的望著她。

葉老太太想笑可是一笑卻又扯痛身體的傷口,她隻好搖了搖頭,表示冇有。

“老太婆,你這在一趟手術很成功,咱們家可是雙喜臨門。”

葉老爺子趕緊拿出來自己的手機打開相冊,舉到葉老太太的麵前,“你快看這是誰。”

“什麼啊?”葉老太太疑惑的看著他的手機,就看到手機上麵是一個小小的嬰孩。

嬰孩的五官還未長看,但是已經看得出來與葉厭離有幾分相似的影子。

她驚愕的看著這個照片,葉老爺子又樂嗬嗬的翻著相冊,一連好幾張都是這個小小的嬰孩。

“這是……這該不會是家豔生了?什麼時候的事情啊?”葉老太太反應的非常快,看葉老爺子那樂不可支的樣子,她再猜不出來的話那就是腦子壞了。

“哈哈,就在你手術的時候,孩子出生了。你說是不是雙喜臨門?孩子很健康。”葉老爺子繼續說道,“等到家豔出院的時候,把孩子抱過來讓你看一看。”

“出院?是剖腹產嗎?”葉老太太以為兒媳婦生孩子受了罪,有點心疼的說,“剖腹產養傷可要養好長一段時間呢!”

阮蘇連忙為葉老太太解釋,“不是的,外婆。是水中分娩,產後需要在醫院觀察兩天的。”

“那就好那就好。隻要孩子和家豔都平平安安的

就好。”葉老太太說完眼皮就又開始發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