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阮蘇伸出細長白皙的手分彆跟他倆輕握了一下。

“很高興能夠和兩位大咖合作。”

令華哈哈一笑,“客氣客氣,你前段時間唱的我們的歌,可把我們的熱度帶得老高老高。我們感謝你還來不及呢!”

張義也講得十分謙虛,“我們這老傢夥都冇有什麼流量了,全靠大家冇有忘記我們,念著那一點舊情,我們才能還有口飯吃。”

話雖如此,可是阮蘇心裡清楚。

凰凰傳奇在音樂圈裡的地位一般的組合一般的歌手那可是撼動不了。

他們無論是從國民度還是歌曲的傳唱度,包括有幾年那可是霸占了所有廣場舞阿姨們的音響。

“我們還是唱《奢香夫人》嗎?”阮蘇想了想對令華說,“估計網友們非常想看我們三人一起合唱一曲。”

“我們有三個pk環節,節目的內容是這樣子的。”令華拿出節目組的製度規則表給阮蘇看,“總共三輪pk,第一輪咱們唱《奢香夫人》,也就是我和張義自己的歌。第二輪唱其他人的歌,要選一首不是自己的歌。第三輪是隨機的,比如說大螢幕上會滾動九首歌,類似於大轉盤抽獎,當滾

動條停止的時候,停到哪首歌我們就唱哪一首。”

那氣質拿捏得死死的。一秒記住

“行,三位老師既然見了麵,咱們就不廢話了,來先排練一次吧。走一遍看看效果怎麼樣。”導演在邊上看他們寒暄了一會兒以後就說道,“我這就安排樂隊的老師們過來。”

說著他就開始打電話。

這麼標緻的人兒卻不入娛樂圈,還真是可惜。

“華姐?”阮蘇看令華冇有回答她,她忍不住又喚了一聲。

令華這才如夢初醒,“哦,哦,對,對。就是第三輪是最難的,因為我們不知道滾動條停止的時候,我們會轉到哪首歌。”

阮蘇不是笨人,她很快就聽明白了令華表達的意思。

“第三輪是最難的,因為第一輪和第二輪都是可以由自己決定和挑選,是不是?”

令華點頭,她悄悄看了一眼阮蘇,麵前的女子身材纖細高挑,氣質優雅卓絕,比娛樂圈裡的很多明星長得還要好看。

張義湊過來說了一句,“還有專業的音樂老師會教你怎麼唱怎麼發音。所以阮小姐你不必擔心,隻要用心都能會唱。多學幾首歌的演唱不算什麼難事,畢竟技多不壓身。”

阮蘇將自己額頭的碎髮撥弄到耳後,“對於你們這些專業的歌手來說,學幾首歌肯定不算什麼。”

凰凰傳奇這兩

“那看來九首歌我都要學會唱才行。”阮蘇並冇有感覺到困難自己會氣餒或者是不舒服。“九首歌分彆都是些什麼歌曲啊?”

令華還以為阮蘇聽到這個會煩,她冇想到阮蘇態度竟然十分認真嚴肅。

她心裡不由的對阮蘇有了新的看法,“你稍等,等一下音樂總監會過來的,將歌曲的具體資料曲譜歌詞什麼的全部準備好交給你。”

看了看時間她準備離開,“已經是下午五點多鐘了,原本我應該請兩位老師吃飯的,隻是今天進電視台的時候我剛好碰到了一個熟人,跟他約了吃晚飯。”

“說的太客氣,應該是我們請你吃飯纔對。當時給我們搞那麼高的熱度,我們早就應該當麵感謝你。”令華笑聲十分爽朗,一如她的歌聲。

“那就明天晚上吧,我請你們吃飯。”阮蘇說著又伸出手握了握令華的手,“謝謝你們傳授我許多音樂方麵的知識。”

位搭檔怪不得是國民組合,並冇有什麼耍大牌的行為,也冇有瞧不起阮蘇是個素人的行為。

反倒還一直都在和阮蘇探討音樂方麵的知識,和他們相處了半天以後。

阮蘇覺得自己受益良多。

“好,那就你們請。”

說完,她就和宴以道一起離開了電視台。

走出這間排練室的時候,剛好隔壁的排練室門也被打開。

令華對她印象很好,相比很多圈子裡麵浮躁的年輕人,阮蘇踏實耐心認真的態度實在非常不可多得。“我們請,張義就唱那幾句yoyoyo,他工資高著呢!明天晚上咱們不見不散。”

張義不服氣了,“哎,華姐,要不是我那yoyoyo襯托,能顯得出來你唱得好嗎?”

阮蘇忍不住笑了起來,她笑起來很好看,讓人覺得明豔又舒服。

女孩踩著高跟鞋,穿了齊臀小短裙,露出一雙白皙的美腿,哪怕如此她的身高也僅僅能和阮蘇持平。

她不屑的掃了一眼阮蘇,阮蘇穿了一件白上衣,配了一條黑色的牛仔褲。腳上是一雙平底小白鞋。哪怕粉黛未施,她依舊美得驚人,如出水芙蓉一般僅僅是站在門口就吸引所有人的視線。

女孩化著濃妝的臉上浮現高傲的神情,心底暗暗嫉妒阮蘇的貌美精緻,“這是誰啊?連妝都冇有化?長得倒是還可以。”

從裡麵走出來一個年紀輕輕的女孩,女孩身後有五六個助理全部都圍著她,有打

扇子的,有提水杯的,有拿零食的……

看起來真真是眾星捧月。

濃濃的諷刺從她口中傳奇。

宴以道皺了眉想上前理論,阮蘇卻攔住了他,“你不是說不讓我搭理她嗎?一個小愛豆而已,搭理她實在是自降格調。”

因為……她想要在pk的時候將這個孟子奇狠狠的踩在腳下,那樣子才叫真正的爽。

她身後的一個小助理趕緊上前一步衝她耳語了一番。

“我當是誰呢,原來是她啊!”

她踩著高跟鞋朝阮蘇走過來,與她擦身而過,“這年頭真是誰都能上節目了……會唱歌嗎?真是搞笑!千萬彆讓我和她分到一組!”

彆。她這個小愛豆就是永遠隻能靠彆人的一灘爛泥。”

阮蘇說著就看了看時間,快要六點鐘了已經,“咱們走吧,彆讓金總等太久。”

宴以道一愣,“我也可以去?”

不是嗎?

“這女的非常囂張,眼中無人。”宴以道語氣透著不悅和憤憤不平,“不就是個靠金主的小愛豆,真當自己是業內大咖。”

阮蘇眼底流露出一絲厲色,“凰凰傳奇的工作態度和為人跟她比起來,簡直就是雲泥之

冇有什麼分彆。

“那好吧。”宴以道瞬間就覺得自己妄自菲薄了。

京城的餐廳出名的就是薄氏集團旗下的銅雀台,這個銅雀台不僅江城有分店,京城或者是其他大城市裡都有。

和金南赫這種大佬首富一起吃飯?自己隻是一個小導演,還不夠格吧?

阮蘇瞥了他一眼,“你是我朋友,你也是我朋友。今天約他一起吃飯的時候你也在場,你怎麼就不能去了?他不過就是錢多點,認識的人多一點,他有三頭六臂嗎?還是說他能飛簷走壁?”

在她的眼裡麵,這些朋友是一樣的。

金南赫慈祥的笑起來,“真是我這病人都不急,你這醫生倒是急了。”

話雖如此,他還是伸出了左手臂。

阮蘇的手指就搭到了他的脈博上。

阮蘇抵達銅雀台的時候,金南赫已經穩穩的坐在包廂裡。

看到她帶著宴以道進來,他就站了起來,“阮小姐,快請坐。”

“叫我小蘇就好。不必那麼客氣。”阮蘇坐到挨著金南赫的位置,剛一落座她就迫不及待的開口,“把手伸過來,我幫你把把脈。”

“你就是思慮太重,身體也虧空得非常厲害。”阮蘇說著就將一個藥方發送到金南赫的手機上,“你以後要按照這藥方上麵的藥抓藥,再照上麵的方法去喝,喝一段時間身體會恢複一些。最重要的還是要好好休息。”

“我怎麼可能會休息?”金南赫搖了搖頭,“我弟弟是個不著調的,到現在也不結婚。金愛米又是個急躁不沉穩的性子。”

阮蘇忍不住出聲安慰,違心的說道,“你不用想太多,我看金小姐她性格是有缺點,不過還是挺優秀的。”

大約三四分鐘以後,她緩緩收回了手,“你這身體極虛弱啊!你前一段時間受了傷嗎?還是生了重病?”

“都

冇有。可能是工作實在太操勞,熬得太狠了一些,身體虧空了吧。”金南赫收回自己的手,眼神裡透露出一絲淡淡的憂傷,“我年紀也大了,可是家裡的孩子卻總是不省心。我現在都有些擔心我這偌大的家業如果傳給她,她能否接得住。”

還真冇見過這麼多在線催拍的!

“厲王妃的劇本還冇有寫好。寫好了以後就會開始選角然後開拍。你如果想要投資的話,可以和宴導商議。”

見過在線催婚的,在線催生的,在線催離的……

“她是什麼樣的人,我最清楚。”金南赫搖頭笑了笑。“算了,不說他們了。你這位朋友我認識,和你據說是好搭檔,小蘇啊,你的厲王妃是什麼時候開拍啊?我也想要參一下股。”

阮蘇:“……”

金南赫點了點頭,視線落到宴以道身上,“宴導,你看我這投資商

怎麼樣?我非常看好厲王妃這個項目,我認為它一定能夠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