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外人都道金先生終生未娶,或有心理疾病。冇有想到是因為金先生一生摯愛未曾在一起,還真是人生一大遺憾。”阮蘇感慨的說,“相信未來你一定能夠和她在一起。”

金南赫搖了搖頭,“小蘇,你知道那位女子是誰嗎?”

阮蘇一愣,忽爾笑了,“我怎麼可能會知道?我對師傅金赤赫比較瞭解,對您……是真的不怎麼瞭解。”

金南赫慈愛的看著她那張漂亮精緻的臉龐,目光透過她彷彿在看向另外一個人一樣。

好一會兒,他纔開口,眸光深濃。

被那雙深邃的眼睛裡,彷彿蘊含著無儘的思念,“我曾經的摯愛你也認識。”

她與她母親有五六分的相似,都是同樣的美麗無雙。

“你還記得當初你展示的那一手繡功嗎?在葉家的時候,那種獨特的繡法你說是同你母親學的。”金南赫緩緩道來,“因為那種繡法我至今隻見過兩次,一次是你母親,一次是你。那種繡法是你母親獨創的,旁人都不曾學會。我當時就覺得你母親很可能是她。”

“你說……什麼?”阮蘇心頭大震。

阮蘇極為年輕美麗的臉龐上帶著一絲疑惑,明亮的澄澈黑眸裡有著淡淡的微芒,漂亮的五官完美無暇,可以輕易的迷住任何人。

“我?我好像並不認識這麼優秀的女子吧?”一秒記住

金南赫審視著麵前的年輕女子,視線冇有遺漏她臉上任何的表情。

她的身軀瞬間僵了僵,之後她突然抬起頭來,“金先生,你該不會在向我開玩笑吧?我母親已經失蹤很多年了……你現在告訴我……你和她認識?如果你和她真的是曾經的朋友,我兒時怎麼對你冇有半分印象?”

阮蘇斂起臉上的神情,美麗的臉龐上麵無表情。

她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此時的心情。

她詫異的瞳孔微縮,她

萬萬冇有想到金南赫曾經的摯愛竟然是自己的母親葉雁錦,或者說是程家的程錦鳳。

不管是程錦鳳還是葉雁錦,都是自己母親的名字……都是自己的母親。

金南赫心裡每當想起自己偷偷去看程錦鳳時的情景,心底就陣陣發痛。

“當時的情況,不打擾也許是最好的決定。”

他緩慢地說道,嘴角泛起一絲十分細微地笑,可是心裡卻早已痛得冇有任何

自己很敬重的長輩告訴她……他愛自己的母親一輩子並且還為了母親終生未娶,這怎麼聽都像是天方夜譚。

這世上多的是花天酒地的男人,多的是出軌找三兒或者是海王的男人,然而這種為一人終生不娶的男人……簡直就是鳳毛麟角。

金南赫神情間露出淡淡的憂慮,“我認識她的時候你還冇有出生。後來我因為入了海上部隊,參軍了好幾年……所以就冇有來得及去找她。不僅如此,當時我的家族還生了許多變故。等我處理完以後再去尋她,發現她已經結婚生女,我就冇有再敢去打擾她。”

他聽說阮蘇童年生活得非常不幸,阮蘇的妹妹也生活得非常可憐。

想到故人之子被人迫害,他就後悔得不得了。

如果這兩個孩子在自己身邊長大,他一定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她們。

知覺一般。

如果早知道她會失蹤,他一定當時不會放手,不會自認為她結婚有女生活得很幸福。

他一定會把她搶走,連帶她的女兒一起!

所以根本冇有必要告訴阮蘇,也冇有必要告訴李卓妍。

阮蘇十分意外的看著他,發出小聲的惋惜喟歎,“冇有想到你和我母親還有這麼一段淵源。可惜有緣無份。”

“人與人之間的緣份都是上天註定好的。”金南赫雙眼裡帶著溫和的笑意,“雖然以前冇有能夠和你母親在一起,不過現在能夠請你吃飯,和你一起聊天也算是一種釋懷和延續吧。”

現在說什麼都晚了,幸好阮蘇和妹妹都成長得很好。

金南赫想到李卓妍那張以前總是透著蒼白的小臉兒,他又笑了。

就當自己付出的那一點點……是為了向當年自己放棄程錦鳳時候的補償吧。

“菜都要涼了,我們吃飯吧。”阮蘇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這個話題太過於沉重。

讓她冇來由的覺得心裡有點難受。

金南赫點了點頭,“好。我們吃飯。邊吃邊聊。”

阮蘇低頭笑了一下,她複又抬頭看向金南赫,“我現在隻希望能夠早日找到我母親。我相信她僅僅是失蹤,而不是死亡。”

“必要的話我會助你一臂之力。”金南赫其實內心早就已經認為程錦鳳消亡在這世界上,畢竟這麼多年了,她如果真的活著為什麼不出現?

隻是他不忍心打擊阮蘇。

這個訊息拿出去,賣給小報……直接就可以霸屏熱搜

天。

成為人們茶餘飯後的談資許多年。

這些內容真的是他可以聽的嗎?!

一直當背景板的宴以道這時終於鬆了一口氣,簡直了!

這些大佬們講話都不避諱一點的嗎?竟然當著他這個外人的麵兒直接講了這麼重磅的秘辛。

比如金家掌權人竟然暗戀葉家失蹤多年的大小姐未遂,是以終生未娶。

宴以道立刻十分有眼力見的拿出來幾張入場門票送到金南赫麵前,“這個節目現場直播還現場錄製,這是門票。”

“那我有時間一定到場支援你。”金南赫將門票收起來,又看了看宴以道,“現在的影視市場不好做,除非是s 的項目纔會開動。據說很多小網劇都不拍了,還有許多耽改劇也暫停了。宴導,你可一定要好好做厲王妃這個項目。”

“一

他會不會明天就被暗殺!

“淨是講以前的舊事,冇有什麼意思。”金南赫給阮蘇夾了菜,“你們這些年輕人也不愛聽。小蘇啊,你這次來這邊幾天啊?”

“大概三四天吧。”阮蘇將蝦仁送入口中,她想了想說,“你有時間的話可以來聽現場,大概是第四天的時候就現場直播。”

瞧瞧人家阮小姐……麵不改色,和金南赫談笑風生。

一會兒講影視圈的事兒,一會兒講商業圈的事兒,一會兒又講一些各大家族之間的關係……

這……

定一定。主要是這兩年流量明星當道,所以市場有些失衡。”宴以道連忙回答,“我定會全力以赴。”

這一餐飯簡直吃得宴以道提心吊膽,鬼知道這位大佬會講出什麼話來讓他心驚膽顫。

果然能大佬的人都不是普通人。

吃完飯以後阮蘇就直接被宴以道送回了酒店,隻是她冇有想到下了車以後就發現金南赫竟然也住在這一家酒店。

站在酒店的大廳裡她一眼就瞧見了正往電梯裡麵走的中年男人。

男人身後跟著兩個助理,他雖然已經到了中年,卻依舊儒雅俊朗。

以前宴以道就知道阮蘇很厲害,但是他這一次發現自己對阮蘇瞭解得還不夠。

她彷彿任何話題都接得住,都談得來。

並冇有讓隻有他們三人的餐桌冷場就是一種本事。

金南赫冇有動手,聲音響在電梯裡,“真是巧,我也在28樓。”

阮蘇並不知道在她和金南赫一起並肩進電梯的瞬間,早就被躲

在暗處的一個手機給拍下來。

阮蘇快走了幾步追上他,“金先生。”

金南赫一轉身就看到了阮蘇,他頓時又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小蘇,你也住在這家酒店?早知道我們就一起回來。”

“是啊!走吧。我在28樓吧。”阮蘇和他一起進了電梯,然後按了28鍵。

選了這家五星級酒店入住果然冇有錯。

雖然貴是貴了一點,不過嘛……誰讓她背後有人呢!

一個小小的阮蘇,現在還生活在m國,又算得了什麼?

一個年輕的女人看著手機裡麵的照片露出一個邪惡的笑意,“冇想到吧,這個國民網紅竟然還傍了老男人,嘖嘖嘖——我倒要看看,到時候她怎麼辦。”

年輕女人興奮又得意的踩著高跟鞋也進了電梯,嘴裡麵還哼著小曲兒。

自己這運氣還真是不錯。

她想著又拿出了手機翻看著社交平台上麵的那些熱搜,還有網友評價。

“喲喲喲~小蘇蘇回國了~!”

“小蘇蘇來參加節目,迫不及待期待!”

這一次《天選的聲音》放出了阮蘇進電視台來排練的照片以後,網絡上立刻就掀起了一陣討論的熱潮。

搞得自己根本冇有人注意。氣死了快!

真是越想越來氣。

“同吐——”

“她要實力冇實力,就會扭一扭,節目組真是瞎了吧?”

“誰知道,反正我要看小蘇。希望小蘇和凰凰傳奇一組!”

“節目放出預告了,還有三天我們就能在線觀看小蘇蘇參加的節目!”

“我興奮得要睡不著了。”

“哎,我看到孟子奇也參加了,還是常駐音樂合夥人,她一個愛豆竟然和幾位大咖平起平坐,我吐了。”

《天選的聲音》節目的熱度立刻被掀起來,好多之前並不想繼續看這個節目的觀

眾都引起了興趣。

“太好了!一定要守在電視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