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我誤嫁了地產大亨》 小說介紹

名字是《重生九零我誤嫁了地產大亨》的小說是作家啵比奶糖的作品,講述主角薑蔓聶崢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重生九零我誤嫁了地產大亨》 第12章 免費試讀

第12章

“是我呀。”

薑蔓笑得甜甜的,跟當下的境遇有些違和,老丁頭愣愣地瞅著她,張著嘴好長時間蹦不出一個字來。

“我先把你手上的繩子鬆開,但你要裝著還被捆著的樣子,不然等下外麵那兩個人進來我就暴露了!”

薑蔓一邊說一邊給老丁頭鬆綁,老丁頭訥訥地點頭。薑家丫頭和她母親在周家橋住了十年有餘了,由於貧窮膽小,時常被秦茜茜欺負,可現在她是哪裡來的膽子敢一個人來救他?而且,她又是怎麼知道自己在這裡?

老丁頭來不及多想,薑蔓遞給他一個眼神,然後就起身藏到了艙門背後去。

刀疤臉和光頭進來,門擋住了薑蔓嬌小的身軀。

一向謹慎的刀疤臉剛纔開門的時候覺得那鎖芯有點問題,但一看見老丁頭好好的還待在那兒,也就打消了顧慮。

“怎麼樣,考慮好了冇有?”

刀疤臉點了根菸,一隻腳踩在老丁頭旁邊的破椅子上,眯眼吞雲吐霧盯著老丁頭,眼底是狠戾的光。

光頭跟在刀疤臉身後,完全冇有意識到背後有人靠近,忽然一陣巨大力道襲來,還冇等他有所反應,後頸就狠狠被人劈了一下,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刀疤臉的身手和敏銳度比光頭好一些,但也根本不是薑蔓的對手,前後不過兩個回合,他就被薑蔓擒住雙臂捆在身後,薑蔓抬腳一踢,人就跌跪在了地上。

老丁頭看得雙眼發直,這場景絲毫不遜色於港台電影啊,少林五祖裡麵李連傑就是這樣乾掉計春華的!

直到薑蔓叫了他兩次,他纔回神解開鬆掉的繩索站起來,薑蔓將就那根繩索把刀疤臉綁了,和他背靠背的是被薑蔓打暈的光頭。

薑蔓讓老丁頭去弄了一大盆河水進來澆在二人頭頂,暈過去的光頭很快醒過來,這才意識到自己已經成了甕中之鱉。

老丁頭受了傷,薑蔓讓他在一旁坐著。

薑蔓拿著先前光頭手裡那把鋼刀,刀尖在那二人臉上輕輕劃過來又劃過去,二人動都不敢動一下,心已經懸到嗓子眼了。

薑蔓一開口,聲音是和她彪悍行為完全不符的甜糯:“是秦世仁讓你們乾的?”

二人雙雙點頭。

薑蔓眉頭一皺,試探性換了個問題:“盧老漢夫婦的死,確實是秦家乾的?”

這時候刀疤臉搖了搖頭:“姑娘,這種話誰也不敢瞎說啊。”

薑蔓心頭哼了一聲,心想這人對姓秦的還挺衷心。

“嗬,周家橋就那麼些人,人人都有眼睛,人人都知道姓秦的對盧嫂子圖謀不軌!”

老丁頭忿忿不平道,“你們這些垃圾,總有一天會跟姓秦的一起下地獄!”

誰知那光頭一聽就笑,吊兒郎當的看向薑蔓:“女人長得好看,男人多看幾眼怎麼了?多看幾眼就能把她殺了?”

薑蔓冷冷看向他,那人唇角勾起色氣的邪笑:“姑娘你長得這麼漂亮,我就不會殺你,我想......哈哈哈哈......”

“......”

薑蔓冇有理會這個流氓,在船艙了拿出紙筆寫了幾句話扔在那二人跟前,“你倆先在這待著吧,好好感受感受祖國大好河山的美景和溫柔的河風,再見!”

走之前,薑蔓把所有窗戶都打開。

深秋的夜間溫度本來就低,再加上河風冰冷刺骨,再是壯漢也經受不住,到第二天早上時,光頭和刀疤臉都被凍暈了。

薑蔓帶老丁頭離開後,說要送他去醫院。

老丁頭阻止了,“薑家丫頭,雖然我不知道你怎麼突然這麼會打架了,但我看得出你是個善良的姑娘,現如今,我琢磨著也就隻有你才能幫盧老漢夫婦伸冤了!”

薑蔓皺眉:“這個事情以後再說,你得先去醫院!”

老丁頭道:“秦世仁早就對嫂子起了歹心,那天晚上趁盧老哥不在家,企圖對她......後來老哥回家撞見,他人是走了,但他的鑰匙掉在了盧家!鋼管廠辦公區域的鑰匙,不是人人都有的,而且每個人隻有一串,掉了之後要打報告才能補辦的!”

事發之後,以盧老漢對秦世仁的瞭解,此人心狠手辣,不達目的不罷休,於是他找到老丁,把秦世仁企圖**阿嬌時掉在床上那一串鑰匙交給了他!

老丁頭帶薑蔓去了周家橋的橋墩底下,搬開幾個大石頭,又刨開下麵的沙土,終於找到了那串被他藏了半個月的鑰匙。

他把它交給了薑蔓。

“你為什麼不交給?”

薑蔓剛一開口就覺得自己傻,秦世仁在這一帶勢力遍佈,僅有的證據交出去估計也隻能石沉大海。

但是換個思路,這東西也是老丁頭一家的護身符。

今天下午薑蔓從林爽那裡得知市裡下來了一位白副局長,聽說此人剛正不阿,和其他當官的不是一丘之貉。雖然傳聞不知真假,但人才調過來,至少在秦世仁還冇有把人買通之前,老丁頭捏著那串鑰匙暫時還能保命。

但如果秦世仁已經擺平了那位白副局長,那就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早先離開船艙時,薑蔓給秦世仁留了一張紙條:殺人證據已經交給可靠之人,你可以買通區局,上麵還有市局,再往上還有省廳!不想蹲號子的話就消停些!

薑蔓讓老丁頭先回家去和他老婆彙合,她心裡多少有個底,短時間內丁家不會有太大的麻煩。

次日清晨。

秦世仁看完底下的人帶回來的紙條,麵不改色揉成一團扔在了地上,轉而悠悠地伸手去端茶盅。

白秀娥撿起來看完內容後,神色慌張道:“老秦,到底是有什麼把柄在姓丁的手裡?”

“鑰匙。”

秦世仁淡定道,眯著眼目光幽深地看向窗外。

白秀娥一怔,然後無聲地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盧老漢夫妻的事讓秦世仁覺得晦氣,第二天就去髮廊找女人消遣,幾天後,卻發現廠裡那一大串鑰匙不見了。

他把髮廊裡裡外外找了個遍,完全冇有鑰匙的蹤影,思前想後,意識到可能是那晚掉在了盧家。

結果去盧家也冇有找到,他也就放棄了。

重新配一串鑰匙也就打個報告的事,他和副廠長張強稱兄道弟的,跟對方打個招呼就搞定了。

如今得知鑰匙被當做證物被人拿走了,事情就有些棘手了。

“奇了怪了,怎麼什麼事都能跟薑家那死丫頭扯上關係?”

秦世仁淡淡呷了一口茶,冷笑一聲。

白秀娥不明就裡:“怎麼?又是她壞了咱們的事?”

“照阿蛋的話說,老丁頭都要鬆口把證物交出來了,誰知道半路殺出個程咬金,薑蔓救了老丁頭,還把他和刀仔打個屁滾尿流!”

阿蛋就是那個光頭,刀仔是刀疤臉的小名。

白秀娥聽完氣得牙癢癢:“茜茜讓你殺了她果然是對的,留她在這世上就是個禍害!”

秦世仁歎口氣:“暫時還不能動她。”

死丫頭留言的內容不知道是真是假,他的本事再大也不可能大到打通市裡和省上的關係,要萬一她說的是真的,她和老丁頭一出事,物證遞交到了上頭,接連幾宗命案,讓人不得不重視!

眼下最重要的,是要想方設法把那串鑰匙拿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