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不要過來!”

蘇子餘看著麵前滿臉淫邪的禦林軍侍衛,驚恐的步步後退。

那禦林軍一邊拉扯自己的衣襟兒,一邊獰笑道:“蘇三小姐,你聽話一點,我下手也會溫柔一些。你也不過是個庶出之身,事成之後,我娶了你便是!”

蘇子餘步步後退,難以置信的開口道:“我二姐……我二姐說是二殿下約我來到,你……你到底是何人,你不要再過來了,你再過來……我……我要喊人了!”

那禦林軍冷笑道:“今日是皇後孃娘選兒媳婦的日子,進宮的都是高門嫡女,你一個庶出的賤丫頭,也太看不清身份了。既然如此,不如我來教三小姐做人啊!”

禦林軍話音一落便撲向蘇子餘,直接將人撲倒再花叢中,

撕拉一聲,是布帛被撕裂的聲音,蘇子餘驚恐的大喊道:“不要,救命,救命!”

禦林軍胡亂的在蘇子餘身上撕扯,一邊控製她反抗的雙手,一邊冷聲道:“你喊啊,最好把皇後孃娘和那些命婦都喊來,看到你我二人在禦花園野合,到時候,你照樣得嫁給我!哈哈哈!”

蘇子餘知道自己中了自己二姐的圈套,可眼下她根本無力反抗,情急之下,她隨手抓起一把花土,灑到了那男人眼中。

“啊!”禦林軍一聲慘叫,下意識放開了對蘇子餘的鉗製。

蘇子餘用力推開禦林軍,慌不擇路的逃走,然而她才跑了冇幾步,就再次被那禦林軍抓住手臂。

蘇子餘看著兩步之遙的荷花池,淚如雨下的開口道:“我寧可死在後宮,也絕不會讓你們稱心如意!”

蘇子餘縱身一躍,跳入了荷花池,那禦林軍大驚失色,伸手去抓卻被蘇子餘的力道一同帶入了水中。

噗通一聲,水花四濺,香消玉殞!

——

冰冷的湖水裹挾著少女的身體,胸腔的窒息感,喚醒了少女的神經。

蘇子餘猛地睜開眼,便嗆了好幾口水。

奇怪,她不是在實驗室裡做實驗麼?怎麼忽然就掉進水裡了?

等等!這些令人頭痛欲裂的記憶是怎麼回事?這些令她心神具裂的恨意是怎麼回事?

她……她這是穿越了?

二十二世紀天才毒醫蘇子餘,穿越到三千年前的相府庶女身上了?

蘇子餘來不及想太多了,因為窒息的感覺已經開始讓她有些意識不清。

她慌亂的朝著水麵浮出,嘩啦一下破水而出。

“呼!”一口氧氣還冇吸完,蘇子餘便忽然覺得腰間一緊,竟是有人在往下拉她!

蘇子餘心道一聲:“糟了,難道是剛剛那個要強迫她的禦林軍,還冇淹死?”

蘇子餘下意識朝著來人踢出腿,卻被那人直接用雙腿夾住了她的腿。

那人從身後一手扣住她的腰,一手捂住她的嘴,語氣森森的附耳威脅道:“不想死就彆出聲!”

那人帶著蘇子餘再次沉到水麵以下,蘇子餘憋得喘不過氣來,本能的奮力掙紮,將湖水打出陣陣漣漪。

“郡主,那邊有動靜!”一個宮女的聲音從遠處響起。

“快,過去看看!”被稱作郡主的女人帶著一行宮人腳步急促的靠近了這個荷花池。

那男人聽到動靜,急忙帶著蘇子餘潛到拱橋的橋洞下麵。

眼看著蘇子餘因為窒息,漸漸失去了掙紮的力道,那男人把心一橫,低頭吻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