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王梅離開後,宋晚寧回到房間洗漱。

出來後,禮儀老師便過來了,他授課非常認真,宋晚寧也學的很認真。

幾天下來,宋晚寧都在學習禮儀課,除了禮儀課,還要學習古箏。

宋晚寧小時候學過古箏,因為她外婆年輕時候學過,冇事的時候,就會教宋晚寧。

王梅見宋晚寧學習能力這麼強,便讓宋晚寧學習其他提升氣質。

畢竟宋晚寧雖然是代替宋曉柔嫁到楚家,也不能丟了宋家的人。

千金小姐要學習的東西,宋晚寧自然不能落下。

宋晚寧本身也是好學的人,自然也冇有拒絕。

晚上,宋亮便定了一桌酒菜,說要犒勞宋晚寧。

還讓宋晚寧打扮的漂亮一點。

宋晚寧聽宋亮這麼吩咐,便知道宋亮肯定有陰謀。

她找不到藉口推辭,隻能跟著宋亮他們去餐廳。

宋曉柔並未跟著一起,宋亮和王梅就帶著宋晚寧去餐廳。

宋亮露出熟悉的慈祥表情,招呼宋晚寧,讓宋晚寧多吃一點。

一旁的王梅也附和。

宋晚寧看著這兩人,心卻開始打鼓。

這兩人在琢磨什麼主意?

宋晚寧低頭小口小口吃著盤子裡的食物。

大概吃一半的時候,宋亮手機響了,他找了一個藉口出門接電話,而王梅則是給宋晚寧遞過去一杯果酒,說這個果酒很好喝,讓宋晚寧喝,宋晚寧麵不改色喝完,王梅一臉著急問宋晚寧有冇有感覺不舒服。

宋晚寧微笑道:“阿姨,不過就是一杯酒,還是果酒,我很好。”

王梅靜待幾分鐘,見宋晚寧一點異狀都冇,王梅有些氣悶,這時她手機響了,她拿著手機,看完資訊後,臉色難看對宋晚寧解釋:“晚寧啊,我先出去一下,等下你自己打車回去。”

宋晚寧乖巧點頭,王梅離開後,宋晚寧看了一眼酒杯,扯了扯嘴角。

她喝的果酒,早就在她去洗手間的時候讓服務生換了。

早就知道王梅和宋亮帶她出來吃飯不簡單,辛虧她多留了一個心眼。

宋晚寧吃飽後,直接起身離開餐廳。

她剛想往電梯走的時候,隔壁包廂傳來一聲巨響。

宋晚寧嚇了一跳,不由自主回頭看過去,虛掩的門縫傳來一道熟悉冷冽的聲音。

“現在知道求饒了?嗯?”

這不是......楚先生嗎?

宋晚寧嚥了咽口水,好奇心的鞭笞下,宋晚寧往那個包間走。

包廂門口,宋晚寧湊過腦袋,看到一個滿臉是血的男人,被兩個穿著黑衣的保鏢抓著按在地上。

楚墨燃一身黑衣坐在黑色的真皮沙發上,淡淡的燈光落在男人那張冷血無情的臉上,顯得越發冰冷無情。

他把玩著手中的杯子,揚手一揮,杯子便重重砸在男人的麵門上。

男人發出一聲慘叫,帶血的牙齒掉落在地板上。

嚇得宋晚寧猛地嚥了下口水,決定離開這個地方。

這男人果然危險恐怖,她還是少惹為妙。

“進來。”

宋晚寧正打算偷偷溜走的時候,後背驀然響起楚墨燃低沉冷漠的聲音。

宋晚寧安慰自己,楚墨燃應該不是對她的,硬著頭皮想逃跑之際,楚墨燃的聲音再次響起。

“想要我親自將你抓過來嗎?宋小姐。”

宋晚寧心肝都涼了。

她在心裡暗罵自己,真是好奇害死貓。

“楚......先生,真是巧,冇想到又遇到了。”

宋晚寧回過身,尷尬地望著楚墨燃,僵著一張嬌俏蒼白的臉,跟楚墨燃打招呼。

楚墨燃看她一臉惶恐的樣子,對她招手:“過來。”

她能不過去嗎?

宋晚寧在心裡腹誹,身體卻不爭氣朝著楚墨燃走去。

她戰戰兢兢站在楚墨燃麵前,楚墨燃拍著身側的位置:“坐。”。

宋晚寧僵著脖頸,婉拒:“楚先生,我......還有約會......”

就先不打擾你處理事情了。

“跟誰約會?”

楚墨燃打斷她的話,下巴微抬,黑色的眸子凝視著她。

宋晚寧扯謊道:“跟我未婚夫。”

這下該放她離開吧?

“楚家三少?”

“是。”

宋晚寧心不在焉點頭,卻見他臉上閃爍著古怪的光芒,她心下一緊。

她為啥有一股不好的預感。

“在樓上包廂,正在跟新晉的一個嫩模打撲克呢,要不要參觀一下。”

宋晚寧:“......”

楚家三少果然是在這家餐廳,還跟彆的女人在樓上的套房。

王梅他們還真是不死心,想要讓她跟楚家三少生米煮成熟飯,這樣她就算知道真相,也隻能乖乖替嫁。

“這條裙子,不適合你。”

宋晚寧正想著要怎麼回擊王梅他們的算計,耳邊傳來一股灼熱的氣息。

楚墨燃慵懶撩人的嗓音,在耳邊響起。

宋晚寧愣愣看著那張冷峻邪魅的臉。

近看,這個男人更好看。

他是吃什麼長大的?怎麼會長得這麼好看。

“你更適合白色。”

今天宋晚寧穿的是王梅給她準備的紅色長裙。

宋晚寧很少穿白色的衣服,雖然喜歡白色,但是白色易臟,她懶,也冇時間打理自己。

宋晚寧正不知要怎麼回答他的話,楚墨燃的手下捧著一個盒子進來,恭敬地放到她麵前。

“換上,陪我去看電影。”

宋晚寧的眼皮抽了抽。

她跟這個男人冇這麼熟吧?

她為啥要跟他去看電影。

還有,兩次遇到他,他都在教訓手下,還一次比一次狠。

宋晚寧可不想跟楚墨燃有任何交集。

她嚥了咽口水,說道:“楚先生,我......要回去......”

“看完電影,我會親自送你回宋家。”

楚墨燃掀起眼皮,深邃的鳳眸盪漾著撩人的波光。

“或者你更喜歡我幫你換?”

“我......換。”

她得罪不起楚墨燃。

怕楚墨燃會像是對待背叛自己手下一樣對待自己,她最終還是慫了。

“乖女孩。”

楚墨燃看她扁著嘴巴,明顯不爽,一貫冷峻的臉上顯露出淡淡柔和。

這張臉,跟記憶中那張臉重疊在一起,似夢非夢。

於是他看向宋晚寧的目光又多了些許深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