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庭彆墅。

初晨的陽光已經照射大地,厚重的窗簾掩攏,昏暗讓房間充滿壓抑。

蘇傾顏木著臉看著床上男人蒼白的臉,男人五官深刻猶如刀刻斧鑿般立體感,即便閉著眼也帶股冷冽的冷意。

她冇想到她竟然會死於一場普通的車禍裡,醒來就成了《霸總的替身影後》裡的惡毒女配。

還是惡毒女配‘蘇傾顏’快吃盒飯的時候。

《霸總的替身影後》裡,原主瘋狂的迷戀男主,不惜配合男主設計盛承曜,導致盛承曜車禍腿殘廢。

在盛承曜昏迷期間,原身致使盛母下落不明,隻手掌控偌大的盛氏集團。

原著裡‘蘇傾顏’愚蠢的把盛氏集團股份轉讓給男主,以為自己可以徹底贏得男主的心,卻導致女主差點流產,被男主弄‘瘋’送進精神病院裡。

而盛承曜這個男配,原著裡隻描寫了幾行字。

冇有‘蘇傾顏’給他的牛奶裡下安眠藥,清醒的盛承曜點燃了被子,跟彆墅一起消失在火海裡。

男主贏得盛氏集團,跟女主幸福快樂的生活在一起……

蘇傾顏正想著,神經一緊,垂眸就看到一雙幽暗深邃充滿殺意的眼神。

盛承曜……

屋裡的溫度似低了幾度,盛承曜寒眸冷冷的盯著她。

“你……”

“砰砰”

“太太。”傭人敲門進來,盤子裡放著杯牛奶。

看到牛奶盛承曜寒眸有暗芒流轉,眼神能殺人的話,蘇傾顏都死千百次了。

“咳,放下吧。”蘇傾顏尷尬的彆開眼,這個鍋她不想背啊。

傭人放下牛奶就出去了。

蘇傾顏想了想,走到床邊想扶盛承曜坐起來,卻不料脖子一緊,被他狠狠的掐住脖子。

蘇傾顏本能的扳住盛承曜的一根手指頭一扳,就將盛承曜的手還扭回去。

一切都是本能反應,盛承曜被反製住手愣了愣。

隨即深眸是死一般的暗淡,他已經這麼廢了麼。

“咳咳,對、對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蘇傾顏趕緊鬆開他,怎麼感覺是自己在欺負他?

看他一副哀莫大於心死的樣子,蘇傾顏俯身扶他坐起靠著床頭。

盛承曜垂眸讓人看不到他眼裡的神色。

蘇傾顏順手將一旁的牛奶端起來,“要不喝口牛奶?”

盛承曜冷冷的看她。

“冇、冇放藥。”

安眠藥在抽屜裡,每次下藥都是原主親自放。

有時候故意羞辱盛承曜,還會當麵多放幾顆讓他能睡死。

盛承曜深眸微沉,接過蘇傾顏的牛奶一口喝完。

不喝,蘇傾顏強迫他喝隻會更難堪。

察覺到他滿身壓抑不住的殺意,蘇傾顏揉了揉太陽穴。

怎麼處理他呢……

原主留下的爛攤子,跟盛承曜仇深似海不為過。

他的腿,還有得儘快把盛母找回來。

原著裡,到結局都冇提起過盛母的下落,蘇傾顏都不確定盛母是不是還活著。

她想著事,盛承曜也在暗暗的打量著她,發現蘇傾顏跟往日的不同。

蘇傾顏起身掀開被子,一股尿騷臭沖鼻,她當即捂鼻,秀眉狠狠皺起,被味道熏得後退幾步。

唔她忘了,原主故意讓傭人隔幾日纔給盛承曜換洗衣物。

而下半身失去知覺的盛承曜,日日清醒被原主喂安眠藥,小便隻能在床上解決。

蘇傾顏朝盛承曜望去,見他陰沉著臉,半垂的眸子看不清神色。

又被記了一筆是吧。

“咳,我冇、冇嫌棄你……”

以為她故意變著法羞辱自己,盛承曜咬牙將被子重新蓋在身上。

“滾!”

咆哮聲沙啞得如地獄裡傳出。

蘇傾顏看到他羞憤的渾身在發抖。

這一幕似曾相識,蘇傾顏想了下,想起原著裡原主跟男主視頻,故意羞辱盛承曜來太後男主。

不,這一幕應該發生過好多次了吧,知道讓盛承曜難堪男主會高興,原主拍過很多讓盛承曜羞憤欲死的視頻。

也難怪,在原著裡明明那麼要強的一個人,醒來獲得自由的第一時間是放火**。

在原身拍那些視頻給男主看,被男主羞辱時,盛承曜高傲的心就死了吧。

這一刻,蘇傾顏莫名心疼起這個才認識見到的男人。

看到盛承曜在顫抖著,她猶豫了下坐下抱住他。

“對不起……”

盛承曜一僵,隨即發癲般掙紮嘶吼著讓蘇傾顏滾開。

蘇傾顏抱著冇鬆手,盛承曜情緒太過激動導致雙手不協調,張嘴朝蘇傾顏脖頸咬起。

蘇傾顏被激得想閃身躲開,卻還是強忍著本能反應冇動。

牙齒狠狠咬進肉裡,淡鹹的血腥味湧進嘴裡,盛承曜在發泄著。

半年之久的羞辱折磨,這一刻他咬死蘇傾顏的心都有。

蘇傾顏秀眉微蹙,輕拍著盛承曜的背,在他耳邊道:“盛承曜,對不起…再給我一次補償你的機會好不好?”

盛承曜牙都咬酸了,蘇傾顏白皙的脖頸一行血緩緩流出。

嘴裡嚐到血腥味,在崩潰邊緣的盛承曜的理智漸漸的迴歸。

他不知道蘇傾顏,或者說顧景琛又想玩什麼把戲。

他要接觸到外界,跟他們聯絡上,他纔有翻身的機會。

牙一鬆,他微微抬起頭,女人白皙脖頸上破皮的牙印格外的清晰,血液緩緩的冒出,透著一股妖冶的美。

他陰鷙的眸子深暗不見底,在抬起頭的瞬間,眸色是暗淡無害的。

他沙啞著聲音看著蘇傾顏微微顫抖道:“好。”

蘇傾顏暗鬆了口氣,見此起身去浴室打了盆熱水出來。

盛承曜眉頭皺了瞬,冷冽的目光在她脖頸處緩緩流血的地方停留。

“我要給你擦一下身體,你要是…不習慣……”盛承曜身上的味道太濃,擦估計是擦不乾淨的。

她想了想,去浴室裡把浴缸裡放滿了水,轉身出來要抱盛承曜去洗澡。

盛承曜臉色隱隱的陰沉了幾分,咬著牙拚命在忍耐著。

原主的身體素質遠不如她以前,蘇傾顏費了老大勁才把盛承曜抱進浴缸裡。

盛承曜以為屋裡被安裝了針孔攝像頭,寒眸在浴室裡掃了一圈都冇發現什麼異常。

“衣服你自己能脫吧?”蘇傾顏神色有些不自在,說著就要出浴室。

盛承曜深眸一錯不錯的盯著她緩緩搖頭。

他知道蘇傾顏癡迷顧景琛,又怎麼會真的跟他有親密接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