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來人。”太後厲聲道:“去把榮寧縣主給哀家帶過來。”

這個榮寧縣主當真是膽大包天,竟然敢做出這種事兒來,她定要好好罰她。

崔嬤嬤低著頭道:“這會兒榮寧縣主怕是已經換好衣衫出宮了。”

“太後孃娘不用費心,這事兒就讓我們自己處理吧!”長安王眯著眼睛道。一個小小的縣主,也敢與他長安王作對,他必定要讓她付出代價。

太後在明麵兒上罰她,最嚴重不過就打打板子罷了!這可難消他心頭之恨。

太後看了自家兄長一眼,明白了他的心思,小聲囑咐道;“兄長不要做得太過了。”畢竟,那榮家祖上是開國功臣,那榮寧縣主也是功臣之後。

長安王說:“我自有分寸。”

接著長安王一家便離開了皇宮,榮寧縣主還在為讓齊嫣出了醜而得意,卻不知道危險正在靠近。

容沁蘭本想換完舞裙,便去姐姐宮裡,找姐姐說絕王的事兒,但是卻被父母拉著出了宮。

五日後,榮寧縣主出了事兒。

她在去廟裡進香的路上,被一夥兒賊人劫走,當人被找到的時候。衣衫儘毀,身上全是被人糟蹋後的痕跡。

人被送回榮國公府後,國公夫人瞧見女兒變成了這副樣子,當時便暈撅過去了。

榮國公也氣得差點兒吐了血,差點兒將跟著榮寧縣主去山上進香的仆從打死。那榮寧縣主醒後便要尋死,晚上趁冇人守著,在房中上吊死了。

冷落月跳完廣場舞,便站在宮門口聽王平講這兩日皇城中發生的八卦。

是的,那日開趴體跳了舞後,冷宮裡這些妃子的舞魂覺醒了。還主動讓林良人教她們跳《笑紅塵》,冷落月索性便開始帶她們跳起廣場舞。

每天吃完飯後,她們也不打麻將了,而是趁著天還冇有黑儘,到宮門口的空地上來跳跳舞。

劉美人聽王平說完後搖著頭道:“這榮寧縣主可真是太慘了,竟然遇到了這樣的事兒。”

“是啊!好好的人就這麼冇了。”

“我以前便聽人說,榮國公最是疼這個女兒的,如今人冇了,他不得傷心死?”

王婕妤冷笑著道:“傷心是肯定會傷心的,但是若這榮國公真想讓女兒活著,又怎麼會不讓人看著她呢?他們明知道這榮寧縣主是要尋死的。”

一個被人糟蹋了的女兒,隻會讓家門蒙羞,讓家裡人跟著丟臉。這人死了,反倒還能被人誇榮家的女兒有氣節。

眾人一聽都沉默了,覺得王婕妤的話說得極對。那榮寧縣主本就是尋過死的,榮家人若真不想她死,自然該讓人日夜貼身守著她,不給她尋死的機會。他們到底還是不想,讓一個失了貞潔的女兒活著。

“哎!”徐太嬪歎了口氣道:“她都這樣了,活著還不如死了呢!”

“是啊!倒不如死了換個名聲。”

這失了節的女子,若是活著不但會讓家族蒙羞,一輩子都會被人指指點點的。

冷落月皺了皺眉道:“你們這樣想是不對的,失了節的女人怎麼就不能活著了?”

徐太嬪理所應當地道:“會冇臉見人,會讓家族蒙羞,會被人指指點點冷嘲熱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