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今咱們既然在朝堂上不好再讓皇上立郡主為後,那便隻有讓皇上順應民意。”戶部侍郎道,“若是這天下人,都要讓皇上立齊嫣郡主為後,並且還一起請願的話,皇上怕是也不好再推脫。”

他們不能逼皇上立齊嫣郡主為後,那便讓天下人來逼皇上。若立了齊嫣郡主為後,依然發生了洪災,那也是天下人的鍋。

“百姓愚昧,極好哄騙,若是安排些人推波助瀾,想要達到那種效果應該不難。”

“冇錯冇錯。”工部侍郎附和著道。

長安王的臉色緩和了一些,覺得這個法子可行,讓他們去找人推波助瀾。一個月後,他要見成效。

工部侍郎的人垂頭喪氣地出了長安王府,站在門口對視了一眼,皆無奈又憋屈地搖了搖頭。

早知當初,他們就不上長安王這條賊船了。可是如今後悔也晚了,這船一旦上了,他們就永遠都下不去了。

工部侍郎等人回到家後,便找了人,讓他們去煽動百姓。說皇上也相信今年會有洪災,故而頒發了疏通河道,修壩築堤的政令。明明立齊嫣郡主為後,災禍自可解,可皇上卻非要勞民傷財。還說這是老天降災,如何防治那都是防治不住的。隻有立了齊嫣郡主這個福星為後,纔可將這災給擋掉。

若皇上不立齊嫣郡主為後,那百姓就隻有等著接受老天降下的災禍了。

又有人編了些小故事,說太後孃娘總是發噩夢,可是自從齊嫣郡主進宮陪伴後,便再未發過噩夢,這精神也越來越好。

還有什麼給齊嫣郡主接生的接生婆說,她出聲的時候的哭聲是鳳鳴,可見她是本該鳳儀天下的鳳。

就是因為這些小故事,讓不少人堅信,齊嫣就是福星,就是天生鳳命的皇後。

更有人說,怕是因為皇上冇有立齊嫣郡主這個天命皇後為後,故而老天纔會降下災禍。讓皇上無子,讓百姓受災。

一些理智的人覺得這個說法荒謬,但是卻也有不少愚昧之人信了。甚至開始埋怨皇上不立齊嫣為後,害得北地百姓遭受雪災之苦。

雖然也還有人在說齊嫣這個福星是假的,大家不要被騙了。但是知道會有災禍降臨的百姓,卻更願意相信她就是福星,能為他們擋掉要降臨的災禍。

龍翔殿內,聽得暗衛稟報的鳳城寒,氣得腦袋一抽一抽的痛。

今年有可能會產生洪災原因,他也安排人散佈出去了。可這些百姓,竟然還能被煽動至此,他這個舅舅當真是好手段啊!

以前百姓隻是想讓他立齊嫣為後,為天元當災避禍,可如今,他們卻覺得,就是因為他冇立齊嫣為後,才致使北地百姓遭受雪災,對他這個皇上生出了怨氣。

“好的很!當真是好得很啊!”鳳城寒怒極反笑。

單膝跪在地上的暗衛,乾嚥了一口,覺得周遭的氣溫有點低。

鳳城寒緊緊地捏住了椅子的扶手,他絕對不會被人逼迫著再立一次後,也絕對不會再讓他的臥榻之側有他人酣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