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抱著小貓兒將門窗關好,我出去瞧瞧。”她說著,將熟睡的小貓兒遞給采薇,但是采薇冇接。

“不行,若娘娘出去,撞見那兩個壞人怎麼辦?”

冷落月給了她一個放心的眼神,“你忘了,你家娘娘我可是一屁股能將凳子座碎的人,若是我真撞見了壞人,該害怕的也是他們。”

她出去了才能去通知大家和當值的李成。這人是感情動物,她和這冷宮裡的人相處了這麼久了,也是有感情的,自然也不能不管她們,放任她們被壞人所傷。

接過小貓兒的采薇還是有些不放心,縱使娘娘力大如牛,可到底也是手無寸鐵的女子啊!

采薇正想著,冷落月便轉身回了臥房,十分輕鬆地扛著狼牙棒走了出來。

采薇:“……”

好吧,娘娘並非手無寸鐵,而且這鐵還挺大的。

“你拿著防身。”冷落月將狼牙棒放到了采薇房中,自己去廚房拿了根燒火棍。

“我出去了。”冷落月對站在門口的采薇說了聲,便直接朝外走去。

“娘娘要小心啊!”采薇小聲囑咐道。

冷落月伸出手比了一個OK的手勢,打開院門兒走了出去。

孫太妃的院門兒冇有門栓,她直接推門走了進去,走到孫太妃睡覺的臥房,敲了敲窗戶。

“誰呀?”屋內響起了孫太妃的聲音。

冷落月在外頭道:“孫太妃,有壞人潛入冷宮了,你注意點兒。”

有壞人潛入冷宮了?孫太妃忙下了床,用火摺子點燃了油燈。披著衣裳打開房門,看著站在床邊的冷落月問:“你怎麼知道有壞人潛入冷宮了?”

難不成壞人是衝著她和小貓兒來的,她已經見過了?不對,她若是見過了,就不會來提醒自己了。

冷落月眼珠子一轉,眼睛都不帶眨的撒謊道:“我睡不著,出來走了走,然後便瞧見外頭有兩個黑影,還聽到了男子說話的聲音。”

“我現在要出去瞧瞧,通知李成冷宮裡進了人。”

“我同你一起去。”孫太妃將衣裳穿好,進屋把掛在牆上的劍取了下來。

冷落月的眼睛亮了亮,拿著劍的老太妃有點兒颯。她早就聽人說過,老太妃是會功夫的。

“還是我一個人去吧!”冷落月想了想道,“我不放心小貓兒,還請老太妃去隔壁的院子,幫我保護一下小貓兒。”

萬一她走了,那危險人物跑到隔壁院子去,那她就完了。

“你一個人行嗎?”孫太妃皺眉,“萬一遇到了壞人怎麼辦?”她也隻是個手無寸鐵的弱女子,若是被那壞人遇到了可就危險了。

她也明白冷落月為何寧願一個人冒險去通知侍衛,也要讓她去保護小貓兒。因為就算她留在小貓兒身邊也保護不了他,反倒是自己這個會武功的老婆子,能夠護小貓兒一護。這就是當孃的心啊!

冷落月:“我覺得我應該是行的,也不一定就能遇見那兩個壞人。”

“我先去了。”說罷,冷落月轉身便要走。

“你拿著這個防身。”孫太妃把自己的佩劍遞給了冷落月。她這劍,自她練劍起便一直跟著她,從未給過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