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是她千算萬算,算漏了一點兒,那就是她冷落月有係統,可以檢測到粥裡被人加了東西,但凡是對小貓兒這個任務對象有危害的東西都逃不過係統的法眼。

冷宮養娃係統:彷彿聽見說過我破。

“為何要在小皇子的膳食裡下巴豆粉?”鳳城寒危險地眯起了一雙鳳眼。

“我我、奴婢……冇,不,不是……”似雲的舌頭打了結,努力想要讓自己鎮定下來,將話說清楚,可是內心生起恐懼,讓她壓根兒無法讓自己鎮定下來。

恐懼的眼淚,從她眼眶之中流出。

冷落月在心裡“嘖”了一聲,這似雲的心理素質也太不行了,被人揭穿後抖得更個篩子不說,連話都說不清楚了,就這心理素質誰給她的勇氣做壞事兒?

梁靜茹嗎?

見似雲連一句話都說不清楚,鳳城寒耐心儘失,本來還想問出她身後之人是誰的,但是她這樣,讓鳳城寒覺得已經冇有繼續問下去的必要了。

“來人。”鳳城寒冷聲道,“將這賤人帶到懲戒司外杖斃,讓所有宮人都去給朕看著。”

讓所有宮人親自看著這賤婢被障壁,是威懾,是警告,更是殺雞給侯看。讓所有人知道,對小皇子下手的下場。

兩個侍衛聽命走了進來,衝鳳城寒行完禮後,便直徑走到廊下,朝似雲走去。

“不要、不要……”似雲驚恐地瞪著眼睛,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她不停的搖著頭,雙手撐地往後腿。

她不想死,她不想被杖斃,她冇有害小皇子,她隻是想讓冷落月她們遭殃而已。

龍翔殿內的宮人們,都不忍地彆過了臉。都是在一個宮裡當差的,還相處了這麼多年,他們是真的不想看到似雲被杖斃。但是他們也不敢替似雲向皇上求情,因為他們知道,皇上向來是說一不二的,既然他說要杖斃似雲,那就一定會杖斃似雲,誰求情也冇有用。

這事兒要也隻能怪似雲自己,誰讓她對小皇子下手的,明明他們都知道皇上有多喜愛小皇子的。

對於杖斃似雲這事兒,冷落月雖然覺得有些殘忍,但是卻並不同情她。因為這是她自己自找的,有一句話怎麼說的來著,害人終害己,這似雲就是害人終害己。

似雲看她和采薇不順眼,就來找她和采薇掰頭啊!對一個還不知事兒的孩子下什麼手?也是她有係統,檢測到了粥裡有巴豆粉。若是那破係統出了故障冇有檢測到,小貓兒吃了那肉糜粥,不就要遭罪了嗎。

想到似雲為了對付她和采薇,竟然給小貓兒下巴豆粉,她就氣憤得很。

雖然似雲罪不至死,但是皇上要杖斃她,冷落月也不會多事去為她說話。她今天能因為看自己和采薇不順眼,給小貓兒下巴豆粉,明日就有可能給她們的膳食裡下毒。

“啊!啊!”似雲被是為抓住了,她拚命地掙紮著,大聲的尖叫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