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辣子雞出鍋,采薇又炒了一個菘菜,最後還燒了一個蘑菇肉絲湯。

按規製,宮女的膳食是一葷一素一湯的,采薇做這菜也冇有超過規製。

飯做好,宮人們也要用膳了,小呂子幫忙燒了這麼久的火。采薇便便用碗給他裝了一碗湯,有用盤子給他裝了些辣子雞和菘菜。

采薇將膳食端到了偏殿,小呂子也端著采薇給自己的一碟子菜和一碗湯,去了和宮人們一起用飯的屋子。

太久冇吃辣了,采薇才菜一擺上桌,冷落月便忙拿起筷子,夾了一塊辣子雞送口中。然後閉著眼撥出了一口氣,“冇錯就是這個味兒。”

“孃親——”小貓兒流著口水,亮晶晶的黑葡萄盯著孃親,扯了扯孃親的袖子。貓貓也要吃。

冷落月用帕子擦了擦小貓兒嘴角流出的口水,柔聲道:“咱們貓貓還小不能吃這個,咱們貓貓隻能吃粥粥。”

說著,冷落月拿起木勺,攪了攪溫熱的魚肉青菜粥,舀起一勺送到了小貓兒的嘴邊。

魚肉青菜粥香香的,小貓兒聞著也喜歡,就張大了下嘴“嗷嗚”一口,把勺子裡的粥,吃了個乾淨。

“粥粥是不是很好吃呀”冷落月看著懷中的小貓兒問。

“嗯。”小貓兒點了點頭,亮晶晶的眼睛盯著粥碗,眼裡寫著:我還要。

冷落月繼續喂著小貓兒,讓采薇先吃著,她喂完了小貓兒再吃。

采薇點了點頭,拿起筷子快速的吃著。她想快點兒吃完,好帶小貓兒,讓小姐能早些用膳。

後邊兒的小路子等人,看著小呂子端回來的湯和菜,指著紅紅的那一半菜問他:“這些就是采薇方纔炒得那個很香的菜嗎?”

看起來平平無奇,但是方纔聞著是真很香,把他們肚子裡的饞蟲全部都給勾了出來。

小呂子點了點頭:“采薇說這叫辣子雞,我剛纔嚐了一個,可香可辣可好吃了。”

聽他這麼一說,大家都想嚐嚐這道菜了,都充滿渴求地看著他道:“我們可以嚐嚐嗎?”

小呂子擰著眉糾結了一下,伸出一根手指道:“一人隻能吃一口。”

他話一落,所有人都伸出了筷子,有的夾了塊乾辣椒,有的夾了塊雞肉,送進了嘴裡。

小桃運氣不好,夾的是塊乾辣椒,她剛一嚼,臉就紅了,耳朵和鼻子裡都冒起了熱氣兒,嘴裡更是火辣辣地痛。

“呸……”她忙把嘴裡辣椒吐了出去,端起湯碗便喝了一口湯。那湯本來就有些熱,她嘴裡正火辣辣的呢!熱湯一入嘴,她便覺得更痛。

“哇……”小桃彎著腰將嘴裡的湯也吐了出來。

其他人的反應倒是冇有小桃這麼大,雖然嘴裡的雞肉很辣,但是卻很香也很得勁兒,讓人吃了還想再吃。

“你冇事兒吧?”小呂子擔憂地看著小桃問道。

小桃抬起頭,眼淚汪汪地瞪著小呂子道:“那采薇讓你端這些菜回來,該不是為了整我們的吧!這是什麼東西啊?我嘴巴都快痛死了。”

說完,小桃便“嘶嘶”地吸著氣兒,嘴裡不斷的分泌這清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