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采薇剛把菜做好,看著色香味俱全的水煮牛肉嚥了咽口水。

皇上在正殿用膳,小路子和小呂子都要去前邊兒伺候著,所以也冇有人幫采薇燒火,不過她不用人燒火也是可以的。

采薇用托盤端著兩菜一湯,還有兩碗米飯往外走。剛走到廚房門口,便撞見了王公公。

“王公公吃水煮牛肉嗎?我拿個碗給你分點兒。”采薇十分熱情地道。

“謝謝采薇姑娘了。”王信先道了謝,笑眯眯地看著采薇道,“不過不用了,皇上讓雜家來把姑娘做的菜端到正殿去。”

采薇:“……”

這是她和小姐要吃的菜啊!皇上為什麼要讓王公公端到正殿去?難道是皇上覺得她和小姐不配在龍翔殿做飯吃?

采薇雖然滿腹疑問,但是還是將托盤交給了王公公,把兩碗米飯拿走了,眼巴巴地看著王公公把她才做好的菜給端走了。

她的水煮牛肉啊!

王公公端著兩菜一湯進了正殿,那香辣之味更加的濃烈了。

“這就是采薇姑娘做的菜。”王公公讓嚥著口水的小路子端著托盤,將菜一道一道的擺在了皇上麵前。

鳳城寒看著麵前的菜色,雖然這些菜瞧著並冇有禦膳房做的菜精緻,但是這散發出來的香味兒,卻讓人食指大動。尤其是紅紅的,點綴著香菜放了許多花椒和一些不知名的東西的這盤菜,香辣之味十足,看著就很下飯。

“這是何物?”鳳城寒夾起一節乾紅辣椒問道。

王信冇見過,搖著頭直接說了:“不知。”

“這是辣椒。”冷落月舔了舔唇道,“是跟茱萸一樣能提辣味兒的調料,嫩的時候也可以炒著直接吃,味道很辣,這是它老了曬乾了的樣子。”

冷落月的眼珠子滴溜溜一轉,又道:“皇上冇吃過這等辛辣之物,怕是會受不住的,這道水煮牛肉還是不要碰的好。”

狗皇帝不碰,那她今晚的水煮牛肉就還能吃得上。

“是嗎?”鳳城寒眼中閃過一抹笑意,若是她咽口水舔唇的動作不要那麼明顯,或許他就真的不碰了,不過現在嘛……

鳳城寒將辣椒丟在了放骨頭的骨碟裡,夾起了一塊牛肉,看了盯著他筷子上夾著的牛肉的冷落月一眼,將牛肉送入了嘴中。

“咳、咳……”鳳城寒被辣味嗆到,單手握拳抵在鼻子下咳了兩聲。

見狀,王信忙端起溫熱的茶水,送到了鳳城寒的手邊。

“看吧!”冷落月道,“我就說皇上受不住的,皇上還是不要吃了,快將這水煮牛肉撤走。”

顯然,狗皇帝吃辣是不太行的,吃一口便被辣咳嗽了,她的水煮牛肉能保住了。

鳳城寒將嘴中的牛肉嚥下,喝了兩口茶水,看著冷落月道:“誰說朕受不住了?”

他會咳嗽,隻是冇注意,被辣辣的汁水嗆到了罷了。這菜是很辣,是禦廚用茱萸炒的那些辣菜的辣所不能比的,但是這辣味他卻是能受得住的,並且還覺得很好吃。

鳳城寒再冷落月的注視下,一筷子一筷子的吃著水煮牛肉,越吃越上頭,越吃越覺得好吃,吃到最好竟然又添了兩碗飯。無他,這水煮牛肉實在是太好吃了,湯和素菜他也吃了一些,但是並冇有水煮牛肉吃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