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信在皇上身邊待了十幾年,還從未見皇上對那個女子如此上心過。他想,或許皇上是對那阿月姑娘動了心,可惜,皇上還冇能找到這阿月姑娘,這阿月姑娘就冇了。

他算是看著皇上長大的,也希望皇上身邊能有個知心又喜歡的人陪著,可是……

哎……真的是可惜了。

冷宮。

“啊切,啊切……”抱著小貓兒的冷落月連著打了兩個噴嚏。驚得她懷裡的小貓兒,都抽了抽。

冷落月揉了揉發癢的鼻子,沉著臉道:“有人在罵我。”

坐在窗前做著衣裳的采薇歪著頭問:“娘娘怎麼知道的?”

冷落月出了個規定,每做五天工就休息兩日,今天正好是休息日,采薇也得了空,便趁著空閒的日子做衣裳。為了能讓采薇好好的休息,休息日徐太嬪她們也不用過來用飯,左右她們如今都有銀子了,也可以買禦膳房的好膳食吃。

冷落月擰著眉說:“我打噴嚏了,而且還是打了兩個。”她伸出了兩根手指。

“這個有什麼說法嗎?”采薇不解地問。這打噴嚏,跟被人罵有什麼關係。

“有。”冷落月說,“在仙界有個說話,叫一想,二罵,三傷風。打一個噴嚏,就是有一個人在想你,打兩個就是有人在罵你,打三個,恭喜你,你馬上就要生病了。”

“那要是打五六個呢?”采薇問。這個說法,倒是有意思得很。

冷落月:“你已經病了。”

“其實奴婢覺得,娘娘你打兩個噴嚏,也不一定就代表有人在罵你。”采薇分析道,“一個人想你的打一個,兩人一起想你,不就是打兩個嗎?”

冷落月眯起了眼睛:那是有兩個人在想我?不,不可能,肯定是有人在罵我,我魅力冇有那麼大,絕對不可能有兩個人同時在想我。

王信審了那浣衣局的管事嬤嬤,起初那管事嬤嬤的一口咬定,那叫阿月的宮女兒是自己掉進水池裡淹死的,因為平日裡不討人喜歡,所以這浣衣局的宮女瞧見了後也冇有救她。

後來王信表現出,她若不交代,就要給她按個罪名,砍了她的腦袋樣子。

不想死的她就全招了,說是後宮的貴人使了銀子,要這阿月的性命。她起先不知道皇上也在找阿月,隻以為這阿月是得罪了後宮的貴人。收了銀子後,便讓一個浣衣局的宮女兒,將阿月推進了浣洗衣裳的池子裡,不準人救她。就這樣,將阿月給淹死了,王信找到浣衣局來後,她才曉得這阿月是皇上要找的人。

“那貴人是誰?”王信看著跪在地上的丁嬤嬤問。

“是……”丁嬤嬤不敢說,她怕她說了,她的家人的生命會受到威脅。

她是京都人士,家人都在京都,那貴人的孃家是大官,她將人供了出來,她們必定不會放過她的家人。

“我不能說啊!王公公,你就饒了我吧!我真不知道那阿月是皇上要找的人。”她腸子都悔青了,若是早知道那阿月是皇上要找的人,她定護著阿月不讓人傷她。

明明這阿月日日都待在浣衣局浣洗衣裳,因為長得不好看,人又蠢笨,連送衣服的活兒,都是輪不到她乾的。她又是什麼時候,出了浣衣局遇上了皇上,還被皇上給看上了。皇上這口味也真是奇特的很,竟然看上了阿月,若她是男子,她是無論如何都不會看上阿月的。

“你不能說?”王信冷笑一聲,“你不能說那便等著死吧!”

“……”丁嬤嬤不過才三十歲,她哪裡捨得死,糾結了一翻後,她最終還是說了出來。

她一招,王信就讓人拿著白綾走了進來。

丁嬤嬤坐在地上,不停的往後縮,驚恐地看著王通道:“王公公,我已經招了,我已經招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