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她一拳便能將這狗皇帝打飛,但是為了避免,把他打飛後,自己也被亂刀砍死,她還是決定先嚐試著化解一下狗皇帝的殺意。

她學著她筆下寫的那些慣會在男人麵前,裝柔弱搬可憐的心機女二,下巴收著,微蹙著眉,咬著貝齒,眼尾朝下,眼珠卻朝上看著鳳城寒,可憐兮兮地道:“皇上饒命,奴婢真的不是故意的。”

“咚。”胸腔裡發出的強烈心跳,讓鳳城寒莫名感到慌張,抓著冷落月後襟的手也是一鬆。

冷落月感覺自己在往下掉,怕自己會再次溺水,下意識地朝鳳城寒撲去,抱住了他的腰,臉貼在了他堅硬的胸膛上,然而她的腳也踩到了底。邊上的底部比中間要高些,水不過才漫過她的胸。

冷落月心中大呼不妙,她抱了狗皇帝,狗皇帝肯定又要動怒了。

懷中那柔軟的身體,冇有讓鳳城寒產生半分厭惡之感,心中反而一股些難耐,讓他想要將這具柔軟的身體緊緊的摟住。

冷落月剛鬆開手,腰便被一雙大手箍住,還冇來得及反應,便和鳳城寒交換了位置,被他壓在了浴池的大理石石壁上。

狗皇帝是想乾啥?冷落月有些慌亂地抬起頭,對上了那雙熟悉的鳳眼,平日那鳳眼似深潭,深不見底,可此時冷落月卻從這深潭之中,看到了一撮火苗,她微微一怔。

耳邊傳來有些急促的呼吸聲,她看著鳳城寒的眼睛,鳳城寒同時也在看著她的眼睛,周遭的溫度在不斷的攀升,空氣似乎也變得稀薄起來。

鳳城寒垂眸,目光從那雙清澈又帶著探究的杏眼,移到了鼻下那雙飽滿的粉唇上,頭不由自主地一點一點兒往下。

冷落月看著鳳城寒那張冷峻卻又過分完美的俊臉,不斷的在眼前放大,腦子有些混亂,乾嚥一口,舔了舔有些乾燥的唇。

這個舔唇對於腦子有些不太清醒的鳳城寒來說,是致命的誘惑,有什麼東西在他的腦子裡炸開了,讓他有一種想要立刻含住那雙粉唇的衝動。

忽然,冷落月感受到一絲異樣。她下意識的朝下看,有池水中花瓣的遮擋,當然她什麼都冇有看到。冇有吃過豬肉,卻見過豬跑的冷落月自然知道這是什麼。

從脖子到額頭全紅了,紅得快要滴出血來。

他不是不行嗎?這會兒怎麼……

冷落月的腦子完全清醒了,她方纔腦子會混亂,完全是被美色所迷,她也明白繼續下去會發生什麼。

狗皇帝的頭不斷的往下,分明就是想親她。他不是討厭她嗎?他知道他現在在乾什麼嗎?能不能有點兒自己的堅持。

冷落月一把推開了鳳城寒,因為用了些力,鳳城寒直接“啪”的一聲,倒進了浴池裡,還激起了一陣水花。

冷落月快速抵爬上岸,看著已經在浴池中站起,表情還有一些懵的鳳城寒道:“皇上,奴婢可不是您的妃子。”

他不可以,也不能對她做那種事兒。

說罷,便轉身出了浴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