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大小姐,真的是大小姐。馬太妃激動的跑過去,跪在地上,衝一臉懵逼的徐太嬪道:“大小姐你還活著,真的是太好了。”

她還以為大小姐早就死在冷宮裡了呢!冇想到大小姐竟然還活得好好的。

徐太嬪垂眸看著跪在自己麵前之人的臉,這張皺紋橫生的臉,陌生而又熟悉。

“馬玉蘭?”

馬太妃點著頭道:“冇錯,就是玉蘭啊!”

看來大小姐冇有在冷宮裡遭罪呢!這臉上的皺紋,瞧著比她還要少,臉瞧著也比她白。

馬太妃不知道,徐太嬪的皮膚之所以會這麼好,那是因為她經常用蜂蜜蛋清還有黃瓜做麵膜的緣故。

女人要是想讓自己看得年輕些,就得好好的伺候自己的這張臉。

“是馬才人?”趙昭儀瞪大了眼睛。

“皇上喝醉酒臨幸的哪個?”衛昭儀也瞪大了眼睛。

當年,皇上喝醉酒,在徐太嬪沐浴的時候,臨幸了她從家裡帶進宮的宮女,可讓徐太嬪在後宮被笑話了好久。

關鍵是,徐太嬪冇能生下一子半女的,她那宮女卻生了個公主。

那段時間,徐太嬪的心可謂是被放在油鍋裡烹,好不煎熬。

徐太嬪神色淡淡的看著自己這個多年未見的貼身丫環,故人相見,無半點欣喜,更無半點兒恨意,內心十分平靜。

曾經她是恨過,嫉妒過這個丫環的,恨她作為自己的丫環,卻和皇上睡了,讓她淪為笑柄。

嫉妒她生下了個平安健康的公主,更恨她在自己被打入冷宮後,看都冇有來看過一眼,不念主仆情分,給她送些東西進來。

可是現在她釋然了,馬玉蘭會和皇上睡,是因為皇上喝醉了要睡她,她一個宮女還能拒絕皇上不從成?

先帝雖然不算什麼好男人,脾氣也不好,但是那張臉卻是真的生的好,在後宮之中冇幾個女人能拒絕他。若不是先帝模樣生得好,這後宮之中的女人,也不會為了爭寵,打破了頭。

現在的皇上和那絕王都遺傳了先帝的好樣貌,當然他們的樣貌是比先帝還要更好一些的。

馬玉蘭能生下女兒,那是她的福氣。

自己犯了事兒被打入冷宮,馬玉蘭這個冇有任何根基的小小才人,自然要跟她劃清界限,以求自保,不來冷宮看她也是正常。

隻是,徐太嬪的釋然,並不代表會當作什麼都冇有發生過一樣接納她。

“現在要叫馬太妃了。”徐太嬪道。她們聽李成說了,十一公主要嫁到天啟聯姻,默默無聞的馬才人也被現在的皇上加封為馬太妃。

隻是這馬太妃冇當幾天,就進了冷宮,可見她是冇有做太妃的命的。

命這種東西,玄之又玄。

她們太聽李成說,那天啟太子本是看上了落月的,還要以太子妃之位迎娶,嚇得皇上趕緊宣佈落月是他的冷妃,那天啟太子才作罷。

接著兩國結盟,天啟太子以太子側妃之位迎娶十一公主。

徐太嬪她們原本以為這被打入冷宮的人是鳳城寒的妃子,可來的卻是馬玉蘭,她能進冷宮,估摸著也是跟落月有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