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肅讓她們跟李成媳婦兒還有孫明娘也講一下,連忙回家換了一身衣裳,打算去茶樓聽聽傳成怎麼樣了。

周氏和王平媳婦也去給李成媳婦她們說了這事兒,哪知李成媳婦卻說:“早上有客人來買衣裳的時候,說冷妃娘娘是妖妃,我就跟客人說過這些話了。冷妃娘娘怎麼可能是妖妃呢!那謠言簡直不像話。”

“你為何幫著冷妃說話?”王平媳婦看著李成媳婦問,“你家李成早就跟你說過,他們效忠的人是冷妃了嗎?”

李成媳婦搖了搖頭道:“李成倒冇跟我說過,是我自己猜的,陳大娘也早就猜到了。”

李成媳婦看了孫明娘一眼。

“你們咋猜到的?”周氏好奇的問,咋她們就冇猜到呢?

孫明娘笑了笑道:“這京都裡的貴婦,來買衣裳時不總說,咱們家的衣裳像宮裡的小皇子穿過的嗎?宮裡隻有一個皇子,明兒他們又是在冷宮當差的,那冷妃娘娘也是從冷宮裡出來的。”

“我就想啊!這宮裡的皇子,肯定是不會穿外頭買的衣裳的,應該是小皇子的娘做的,便猜明兒他們說的娘娘,應該就是這冷妃娘娘了。”

李成媳婦和孫明娘相視一笑,說:“我也是這樣想到的。”

王平媳婦和周氏扯了扯嘴角,她們通過這些就想到了張肅他們說的娘娘就是冷妃,而她們壓根兒就冇想過,就顯得她們倆這腦子冇她們聰明似的。

張肅去了茶樓,對於這妖妃謠言,茶樓的人完全呈兩種態度,一種是信的,一種是完全不信的。

因為前頭就出過老天降災的謠言,現在再傳這樣的,很多人一聽就覺得荒謬。

不過也有人覺得,一個好的君王,不應該偏寵一人,太過寵愛一個妃子,就會色令智昏,確實也不是什麼好事兒。

這冷妃可能不是什麼妖妃,但是以後卻極有可能成為一個紅顏禍水。

以史為鑒,有不少的國家,都是因為紅顏禍水而滅國的。

那信的人卻是信得很的,說這早不旱,完不旱,偏偏這廢後又被皇上封為冷妃後就旱了,這冷妃又把不重女色的皇上迷的專寵她一人,不臨幸其他後妃,還與太後不睦。若不是妖妃會魅惑人心的妖術,哪裡能把皇上迷惑成這樣?

“諸位可知,皇上為何會封廢後為冷妃?”張肅壓著怒火,端著茶杯高深莫測的說道。

感歎闊論的人皆看向了張肅,有人說:“不是說是那君太子被廢後所迷,想要以太子妃之位迎娶廢後,皇上急了,怕君太子將廢後給搶了去,才急急忙忙宣佈,廢後是皇上的冷妃的嗎?”

“那時候的廢後不過就是一個宮女而已,就能讓君太子,以太子妃之位迎娶她一個宮女,若說她不會妖術,我是不信的。”有人癟著嘴搖頭晃腦的說道。

“非也。”張肅用眼尾掃了那人一眼,繼續高深莫測的搖了搖頭。

有人被他這高深莫測的模樣勾起了好奇心,“那是因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