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乞丐被小貓兒直接說得紅了眼眶,委屈又覺得自己不堪。

鳳城寒轉了下頭,侍衛便會意,將小乞丐拎了起來。

“放開我,放開我……”小乞丐紅著眼,害怕的掙紮著。

完了,他被抓到了,他會像狗子一樣被人活活打死的。

上次狗子哥偷人東西被抓到,就被人打死了,老大也不管他。

“我錯了,不要打死我,我再也偷東西了。”小乞丐渾身顫抖,邊哭邊求饒,一雙驚恐的眼睛,還四處看著。

狗子跟他說了,要是被人抓到了,就哭,就求饒,要是遇到心軟的人就會放了他。

小貓兒看著哭泣的小乞丐,淡淡的眉毛擰成了毛毛蟲,小聲喊著:“哥哥……”,表情內疚,以為是自己凶哥哥,哥哥才哭的。

“你彆哭,冇有人會打死你。”冷落月看著小乞丐安撫道。又轉著眼珠子四處看了看,看到原本站在巷子口男子,在和她對上視線後,立刻便低著頭轉身走了。

冷落月覺得那個人很可疑,這小乞丐那雙眼睛四處看時,尋找的人很有可能就是他。

街上這麼多人,這小乞丐不撞彆人,偏來撞她,還直接抓了她掛在腰間的荷包,顯然是知道她的荷包裡有錢的。

他四處看的樣子,分明是在尋找誰,想向誰求助。

顯然,是她在醫館的時候錢財外露,被人給盯上了。所以人派了這小乞丐來偷她的錢袋子,方纔她雖然隻是匆匆看了那男人一眼,但是她的直覺告訴她,那個男人就不是好鳥。

小乞丐抿著唇不叫了,但是卻還在不停的流著眼淚,那模樣瞧著好不可憐。

冷落月的目光閃了閃,衝侍衛道:“放了他吧!”

侍衛冇有立刻放人,而是轉頭看向了鳳城寒,鳳城寒點了點頭,侍衛才鬆手放了人。

人一放,那小乞丐便一溜煙跑了。

“跟上。”冷落月看著侍衛吩咐道。

侍衛又看向了鳳城寒……

冷落月:“……”

這些個侍衛真的是隻聽狗皇帝的呢!

鳳城寒點了點頭,侍衛便不動聲色跟了上去。

冷落月繼續在街上刷臉,看到兩個老婆婆在街上,因為對方走路冇長眼睛撞了自己而吵了起來,還上去勸了架。靠著她的三寸不爛之舌,說得兩個老婆婆笑著向對方說對不起,好姐妹似的挽著手離開了。

侍衛還冇有回來,快到吃午飯的是時間了,王信便說他已經讓人訂了天香樓的雅間兒。

天香樓的烤鴨號稱天下第一,佛跳牆也是一絕,他每次出宮都會來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