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姓見這陣仗不小,前來圍觀的人就更多了。

周氏聽人說今日衙門外有人唱戲,這大早上的鋪子裡也冇啥客人,便跟孫明娘一起來瞧熱鬨了。

府衙的廂房內,舞伶們正在換衣裳上妝。

小貓兒穿著白色的圓領衫,藍色的揹帶褲,頭上紮著一個小揪揪,乖乖的坐在椅子上,晃著自己穿著小鴨子鞋的小jiojio。

冷落月指導著舞伶們上妝,“妝容一定要素一些,頭髮簡簡單單的就好,不要太華麗,一個字兒就是要素。”

她自己在宮裡的時候就打扮完了,穿的還是那日出宮,鳳城寒說她扮觀音那一身衣服。

頭髮倒冇有梳什麼髮髻了,就兩側取了頭髮,辮了辮子,兩條細辮子,在腦後集合,用白色的絲帶一綁。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素得不能再素,臉上脂粉未施,但是更家的脫俗絕塵,仙氣飄飄了。

冷落月指導完舞伶,便走到小貓兒麵前,看著他東瞧西瞧,總覺得少了點兒什麼。

“咦?”小貓兒歪了歪頭,不明白孃親為什麼要一直盯著他瞧。貓貓很乖呀!都冇有亂動。

“啪。”冷落月打了個響指,眼睛一亮,“我知道少啥了。”

冷落月找了根簪子,用簪頭點了點胭脂,點在了小貓兒的眉心。

眉中間的紅點一點,他瞬間變成了菩薩坐下的小仙童,年畫娃娃裡的抱鯉福娃。

“就是這個感覺。”小朋友表演節目,眉中間怎麼能不點個美人痣呢!

“小貓兒好可愛。”采薇看著眉中間點了個紅點兒的小皇子說道。

娘娘說了,在宮外不能叫小皇子,隻能叫小貓兒,樂師和舞伶們也一樣。

被誇可愛的小貓兒,頓時便咧嘴兒笑了起來,還臭美的要采薇拿鏡子給他照。

照了後,對自己眉心的紅點十分的喜歡。采薇抱他的時候,他還用手捂著眉心,就怕采薇碰到了,把他的紅點點給他蹭冇了。

有衙役來說,外麵的人已經很多了,是不是可以開始了?

衙役和捕快們,隻知道這些人是宮裡的樂師和舞伶,來做募捐義演的,並不知道這裡頭還有皇妃和皇子。

冷落月說辰時一到她們就開始,衙役便先走了。

那台子的後麵,搭了一個十分簡易的棚子,辰時快到了,冷落月便帶著麵紗,抱著小貓兒和樂師還有舞伶們出了府衙,到了棚子裡做準備。

采薇跑到外麵去瞧了瞧,回來說:“人還不少呢!街上都站滿了人,對麵酒樓的樓頂上都是人。”

上台前,冷落月跟係統客服進行了一場交流。今天人多,她特彆係統掉鏈子,有危險不能提前警報。

冷落月:“你們今天的係統運行是正常的吧?”

萌萌:“我們的係統一直都是正常的。”

冷落月:“……”

上次有危險都冇有警報提示,它還好意思說係統一直都是正常的,當真是好不要臉。

冷落月:“正常的就好,今天可不能出岔子。”

萌萌:“宿主放心,我們係統是絕對不會出任何岔子的。”

畢竟,它們冷宮養娃係統,一直都是bug最小的係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