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氣氛,這情緒,都被調動起來了。

接著便是一首大團結的歌曲合唱,《因為我們是一家人》。

所有舞伶歌伶都上了台一起放聲高歌,在台下奏樂的樂師們,也一邊奏樂,一邊高聲唱著。

“因為我們是一家人,相親相愛的一家人。”

“有福就該同享,有難必然同當。”

“用相知相守換地久天長處處為你憂心,一直最憂我情,請你相信這份感情值得感激……”

一曲唱罷,所有人都冇有下台。

冷落月拿著她的木喇叭,氣喘籲籲的道:“有國纔有家,有家纔有國。國是大家,家是小家,天元子民都是一家人。”

“西州的百姓,我們的家人,現在正在受難,正在逃亡求生的路上。他們需要水,需要糧食,需要藥材,需要我們的幫助。”

“一方有難,八方支援,天元子民應該相親相愛,團結互助。今日我有難你幫我,明日你有難我幫你,愛的種子,將灑滿人間,團結的天元將無堅不摧。”

本是要說些打動人心的話,但說著說著就熱血了。

鳳城寒的眼中閃過一抹精光,團結的天元將無堅不摧,這話說得可真好。

這時,衙門的差役,將碩大的募捐箱,抬上了舞台。

大家一看到那箱子,就知道這是要捐款了,不過他們現在一點兒都不排斥捐款,不少人還從錢袋裡摸起了銀子,尋思著自己要賺多少才合適。

冷落月站在募捐箱後,又舉起了她的木喇叭,“希望大家能夠對西州伸出援手,還是那句話,捐款全憑自願,不捐也沒關係。我僅代表我個人,像西州的災民,捐款一萬兩。”

她說完,把手中的木喇叭交給了身旁站著的舞伶,從懷裡掏出早已經準備好的一疊一千兩一張的銀票。

在眾人的注視下,一張一張的投進了募捐箱裡。

不少百姓多看著台上捐款的女子咽起了唾沫,她這是什麼樣的家庭啊?一捐便是一萬兩。

冇想到呢!組織募捐的人,竟然也會捐款。

“捐款的人,請有序上台捐款,因為每一個奉獻出愛心的人,都應該被記住。”

冷落月話剛落,她身後的舞伶便說:“我要捐。”

“我也要捐。”

舞伶們一個一個的走到前頭,將一個碎銀子,或者一串銅錢投入了募捐箱中。

跟冷妃娘娘排練了那麼多天,她們早已經被冷妃娘娘感染,也想要為西州的百姓獻上一份愛心。

她們少買一盒胭脂,少做一件衣裳的錢,說不定就能幫助一個西州的災民不被餓死。

台上的舞伶歌伶們捐完錢後,樂師們也上了台,宿池銀子多,直接捐了兩百兩。

京兆尹也上了台,拿著兩個銀錠子,走到募捐箱旁道:“本官代表自己和家人向西州百姓捐款一百兩。”

這是朝廷辦的募捐義演,又是在他這京兆衙門外辦的,他這個父母官,自然是要做表率。

接著便是:京兆少尹、功曹參軍、司錄參軍、司戶參軍……

在他們捐款的時候樂師們奏起了樂,冷落月也帶著台上的舞伶和歌伶們,輕聲吟唱起了《感恩的心》。

“我來自偶然,像一顆塵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