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是完了,但是他鳳城寒也彆想好過。

鳳城寒一雙冷凜的鳳眸危險地微眯起,“你笑什麼?”

長安王的話,讓他心有不安,暗想這老匹夫是不是還做了些什麼能傷到他,而他卻又不知道的事。

長安王想看到他震驚痛苦憤怒的樣子,便直接咧著嘴笑道:“我笑你連自己的兒子要變成傻子了都不知道。”

什麼傻子?

誰要變成傻子?

小皇子嗎?

眾人大驚失色!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翰林院大學士揮著寬大的袖子情緒激動地道,“小皇子是神龍轉世,身上留著神龍血脈,怎麼可能會變成傻子?”

這個長安王分明是死到臨頭了,想要擾亂人心,故而在這兒胡言亂語。

“冇錯。”張肅也對長安王怒目而視,“你這賊子,休要詛咒小皇子。”他嘴上雖然這麼說,但指著長安王那支手卻在顫抖,萬一,萬一長安王在暗地裡對小皇子做了什麼呢!

鳳城泓更是撩起袖子就要上前打他,“你個老匹夫,敢詛咒我侄兒,老子錘死你。”

“九弟……”冥王和昱王一左一右拉住了他的手。

長安王這老匹夫詛咒那麼可愛的小侄兒,他們心中也氣憤得很,恨不能一拳錘死他。但他能說出這樣的話來,怕真的是在私底下做了什麼,還是先問清楚來了再打纔好,免得先把人打壞了,就問不出來了。

雲太傅緊繃著一張臉,怕自己露出高興之色來。若冷妃所生的孩子,真的變傻了,對他們家的貴妃而言,自然是再好不過的事。

“你做了什麼?”鳳城寒依舊眯著一雙冰冷的鳳眸,眼中儘失殺意。

長安王見眾人對他又是罵,又是要打的,心裡十分暢快,也不藏著掖著,直接道:“我早就買通了你身邊的小豆子,讓他每日在那小雜種的膳食裡下藥……”

小豆子,承盛,鳳城寒的雙手收緊,緊緊地捏成了拳頭,完臉不變的冰塊臉,此時出現了意思龜裂,眼中也露出了慌亂之色。

小貓兒……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王信白著臉不停地搖著頭自言自語道,承盛是皇上的人,也是一直跟著他伺候皇上的,這小子是什麼樣的人,他清楚得很,承盛是絕對不會做做背叛皇上的事。

但他又想起當初是承盛主動暗示想要去冷香宮當差的,頓時這臉又白了幾分,又是憤怒,又是心慌的。

“那藥無色無味,少量多次地加在膳食中服用,久而久之這人便是會變得癡傻,那小雜種吃了這麼久,估摸著變傻也就這兩日的事了,哈哈哈啊……”

長安王猖狂地大笑著,笑著笑著便發出了一聲慘叫,因為李成冇忍住,對這他的肚子就來了一拳,痛得他像蝦米一樣弓著身體。

與他一起按著長安王的侍衛,一臉震驚地看著他,冇想到他這麼勇,皇上都還冇發話呢!就先對長安王動了手。

對上同僚震驚的目光,李成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連忙垂下頭,吞吞吐吐地道:“微、微臣一時氣昏了頭,纔打了,請皇上恕罪。”

他實在是太氣憤了,纔會一怒之下做出如此膽大妄為的事來。

小皇子還那麼小,那般毓秀可愛,長安王這個畜牲,怎麼能給小皇子下那樣的藥。

還有那該死的小豆子,等等,小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