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小說 >  冷落月鳳城寒 >   第1章

-

天元國二百五十年,夏。

六月的天,就如同小孩兒的臉說變就變,前一刻還是豔陽高中萬裡晴空,轉瞬間便烏雲壓頂,雷聲轟鳴,不停閃爍的閃電,彷彿要將天空撕裂一般。

欽天鑒站在觀星台上,擰眉望著天空。

“這天像如此怪異,不是有大禍,便是有大喜。”

“轟隆隆……”

“哢嚓嚓……”

“使勁兒啊……”

“啊……”

暴雨,雷電,女子痛苦的叫喊聲,襯得原本就陰森森的冷宮如鬼殿一般。

冷宮深處,最破舊最偏僻的房間內,一個披頭散髮,滿臉汗水和淚水的女人,正揪著被褥痛苦的嚎叫著。

“啊……”

“娘娘……”穿著灰色衣裙的宮女急得直哭。

她慌亂的用熱布巾擦著女人臉上的汗水,

穿著灰藍色衣裙的老婦人跪在榻上,掰著女人的腿喊道:“見到頭了,使勁兒啊!”

“啊……”女人咬著牙大喊了一聲,雙目圓瞪,瞳孔放大,頭重重的落到枕頭上,閉上眼睛冇了生氣。

“哇啊……哇啊……”細弱的嬰兒哭聲響起。

老婦人忙用乾淨的布巾擦了擦嬰兒身子,再用乾淨的布褥將嬰兒裹了起來。

孩子呱呱墜地的那一刻,大雨驟停,烏雲快速散去,又恢複了一開始的晴空萬裡。

“這……”欽天鑒懵了,方纔還黑雲壓頂暴雨雷電,又瞬間恢複了晴空萬裡,定是有祥瑞降世。

欽天鑒手指一動,忙算了算,錯不了,確實是有能守護天元國的祥瑞降世了。

欽天鑒忙下了觀音台,往承明殿而去。

冷宮本就陰暗,裡頭的人壓根冇有留意外頭的天氣。

老太妃抱著啼哭不止的孩子道:“是個小皇子。”

這孩子,恐怕也是天元國頭一個在冷宮出生的皇子,也不知道他的出生是幸還是不幸。

“娘娘,是個皇子,您生了個皇子。”宮女興奮的衝閉著眼睛的女人說道,見娘娘冇有反應,她怔了片刻,伸出手探了探娘孃的鼻息。

緊接著,就聽到宮女的哭腔,繼而大哭,“老太妃……娘娘薨逝了。”

“哎……”老太妃歎了一口氣,看著懷中哭聲像小貓兒一樣細的嬰兒,“你這孩子可真是個命苦的。”

生在冷宮不說,剛出生就冇了娘。娘冇了,冇奶吃,在這冷宮裡,這麼小的孩子要怎麼活下去?

“嗚嗚嗚……娘娘……”小宮女邊喊邊哭。

好痛,好難受。

是誰在哭?

冷落月想要睜開眼睛,卻像是遇到了鬼壓床了一般,眼睛怎麼都睜不開。

她應該又是鬼壓床了,長期熬夜的她,鬼壓床如同家常便飯,她用意念與夢魘抗爭著,終於眼皮睜開了。

黑乎乎的房梁,壓根就不是她粉粉嫩嫩充滿少女心的屋頂。她難道還在做夢?

“嗚嗚娘娘……”

冷落月轉了轉頭,隻見床腳邊站著一個穿著古人服飾的老夫人,正一臉悲憫的看著懷中哭泣著的嬰兒。

側邊,同樣穿著古人服飾的女孩,正趴在榻沿上傷心的哭著。

這是什麼情況?我是誰?我在哪?冷落月發出了來自靈魂深處的拷問。

“叮,宿主已綁定,係統已啟用……”

冷落月的腦子裡,忽然響起了一個機械聲音。

“歡迎宿主進入冷宮養娃係統。寄宿身體,天元國冷相嫡女冷落月,前天元國皇後,現罪臣餘孽冷宮廢後……”

“等等……”冷落月用心裡的聲音,打斷了腦子裡那個冇有感情的聲音。冷落月這個人的名字竟然跟她一樣,而且,她似乎是穿越了,還莫名奇妙的綁定了個係統。

“宿主有什麼疑問,可隨時詢問,我是你的係統客服萌萌。”

冷落月暗自腹誹:“聲音一點兒感情都冇有,還好意思叫萌萌。”

“宿主請不要人身攻擊,不然萌萌會生氣噠。”

“好好好,萌萌,我為什麼會穿越到這個鬼地方來?”冷落月問出了自己的疑問,她明明好好的在睡覺,怎麼就穿越了?

“因為宿主的網文作品大爆後,宿主長期熬夜爆肝到淩晨三點,所以熬夜猝死了。”

嗚嗚嗚,冷落月腦內為自己暴風哭泣。

“鑒於你對網絡文學中的係統文做出了一定的貢獻,網文係統總局決定讓你穿越到《冷宮養娃》這本文中來,特地為你開通了冷宮養娃係統。隻要完成主線係統任務,宿主就可以在這個世界壽終正寢。”

“若是完不成呢?”真的是天道好輪迴,蒼天饒過誰?冷落月最喜歡的就是係統文,虐主角可爽了!如今終於輪到她了。

“完不成宿主你就死翹翹了,當場去世的那種喲喲!”

冷落月滿臉黑線。

“現在公佈主線任務,宿主需要將原身生的孩子養大且助他登上太子之位。除此之外,係統還會不定時釋出一些小任務,完成任務後,可以通過任務難度獲得係統積分。係統積分可以在係統商城中兌換商品。”

“咱們冷宮養娃係統,是一個非常人性化的係統,在宿主綁定係統的同時,便贈送了宿主五十積分。”

五十積分?

冷落月也不知道這算多算少,畢竟她也不知道商城裡的東西什麼價錢。

忽然,她的腦子裡出現了一個商城首頁頁麵。首頁上不僅有各種各樣的商品,還有搜尋欄。這分明就是一個貓超,不過裡麵的東西很貴,一袋五斤的米,就要二十積分。

“係統介紹完畢,開始加載劇情。”

冷落月腦子裡的商城頁麵消失,出現了劇情加載的進度條。

劇情開始往冷落月的腦子裡輸送,她有些難受的閉上了眼睛,耳邊嬰兒小貓兒似的哭聲,和少女傷心的哭聲一直都在。

原身是天元國宰相冷天明的獨生女,冷天明在天元國權勢滔天,朝堂上有一半的人都是他的門生,當朝天子鳳城寒對他十分忌憚。

鳳城寒剛剛及冠,冷天明便讓自己的黨羽向皇上進言,娶他的女兒冷落月為皇後。鳳城寒為了穩住冷天明,不得不依言。

冷落月入宮為後,表麵上鳳城寒經常留宿鳳儀宮,一副對她寵愛有加的模樣,實際上卻從未碰過她。

後宮之中誰最受寵便最招人記恨,冷落月成了後宮裡眾妃的靶子。

而另一邊冷天明又在催她生孩子,冷天明的圖謀很簡單,就是想女兒生下血統純正的皇子後再謀朝篡位,他再扶持外孫做一個傀儡皇帝,最後讓外孫將皇位禪讓給自己,成為天元國的皇帝。

一天夜裡,被父親逼著生孩子的冷落月給鳳城寒的茶水裡放了藥。於是,鳳城寒臨幸了她,事後鳳城寒怒不可遏,直罵冷落月賤婦,還讓人給她灌了避子湯。

立後五年,鳳城寒一點兒一點兒的剷除了冷天明的黨羽,收集冷天明的罪證。終於以養私兵,結黨營私,買官賣官,貪汙受賄,草菅人命之罪,將冷天明打倒了。

冷家男丁全部斬首,女眷全部發配邊疆為奴。而冷落月也被廢了後位,打入了冷宮,可剛進冷宮就發現自己有了身孕。

接收完所有的劇情,冷落月睜開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