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小說 >  冷落月鳳城寒 >   第302章

-

冷落月看著鳳城寒冷俊的側臉,因為他說的這些話,覺得他看著順眼了很多。

不得不說,這狗皇帝的顏值是真的很高,擁有完美的下頜線,側臉簡直絕了。這要擱現代社會,參加個選秀節目,肯定能C位出道,秒殺一切霸總。

“皇上,這宮女對臣妾們出言不遜……”蘭嬪見皇上讓冷落月起來,像是不打算追究冷落月對她們出言不遜的事兒了,便開口想說冷落月對她們出言不遜,理應責罰。可是這話還未說完,便被鳳城寒冷冽的聲音給打斷了。

“若非你們羞辱再先,她又怎會出言不遜”

冇錯,冇錯,冷落月在心中頻頻點頭,狗皇帝還是分得清是非的,先撩者賤。

聞言,妃嬪們心中皆不忿得很,冷落月不過就是一個卑賤宮女,她們這些做主子的彆說羞辱她了,便是將她打殺了也是可以的。皇上這話說得,好像是她們有錯在先一般。

皇上也太向著冷落月了,這是妃嬪們得出的結論。

“皇上。”太後冷聲喚道,一雙丹鳳眼,冷厲地盯著冷落月,“宮女以下犯上,傷了掌事嬤嬤該當如何?”

她今日會如此丟臉,都是因為冷落月這賤人,她自然不能放過這個賤人。

鳳城寒回道:“按宮規,應該杖責五十。”

他話一落,太後便立刻高聲喊道:“來人啊!冷落月以下犯上弄斷了崔嬤嬤的手,將她給哀家拖出去,杖責五十。”

這些話一喊出來,太後便覺得心裡舒坦了不少。

“皇上……”冷落月故作害怕地往鳳城寒身後縮了縮。

“你的手當真斷了?”鳳城寒看著崔嬤嬤問。

崔嬤嬤連忙點頭,哭喪著臉道:“老奴的手確實被這冷落月給弄斷了,皇上若是不信,可以找禦醫來瞧瞧。”

“量你也不敢騙朕。”鳳城寒冷哼。“母後,就算冷落月以下犯上,弄斷了這崔嬤嬤的手,那也是為了保護小皇子,算不得以下犯上。”

“崔嬤嬤這賤婢硬拽小皇子,會傷到他,那便是意圖傷害皇嗣,說起來她這罪名更大。來人啊!”鳳城寒高聲喊道,“將這意圖傷害皇嗣的崔嬤嬤,和這兩個意圖傷害皇嗣太監給朕拖出去,杖責一百。”

聽見太後的吩咐而來的侍衛,怔了片刻,不是要拖冷落月出去杖責嗎?這會兒怎麼又換雲祥宮的太監和崔嬤嬤了?

“是。”侍衛揖手領命。

“皇上饒命。”

“皇上饒命啊!”

崔嬤嬤和兩個小太監,不停的磕著頭求鳳城寒饒命。

那可是一百杖啊!這一百杖要是下去,他們哪裡還會有命在?

太後亦是氣得雙目圓瞪,冷落月傷了崔嬤嬤,在皇上嘴裡卻成了保護皇子。她不但不能為崔嬤嬤討回公道,還要看著崔嬤嬤被皇上以意圖傷害皇嗣的罪名杖責。

侍衛進入正殿,直接抓住了崔嬤嬤和那兩個小太監。

“住手。”太後站起,胸口因為憤怒而劇烈的起伏著。

兩個小太監無所謂,但是這崔嬤嬤是她的左膀右臂,是她最信任,最親近的人,她自然不能由著人將她拖走杖責。

侍衛們為難地看向了皇上,他們雖然是雲祥宮的侍衛,但是在這宮裡皇上是最大的,他們自然該聽皇上的,可是太後又是皇上的母後,她的話他們也不能無視。

“怎麼,母後要包庇這些意圖傷害皇嗣的人?”鳳城寒目光幽幽地看著自己的母後問。

太後閉了閉眼道:“崔嬤嬤隻是聽了哀家的吩咐,將小皇子抱給哀家看,並非意圖傷害皇嗣。”

“冇錯。”崔嬤嬤連忙點頭,“就算給老奴一百個膽子,老奴也不敢傷害皇嗣啊!”

不敢嗎?鳳城寒在心中冷笑,早些年她和他這好母後,可冇少謀害皇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