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小說 >  冷落月鳳城寒 >   第409章

-

冷落月抱著小貓兒回了龍翔殿,小路子去禦書房稟報皇上賞花宴上發生的事兒,鳳城寒立刻便傳了儷妃去問話。

儷妃早已料到,從容回答,將事情發生的經過,還有那宮女的底細都悉數說了。

說罷,又跪在地上請罪,“今日的賞花宴乃臣妾一手操辦的,如今出了這樣的事兒,臣妾難辭其咎,請皇上責罰。”態度好不誠懇。

鳳城寒在想指使宮女的人會是誰,見儷妃跪地請罪,抬了抬手道:“你起來吧!此事與你無關,你隻是操辦了花宴而已,又不知道那宮女會在花宴上做那樣的事兒。”

指使宮女的人有可能是後宮之中的人,也有可能是前朝的人,但是這人應該不是儷妃。這賞花宴本就是她操辦的,她又怎麼會在自己操辦的宴會上動手,畢竟若是出了事兒,她這個操辦花宴的人也難脫乾係。那人故意在儷妃辦的賞花宴上謀害小貓兒,估計也是想一箭雙鵰。

“謝皇上信任臣妾。”淑妃謝恩起身,垂著眼瞼的眼睛之中閃過一抹得意的笑。皇上待自己還是不同的,對自己很是信任,若是換了彆人,皇上絕對會懷疑操辦花宴之人。

“你覺得此事是何人所為?”鳳城寒看著儷妃問。

儷妃擰眉做思考狀,過了一會兒抿著唇搖了搖頭,“臣妾想不到是何人所為,但是那人指使宮女撞冷尚儀,應該也不是想要小皇子的性命。畢竟就摔一下也要不了性命,頂多就是摔傷罷了。”

“……可能就是想簡單的報複一下。”

“報複?”

儷妃點了點頭:“是冷尚儀抱小皇子去花宴的,宮女撞她的時候,她也是抱著小皇子的,若是小皇子在她懷裡摔了,她自己不但會心疼,皇上怕也是會治她的罪吧!”

鳳城寒冇有回答,那冷落月是負責帶小貓兒的,若是小貓兒出了事兒,她自然也是有責任的。

“所以你覺得那人是衝著冷落月去的?”

儷妃模棱兩可地回道:“這也隻是臣妾的猜測。”

鳳城寒擰眉想著,什麼人會衝著冷落也來,忽然他眼中寒光一閃,想起了一個人來,那人便是被他禁足在昭蘭殿的蘭嬪不蘭常在。

“你先去吧!”鳳城寒衝儷妃擺了一下手。

“臣妾告退。”儷妃福了福退出了禦書房。

儷妃走後,鳳城寒便讓王信查指使宮女的背後之人,重點圍繞著昭蘭殿開始查。

王信領了命,安排了底下的人去查。

中午到了,鳳城寒本想在禦書房用膳,但是想著小貓兒怕是在賞花宴上受了驚,便決定回龍翔殿用午膳,看看小貓兒。

“皇上冇說要回來吧?”冷落月抱著小貓兒,看著才從禦書房回來的小路子問道。

小路子搖頭:“冇說,我走的時候還叫了儷妃娘娘去問,要不是跟往常一樣就在禦書房傳膳了,要麼就去儷妃娘娘宮裡用膳去了。”

冷落月扭頭看著一臉期待的龍翔殿眾人道:“開整。”

“好耶!”小豆子和小桃開心得跳了起來,她們就等著這句話呢!菜和肉她們早就準備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