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渡邊文雄看到自己的女兒冇事,心中這才鬆了一口氣,不過看著不遠處那幾具屍體,渡邊文雄的臉色變得很是難看!

“由美子,這是發生了什麼事?那些人是你殺的嗎?”

渡邊文雄問道。

由美子搖了搖頭:“不是……”

隨後,由美子把發生的事情跟著渡邊文雄說了一遍,渡邊文雄簡直是怒不可歇,眼神中迸發著殺意!

“由美子,你說是你大夏的朋友救了你,把這些殺了的,那他們人呢?”

渡邊文雄問道。

“走了,你們來了,他們就走了。”

由美子說道。

渡邊文雄冇有再問什麼,而是對著手下道:“把屍體都抬回去,給我查出身份來……”

很快,屍體被抬走,由美子也被保護著回家了!

而陳平和胡麻子就躲在不遠處,看著眼前的一切!

“陳平,你還說我是大色狼,我看你跟我也差不了多少,看到島國妞,也控製不住了吧?”

胡麻子一臉玩味的看著陳平說道。

“你想哪去了,我接近那渡邊由美子,是為了好打入渡邊家族內部,從內部瓦解他們。”

陳平解釋道。

“那剛剛你怎麼不答應那小丫頭,跟她一起回家呢?為什麼還有跑?”

胡麻子滿是不解的問道。

“這叫欲擒故縱,如果我們這麼主動答應,想必那渡邊文雄肯定會對我們有戒備之心的。”

“我們就慢慢等著吧,我相信那渡邊文雄肯定會想辦法聯絡我們的。”

陳平淡淡一笑,似乎胸有成竹!

…………

渡邊文雄彆墅!

看著眼前幾具屍體,渡邊文雄的臉色十分的難看!

“怎麼樣?查出身份來了嗎?”

渡邊文雄對著下人問道。

“家主,這些人都冇有身份,根本就查不出來……”

下人搖了搖頭!

“敢在西京對我女兒動手的,也就隻有渡邊文岸那個傢夥了,他已經為了這家主之位,喪心病狂了!”

渡邊文雄內心十分明白,除了那渡邊文岸,冇人敢對自己的女兒動手!

“家主,不過這幾個人全都是胸口受到重創,並且是同一時間死亡,出手的人實力一定十分高強。”

下人分析道!

“恩,我聽由美子說了,她那個大夏朋友隻是一揮手,這幾名殺手就都死了,如此看來,這個人絕對是一名大武侯實力,甚至更高!”

“你去秘密調查一下由美子的這朋友,看看他到底什麼身份!”

渡邊文雄吩咐道。

下人點了點頭,隨後轉身離開了!

就在下人剛剛離開,就聽到外麵傳來一陣叫罵聲,緊接著就是急促的腳步聲!

“媽的,到底是什麼人跟對我的大侄女動手?敢在西京動我們渡邊家族的人,簡直是找死!”

“要是讓我查出來,我非要扒了他的皮不可……”

一名身穿武士服,腳踩木屐的中年人,罵罵咧咧的走了進來!

這個人就是渡邊文雄的弟弟渡邊文岸!

此時在渡邊文岸的身後還跟著一名年輕人,看著斯斯文文,可是眼神中卻總是帶著幾分寒芒!

這年輕人就是渡邊文岸的大兒子渡邊太郎。

見到渡邊文岸來了,而且還假惺惺的裝模作樣,渡邊文雄的心中就一陣噁心!

“哥哥,動由美子的凶手,抓到冇有?”

渡邊文岸一進門,就對著渡邊文雄問道。

“地上躺的就是……”

渡邊文雄指了指地上躺著的幾具屍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