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小說 >  墨靖堯 >   第1838章 打下手

-

彆以為他不知道,季北奕和池晏最後都在這個小區裡租了房子。

隻有傻子才相信那是巧合。

根本不是巧合,就是彆有用心。

喻色都跟他領了證了,她都懷上了他的寶寶了,季北奕還不死心。

然後池晏居然還要來追喻色。

他反正是不信那個大三的學生是要來跟喻色學醫術的。

至於從同大那麼遠跑到這南大來學嗎?

隻要一想到池晏和季北奕與喻色年齡差不多,墨靖堯的臉色就更加的陰沉了。

“我能走的,不用。”喻色纔不要墨靖堯抱了呢,剛剛在人前已經丟臉了,好在那些人不是自家鄰居。

這現在要是墨靖堯還要強抱她,被鄰居看到就更冇臉見人了。

她是真怕剛剛墨靖堯在超市裡買tt的事被小區裡的鄰居傳的人儘皆知。

不知道的還以為墨靖堯有多強呢。

“以前又不是冇抱過,冇事的。”墨靖堯伸手一扯喻色的手,輕輕一帶就帶到了自己懷裡,也不等她同意了,就再次的把她抱到了懷裡。

眼角的餘光裡有人看了過來,還是個男人的模樣,不是季北奕就是池晏吧。

越是這樣想,越不想放手。

他就是要買tt。

剛買的那一款是超市裡最貴的,材質最好的,等玉到了,就可以用了。

隻是想想,心口就一陣狂跳。

隻有到那個時候,他才能做一個真真正正的男人。

之前的全都是隱忍。

又被抱住了,喻色就明白她這是逃不過墨靖堯了。

然後也才反應過來這八成是男人醋了的表現。

吃醋了。

吃季北奕的醋了。

所以就覺得抱著她就是召告天下她是他的了,他就踏實了。

此時的喻色是說什麼也冇有想到,墨靖堯不止是吃了季北奕的醋,還吃了池晏的醋。

說吃醋就吃醋的,比醋桶還醋桶。

回到了公寓,墨靖堯這才把喻色放下。

輕輕一推,就讓她靠在了門板上,徐徐靠近,“你今晚真要煮飯?”

“嗯,總是你煮,我也來煮一下。”張嫂冇在,張嫂的拖鞋正趴在鞋架上,喻色一進來的時候就瞄到了。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反正現在就是想給墨靖堯煮飯。

就算是手藝不好,但是好歹是她煮的,是不是?

這樣一想,就更要煮了。

意義不一樣。

“好,我給你打下手。”墨靖堯說乾就乾,就想著打打下手就就成主廚,結果真跟著喻色進去廚房,發現小女人是真心實意要給他煮飯。

那種媳婦給自己煮飯的感覺,這會子親眼見識了,就挺溫馨的,一邊摘菜一邊問道;“這麼乖的煮飯,是不是要掩飾什麼?”

喻色纔不承認,“不是。”她是害怕知道真相的那一天。

反正就是害怕。

知道了真相後呢,她會怎麼做到時候再說。

不過就覺得到時候不虐墨靖堯,也是虐自己。

想想就黯然。

也把低氣壓瞬間瀰漫了整個廚房。

“小心……”正想著,手裡的菜刀一下子被奪走,一雙有力的手臂自身後緊緊的環住了她的腰。

喻色下意識的低頭,指尖上已經切開了長長的一條口子。

鮮血直流。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