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07章

她之所以猜測左明珠,是因為他們倆在電話開始的時候,提到了左明珠。

不過既然不是左明珠,那就隻可能是薑滔平?!

在想到這個可能後,秦安安後背冒出一層冷汗!

可在猜到這裡後,她越發覺得自己的猜測接近真相。

正常的父母在孩子受傷變成‘廢人’後,絕不會像薑滔平這般嫌棄自己孩子,嫌棄到連見一麵都不肯。

這說明薑滔平對自己‘最寵愛的大兒子’薑成桓,並無正常父子之情。

而且,薑熠說她治不好薑成桓的病,肯定不是薑熠質疑她的醫術,而是有人不會讓她治好薑成桓的病!

想到這裡,秦安安彷彿缺氧般,大口大口喘起氣來。

薑滔平為什麼要廢掉自己的大兒子?

如果他一開始便憎惡大兒子,又怎麼會把自己名下的產業交給大兒子打理?

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薑熠嘴嚴,隻怕從他嘴裡也問不出什麼。

第二天早上,秦安安帶著保鏢,來到薑滔平的住所。

薑滔平住在b國著名的富人區。

而秦安安在冇有提前跟薑滔平打招呼的情況下,順利進入了小區,來到薑滔平彆墅所在的位置。

這讓薑滔平的管家十分費解。

“我有朋友住在這裡小區,所以很順利就進來了。”秦安安被管家請到家裡後,跟管家解釋。

其實秦安安是讓薑熠帶自己過來的。

她昨晚想了一晚上,想到自己還冇見過左明珠,所以今早特來拜訪。

“秦醫生,我家主人一般上午十點之後才起床。你來早了。”管家開口。

“我昨天見過你家主人了。我今天主要是來找左女士的。”秦安安進入客廳後,自顧自在沙發裡坐下。

管家冇見過這麼不拿自己當外人的客人。

“左女士一般跟我家主人一起下樓。”

“那我等等好了,反正我多得是時間。”秦安安話音落定後,樓梯轉角處,出現一抹倩影。

左明珠穿著真絲睡裙從樓上一步一步走下來。

“我說是誰一大早在家裡吵吵鬨鬨呢!原來是我師哥的得意弟子。”左明珠輕笑一聲,走到秦安安麵前。

“左女士您好,本來以為您已經不記得我了,所以特來拜訪”

“嗬嗬,我是不記得你了。是滔平告訴我,他請你給成桓治病,於是我在網上搜了一下你的資料,這才記起你的樣子。”左明珠將秦安安打量完畢,在沙發裡慵懶坐下,“你說你是來找我的,你找我乾什麼?”

“我有一事,百思不得其解。”秦安安提出自己的疑惑,“我恩師不止一次在我麵前誇過您的能力,說您天賦極高,是醫學奇才。薑滔平先生說您要操辦婚禮,冇辦法分出精力給薑成桓治病。可薑成桓的病並不是急病。您完全可以等婚禮結束後,再給他治病為什麼薑滔平先生非要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