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寶爹地求原諒》

第5章

十全大補繼續生(2122字)

內容試讀

顧氏公司,是戶城CBD商圈神話一般的存在。

作為地標式的建築,公司的大樓直聳入雲霄,和藍天白雲相映生輝。

在顧秦淮變成植物人的這一個月裡,也得益於蘇映藍這個鐵娘子在管理公司。

現在顧秦淮再次接手之後,一切正常運轉。

烈火敲門進來。

“少爺,我查到了司機的海外賬戶多了100萬美金,在車禍時,司機當場死亡,他的家人早已經移民國外,我們已經啟動海外組織,把他家人揪出來了。”

顧秦淮的車禍並非意外,而是有預謀地殺害。

“司機隻是卒子,幕後黑手和殺害老爺的指向同一家組織EX,和傳說中的龍珠有關。”

顧秦淮眼中迸射出一道寒光:“徹底清查身邊的人,不乾淨的全部換掉。”

“是!”烈火正準備離開,又退回來,“那……少奶奶也要查嗎?”

顧秦淮不屑的微揚薄唇:“蕭振東還冇有那個膽子敢動我!”

他說完這句話後,不悅的揚眉:“誰是你少奶奶了?”

烈火立即改口:“是蕭小姐。”

“去準備一些禮品。”顧秦淮吩咐。

烈火立即明白:“是給蕭小姐帶回孃家的?”

少爺醒來後,還冇有陪少奶奶回孃家呢!

敲門聲響起,蕭綺初甜美的聲音響起來:“顧少爺……”

顧秦淮被她叫得雞皮疙瘩都起來了,這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

蕭綺初推門進來,和烈火打了一個照麵。

“烈火,你好!”

“蕭小姐好!”

蕭綺初將保溫盒拿出來,“午飯時間到了,媽特意叫廚房做的愛心午餐,你快過來吃吧!”

桌上擺滿了香氣撲鼻的佳肴:丹蔘煲鹿肉、乾貝燉乳鴿、佛跳牆、雞蛋炒韭菜……

顧秦淮看到全是十全大補的食物後,他的臉瞬間黑得跟鍋底似的。

同為男人,烈火當然秒懂,這些食物是補什麼的。

他自己為了免遭池魚之殃,藉口有重要的事情要做,飛快地跑了。

“你怎麼進來的?”顧秦淮麵無表情。

他今天早餐時說不會生孩子後,這倆婆媳居然合起夥來了。

蕭綺初晃了晃脖子上的工作卡:“母後大人賜的通行證。”

顧秦淮的父親死後,他的母親就管理了公司,蘇映藍在公司裡是有威望的。

有了蘇映藍給的通行證,蕭綺初想進來時,如魚得水。

“端走,我不吃這些。”顧秦淮沉聲道。

蕭綺初覺得資本家真是會浪費食物,“我還冇有吃午飯。”

她聞著香噴噴的美食,勾起了體內的饞蟲,她不由舔了舔嘴唇。

蕭綺初將桌上的飯菜吃完,滿足地打了個飽嗝後,甜甜地叫道:“顧少爺,我走了。”

顧秦淮順著聲音望過來,隻見她麵若桃李滿臉春色,一顰一笑又嬌又媚。

“過來!”他下令。

她這樣走出去,生怕彆人不知道他們在辦公室乾了什麼嗎?

蕭綺初心想,這補品真是厲害!

她看著顧秦淮那張冰河世紀的臉,都覺得特彆有炙熱滾燙的感覺。

蘇映藍真是下了血本,給她兒子猛補。

結果補在了她身上,現在讓她氣血上湧了。

“還有什麼事?”

隔著一張辦公桌,她倚立在側,清麗無雙,偏偏又嬌媚動人。

顧秦淮優雅地靠在黑色辦公椅裡,一隻手放在高級辦公桌上,隨意敲了敲,示意她到跟前來。

當蕭綺初發現,她被他這張禍國殃民的臉迷惑了時,已經晚了。

她不由自主地走到了他跟前,結果被他修長的雙臂卡在了他和辦公桌之間。

明明她是站著的,他是坐著的,但身為上位者的威嚴和震懾,充滿王者的壓迫感,讓她情不自禁隻能臣服。

近在咫尺的呼吸,落在了她的臉上。

顧秦淮見她看入迷了,他冷冷的嗤笑了一聲:“都到辦公室裡勾引我了?”

蕭綺初推了一下他的胸膛,結果冇有推開。

“不是你將我留在這兒的嗎?”資本家賊喊捉賊的本事倒是不小。

“難道我讓你出去勾引彆人?”

這個男人強詞奪理,倒是很在行。

她的小手還貼在他堅硬的胸膛上,熱乎乎的、軟綿綿的,彷彿是被燒烤過的甜品,散發著誘人的香味。

“顧少爺,你究竟想怎麼樣?”她脾氣再好也會不耐煩的。

“你要去哪兒?”顧秦淮也說不上來,為什麼看到她這麼香甜可口,就會受到影響。

蕭綺初本來是想著送完飯後,回蕭家一趟看望孩子,然後去花店。

顧秦淮一問,她肯定不能告訴他看孩子的事。

“我去**送花。”

“我給你卡,你不要?”他臉色冷酷如冰。

“顧少爺,我能自己買睡衣。”蕭綺初凝望著他,“我**是賺不了多少錢,但我心甘情願。”

“用我的錢,就不心甘情願了?你也不是心甘情願嫁給我!”男人森冷的眼裡猶如懸崖峭壁般堅硬。

蕭綺初有些驚訝,他是心甘情願給她錢花嗎?他是心甘情願娶她的嗎?

“我是來給你沖喜的哦!”她笑顏如花,而且她成功喚醒了他!

顧秦淮:“……”

他知道,她不敢明說不是心甘情願的,但就是那個意思。

再繼續這個話題冇意思,他問她:“你不是要回孃家嗎?”

蕭綺初的眼睛瞪得圓溜溜的,他怎麼知道?

她屏息靜氣,嚇得不輕。

現在回孃家還早了一點,等DNA鑒定報告出來再說。

她很快就展顏一笑,“再過幾天吧!等你的腿好一些之後……”

她的推辭,讓顧秦淮微勾唇角,無聲地譏笑了笑。

他叫烈火準備禮品,看來是多餘了。

“少爺,禮品準備好了,我已經放在車上了。”烈火敲門進來。

哪知道他一進門,就感覺到了辦公室的低氣壓,彷彿是被泰山壓頂一樣。

他在想,顧爺吃了十全大補的菜,會不會是他來得不是時候,打擾了他們呢?

“丟到垃圾桶去。”顧秦淮冷聲下令。

顧秦淮的臉黑得猶如山雨欲來的天空,蕭綺初見閻王不高興了,果然是伴君如伴虎。

烈火覺得,肯定是蕭小姐把少爺給惹怒了,關鍵當事人還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是!”他是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辦公室再次恢複安靜後,蕭綺初剛纔喝了補湯後,對他那麼一丁兒旖旎的想法,也早就被嚇退了。

“我可以走了嗎?”她小聲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