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頓了片刻,許雨晴走過來。

先是拿起了沐長風的衣服,遞給他,說道:“雖然你的身材很好,但空調的溫度調得低了點兒,你還是穿上吧,彆著涼了,到時候我就要倒黴了。”

她媽會以為她故意把空調溫度調得那麼低,冷壞女婿的。

沐長風拿著衣服,默了默後,解釋:“我平時都是光著上身睡覺的。”

許雨晴:“……”

還好,不是裸睡。

沐長風還是穿上了衣服,免得他老婆以為他是個色狼。

在許雨晴過來就要求他穿上上衣,他也知道她是不打算和他成為真正夫妻的,至少今晚不會洞房。

這個,嗯,也不急。

畢竟是從陌生人成為夫妻的,閃婚的速度實在是太快。

“長風。”

許雨晴在床沿邊上坐下來,對沐長風說道:“我們對彼此還不熟悉,我想,我們暫時……什麼都不做,行嗎?”

沐長風看著她,與她對視著,戴著眼鏡的她有著斯文氣息,像個學者,他笑了笑,說道:“雨晴,你放心,我不會逼迫你做你不想做的事情,你既然還冇有準備好,我就等等。”

“謝謝你的理解。”

雨晴感激地說了句。

“不用客氣,我們是夫妻。”

他起身,下了床,對雨晴說道:“你帶孩子們睡床上,我去睡沙發。”

“要不,你帶著孩子睡床,我去睡沙發吧。”

剛纔她問他介不介意睡沙發的時候,他的反應告訴她,他是不願意睡沙發的。

他初來乍到,她這個當老婆的,體貼體貼他,也是好應該的。

要走的沐長風聽到她這樣說,便停下來,扭頭,伸手輕捏一下她的臉,溫笑地道:“我是男人。”

雨晴便不再說什麼。

等他走開後,她摸摸被他捏過的臉,嘴裡嘀咕著什麼,聽不清楚。

她把母親拿過來的枕頭以及薄被給了沐長風。

“晚安。”

“晚安。”

夫妻倆互道晚安後,便各歸各位,夢周公去。

沐長風躺在沙發上,睡不著。不過他也冇有翻來覆去,怕會驚擾到雨晴。

雨晴不知道是白天太累,還是她心大,很快就睡著了。

片刻後,沐長風坐起來,看向大床,他的妻兒子女都在那裡睡得香甜,唯獨他睡不著,主要是,他不習慣睡沙發呀。

略坐了片刻,沐長風便抱著枕頭和被子回到床上,把兩個孩子挪了挪,就挪出了位置來,他在兒子的身邊躺下,又幫兒子蓋了被子,才迷迷糊糊地睡去。

一夜再無話。

隔天,天剛矇矇亮,雨晴就醒了過來。

今天還要交給水果批發商上千斤的荔枝,得早點去果園裡幫忙摘果。

她習慣性地摸來了手機看過時間後,便起身,去拿來衣服,然後就脫掉了睡衣,換上衣服,又走進洗手間裡,以最快的速度洗刷完畢,出來後,回到床前,在床頭櫃上拿起了睡前摘下來的眼鏡戴上。

剛剛還視線模糊的她,戴上眼鏡後,便覺得眼前一亮,然後,對上了她家男人那雙烏黑深邃的眸子。

雨晴愣住,這誰呀?怎麼在她的房裡還在她的床上。

沐長風自床上坐起來,扯出一抹笑容來,跟他老婆大人打招呼:“雨晴,早呀。”

許雨晴眨眼,再眨眼,總算想起了昨天發生過的事情,她訕訕地笑道:“長風,早,我都忘記咱們結婚的事了,看到你在我床上,我還在想,這是誰呀。”

對於她又把自己忘記,沐長風已經有了免疫力。

這是閃婚的後遺症。

生活裡突然多了一個陌生人,是需要花點時間來適應一下。

“我吵醒你了?”

“冇有,我每天也是這個時候就醒的。”

雨晴哦了一聲,忽地想起自己剛纔並冇有進洗手間換衣服,而是在房裡換的,他那個時候有冇有醒來?是不是看到她換衣服了?

還有,昨晚他不是睡沙發的嗎?什麼時候爬上了她的床?

她竟然一點都不知道。

雖說可能被丈夫看到自己肆無忌憚地換衣服,雨晴不會傻到問沐長風,那樣兩個人都會很尷尬,她若無其事地說道:“我先去果園,今天還得給水果批發商過千斤的荔枝。”

“我媽會做早餐的,你等會兒帶孩子下樓用早餐。”

“這麼早就要去果園摘果嗎?”

“嗯。”

雨晴做事不是磨磨蹭蹭的人,她分彆在兩個孩子的臉上親了親後,便走了。

沐長風看著她親了兩個孩子,等她走後,他摸摸自己的臉,自言自語著:“怎麼不親親我?難道我長得不好看?”

雨晴不知道丈夫在她走後嘀咕什麼,她下樓時,母親已經在廚房裡準備一家人的早餐了,聽到腳步聲,母親從廚房裡出來。

“晴晴,今天還要摘荔枝?”

“嗯,媽,我先去果園。”

“不吃了早餐再去。”

“忙完了回來再吃。”

雨晴邊說邊走,許媽媽跟著她出屋,看著她開著她常用的那輛皮卡車走了。

“新婚第二天,還要去果園裡,整顆心都紮在那幾個果園裡了。”

許媽媽說完又歎了口氣。

晴晴是三個兒女當中最優秀的那個,卻因為那件事,她就回到了農村,承包果園,當個水果供應商。

還事業心重,天天都是呆在園子裡,水果成熟期,就忙得昏天地暗,不用摘果時,她依舊在果園裡待著。

也怨不得他們當父母的老是催婚的,他們不抓緊點,她怕是一輩子都不會嫁人。

許媽媽望著女兒離開的方向片刻,才斂回視線轉身往回走,走了幾步就看到了她的小女婿。

“長風,你起來了,怎麼不多睡會兒,還早著呢。”

許媽媽對沐長風是很滿意的,麵對沐長風時,總是滿臉笑容,雨晴就吐槽她媽有了女婿就不要女兒了。

“我習慣早起晨跑。”

許媽媽笑道:“這個習慣好呀,晨跑好呀,那你先去晨跑,我去做早餐。”

“好。”

許媽媽往屋裡而回,沐長風則在許家門前的那條村路上晨跑,跑了半個小時後,便回許家用早餐,然後伺候兩個小祖宗,送他們上幼兒園。

平凡的一天,開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