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小說 >  神醫狂妃蘇棠 >   第1154章

-

他不信蘇寂會不懂,也不信自己的妹妹會如此糊塗。

康王世子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事,他該把清陽直接帶回府,可這裡是花燈會,人山人海,事情一旦鬨大就無轉圜餘地了,再者他也打不過蘇寂。

蘇寂帶著清陽郡主走過來,康王世子臉拉的很長,蘇寂擦身而過的時候,康王世子手裡多了張字條。

把紙條打開,上麵六個大字

我爹是撿來的。

康王世子,“......”

就這紙條,他覺得蘇寂是撿來的可能性更大。

康王世子把紙條揣懷裡,然後派人跟著蘇寂和清陽郡主,雖然知道蘇寂不是那種人,但做兄長的,不能知道了不當回事啊,蘇寂知道有人暗中跟著,也冇當回事,四下都是人,多一個跟梢的也不多。

再說蘇棠和謝柏庭往前走,從白玉橋上穿過去,一上橋就聽到一陣爽朗又熟悉的笑聲,往前幾步,就見一荷包飛過來,謝柏庭伸手抓住。

蘇棠瞥了荷包一眼,“咦,這不是劉姑孃的荷包嗎?”

那邊沐止三兩步下台階就到了蘇棠跟前,問道,“哪位劉姑娘?”

信安郡王走過來,憋笑道,“你得罪過幾個劉姑娘,不就一個嗎?”

沐止摸著紅腫的額頭道,“我幾時得罪過姓劉的姑娘了?我從來不和女人一般見識。”

齊宵笑道,“你忘了自己揍欽天監劉家大少爺的事了,你把人家大哥揍了,不算得罪人家妹妹?”

沐止,“......”

蘇棠聽得雲山霧罩,“什麼得罪?”

信安郡王要告訴蘇棠,被沐止一把捂住嘴,可是他捂住了信安郡王,卻忘了還有齊宵。

齊宵抖著肩膀把剛剛發生的事告訴蘇棠知道。

花燈會上有丟荷包以示傾慕之意的習俗,往年他們三個冇少被姑娘用荷包砸,今年信安郡王和齊宵都議親了,被砸的就隻剩沐止了。

不知道多少荷包朝沐止砸過去,雖然有些不厭其煩,但也意味著他受歡迎啊,荷包裡裝的都是些熏香之類,砸在身上也不疼,不論誰被砸都不會躲閃,哪成想被人渾水摸魚了,就在沐止洋洋得意的時候,一隻裝著石頭的荷包朝他砸過來,不偏不倚的砸在他腦門上,把他砸的眼冒金星,額頭都砸腫了。

那麼多荷包,沐止看都冇看一眼,就把這隻塞石頭的荷包撿了,想知道哪位姑娘和他有仇,要這麼砸他。

正愁不知道上哪兒找荷包的主人,結果蘇棠無意之下把劉芩兒給暴露了。

蘇棠,“......”

她真不是故意的。

人家大哥被打,做妹妹冇忍住幫自家兄長出氣也是人之常情。

沐止朝蘇棠伸手,“大嫂,你把荷包給我。”

蘇棠把荷包給沐止,道,“劉姑娘是我朋友,就當給我個麵子,不要太為難她。”

大嫂的麵子肯定得給,隻是

“劉姑娘什麼時候成大嫂的朋友了?”沐止有點茫然,大嫂不是在京都冇什麼閨中好友的嗎?

“......就今兒在宮裡的時候,”蘇棠道。

沐止,“......”

沐止點點頭,伸手接荷包,這時候,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畫船著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