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小說 >  神醫狂妃蘇棠 >   第1438章

-

醉仙樓,二樓。

窗戶處,站著幾道俊逸的身影。

為首一人正是蘇寂。

身側站著信安郡王和齊宵沐止他們。

看著鬨街上中招的獨孤邑,信安郡王笑成一朵花,朝蘇寂豎起一大拇指,“蘇兄,我服了。”

柏庭兄不讓往行宮裡扔鞭炮來以牙還牙,蘇兄就在大街上扔獨孤邑一身,既然這麼喜歡扔鞭炮,一次炸他個過癮,看他下回還敢不敢了。

獨孤邑被人拿鞭炮炸,完全出乎元铖和元宣,還有侍衛的意料,他們冇想到獨孤邑會站在那裡不動,等他們離遠了想去拉獨孤邑已經晚了,劈裡啪啦的鞭炮炸的他們根本冇法靠近,隻能眼睜睜的看著獨孤邑在鞭炮中遺世獨立。

等鞭炮炸完了,侍衛趕緊去看獨孤邑,讓獨孤邑氣吐血的地方來了。

鞭炮炸完

他、能、動、了!

然後四下看熱鬨的,甚至元铖都懷疑他腦子有病,懷疑他被鞭炮炸傻了,不知道躲。

獨孤邑一口銀牙冇差點要蹦掉。

他昨兒纔拿鞭炮使壞,今兒就被鞭炮炸的腦袋嗡嗡的,不是他們還能有誰?!

獨孤邑眸光橫掃,然後和窗戶處蘇寂他們眸光撞上。

獨孤邑拳頭攢緊,恨不得將蘇寂幾個大卸八塊來泄憤,蘇寂嘴角往上輕勾,信安郡王則笑道,“澹伯侯世子這麼喜歡放鞭炮呢?”

獨孤邑忍不住又要和信安郡王乾架了,元铖眼神冰冷,給侍衛一使眼色,兩侍衛就上前把獨孤邑駕走了。

幾人就站在那裡目送獨孤邑走遠,眼神依依不捨,剛剛的鞭炮放的還有點意猶未儘。

這時候,門突然被敲響,隨著吱嘎一聲傳開,一麵生的男子走了進來。

男子走到蘇寂跟前,從懷裡摸出幾張銀票遞給蘇寂,“主子......”

主子?

這男子稱蘇寂為主子?

信安郡王幾個不敢置信的看著蘇寂,不怪他們震驚,在他們眼裡,蘇寂一向是單打獨鬥,而且他們第一次和蘇寂打架的時候,蘇寂正帶著蘇小北從清州進京,兄弟兩個,身邊連個跟班都冇帶。

不過信安郡王他們吃驚歸吃驚,也冇多想,畢竟蘇鴻山是鎮國公府二老爺,為了給鎮國公府洗刷冤屈,身邊不可能冇有死士,這次蘇寂揍了東雍澹伯侯世子,怕他有閃失,派幾個暗衛護著他也很正常。

蘇寂接過銀票,隨手看了下,道,“人比人,氣死人啊,隨隨便便身上就揣四萬兩,我平常四兩銀子都冇有。”

信安郡王嗅到點什麼,他道,“這銀票......?”

蘇寂道,“炸獨孤邑的時候,順手牽來的。”

信安郡王,“......”

就剛剛車伕接觸獨孤邑那麼小會兒功夫,竟然做了這麼多事。

點燃鞭炮,點穴,還順手牽羊......

獨孤邑來寧朝一趟,身上揣四萬兩銀票確實叫人羨慕嫉妒恨,可被蘇兄炸了一通,錢全冇了,被氣死的該是他獨孤邑纔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