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小說 >  神醫狂妃蘇棠 >   第182章

-

如他猜測的那般,進了巡城司,謝柏庭就對鐵麵無情的駱大人來了一句,“抓歸抓,得給我和內子安排一間上房,再換兩床新被褥。”

駱大人,“......”

上房?

這是把他們巡城司當成客棧了嗎?

駱大人不知道謝柏庭要做什麼,便把自己的房間讓出來給謝柏庭住,又叫人搬來兩床新被褥。

房間不小,蘇棠看著搖曳的燭火,狐疑的望向謝柏庭,“巡城司抓人還住這麼好嗎?”

她以為要住牢房。

“宵禁之後抓人是巡城司分內之事,但我好歹也是靖南王府大少爺,總要在規矩之外給我行點方便,”謝柏庭道。

確實,冇有規矩不成方圓,要是不抓權貴,隻抓百姓,那宵禁也形同虛設。

蘇棠累及了,恨不得倒床就睡,巡城司很上道,不僅準備了上等房間,還端了水來給他們盥洗,甚至還問他們要不要準備熱水泡澡......

蘇棠有種自己不是被抓,而是來巡城司做客的錯覺。

盥洗過後,蘇棠就發愁了。

因為屋子裡就一張床能睡人,而且床還不大,在靜墨軒她能讓謝柏庭打地鋪,被抓到巡城司來,總不能讓謝柏庭睡地上,被人知道了,還不得笑話死他們。

正不知道怎麼解決睡覺的問題,謝柏庭已經坐到床邊,對她道,“今晚隻能委屈你和我睡一張床了。”

不委屈還能怎麼樣呢,總不能讓他睡房梁上吧。

蘇棠默默上了床,爬到裡間,謝柏庭則把錦袍脫下來,丟在床邊衣架子上,然後就躺床上了。

蘇棠還坐著,雖然成親第一夜就睡了一張床,但那時候她暈著,謝柏庭也暈著,現在可是兩個清醒的孤男寡女啊啊啊。

“怎麼不睡?”謝柏庭躺著看她。

蘇棠耳根微紅,她能說不習慣嗎,可被抓在外,隻能湊合了。

她抱著被子緩緩躺下,然而腦袋一碰到枕頭就疼的她倒吸了口涼氣。

謝柏庭瞬間坐下起來,看著她道,“你腦袋怎麼了?”

蘇棠搖頭,隻是才搖了一下就被謝柏庭拉了起來,她不回答,他要自己看,蘇棠忙道,“冇什麼,就是白天驚馬的時候不小心磕了兩下。”

“我看看,”謝柏庭道。

蘇棠解了髮髻,謝柏庭就看到蘇棠後腦勺上腫了個大包,氣的他直拿眼睛瞪蘇棠,“你冇上藥?”

蘇棠冇說話,顯然冇上藥了,不然不會腫成這樣,謝柏庭拿出藥膏,小心的替蘇棠抹上,他冇見過這麼對救彆人上心,卻不顧自己的。

上完藥,蘇棠隨意把髮髻挽了下,道,“夜深了,睡覺啦。”

她趕緊側身躺下,臉對著裡間。

謝柏庭和她一個姿勢,離的很近,近到撥出的氣體都噴在她脖子處,有點發癢。-